世界萬象/中國麻將「一統江湖」 歐洲麻將愛好者達百萬

中國麻將。

此前在世界上有很多麻將組織,但是卻沒有一個統一的國際組織,各自為政的情況比較明顯。5月11日,以大陸著名牌手李文龍為籌委會秘書長的國際麻將聯盟(MIL)在北京正式啟動,以國標即『98規則』為統一規則的國際麻將組織正式邁出了第一步。

談發展
智運聯盟歡迎MIL加入

根據京華時報報導,國際智力運動聯盟的創始人、榮譽主席喬斯•達米亞尼告訴記者,國際智力運動聯盟早已關注到麻將這個智力專案在全球範圍內的廣泛發展,但因為沒有一個世界性的組織,麻將很難尋找資金,也不能舉辦正式的全球性比賽,所以急需一個聯盟來推動麻將運動的發展。

在國際麻將聯盟的籌備過程中,達米亞尼提供了很多幫助。達米亞尼表示,他將在聯盟的推進過程給予指導,例如智力組織的章程和架構,還有流程以及如何註冊等,並希望國際麻將聯盟早日加入國際智力運動大家庭中來。

事實上,除了達米亞尼給予的專業指導之外,聯眾遊戲公司也積極配合了國際麻將聯盟的籌備工作。聯眾CEO伍國樑透露,今(2015)年10月24日,他們將與三亞市政府、國際麻將聯盟一起舉辦第一個世界大賽,預計會有30多個國家和地區約400到500名選手參賽,『大陸國內的選拔預計會透過線上和線下結合的方式,選拔出最優秀的選手參賽』。

談賽制
推複式賽制降低偶然性

國際麻將聯盟籌委會秘書長李文龍是大陸著名的國標牌手,這次接受重任出任籌委會的重要工作,他表示感到很榮幸,『我們之前一直希望加入智力聯盟,但是我們需要解決一個根本性的問題,就是麻將比賽中偶然性大的問題。為此我們改革賽制,推出了複式賽制,盡力降低麻將的偶然性。5月10日我們用複式賽制搞了一個比賽,效果還是挺不錯的』。

據李文龍介紹,從5月到10月各協會將在洛桑進行註冊成為會員,預計首批會員有30個左右。提及大陸此前參加歐洲麻將大賽時名落孫山的話題,李文龍很謹慎地表示:『之前的賽制和我們現在的賽制是沒有可比性的,我並不太清楚他們當時的一種實際狀況。』與會代表、介休市麻將協會的常務副會長張秉成透露:『那個成績並不能代表大陸的麻將水準。去(2014)年的比賽實際上是歐洲的一個比賽,只是邀請一些大陸人過去,沒有專門組織隊伍。』不過,張秉成還是對當時的參賽隊伍表達了不滿,『麻將畢竟是我們的國粹,派的隊伍怎麼也得差不多啊,結果只拿了30多名,讓人家瞧不起你。麻將源於大陸、屬於世界,我們要對它負責任』。

談推廣
歐洲麻將愛好者達百萬

目前麻將在歐洲非常火爆。據歐洲麻將聯盟主席、丹麥籍著名牌手緹娜女士介紹,歐洲麻將聯盟(EMA)至今已經成立10周年,從創始的7個會員國擴大到了19個會員國,並且建立了中國麻將競賽規則的歐洲排名系統。

緹娜表示,『歐洲非常固定的玩家、經常到處比賽的牌手有1000多名,他們有自己的工作,一般利用業餘時間打牌。我們還會在一些智力運動的展會上推廣麻將』。緹娜透露,據她不完全統計,歐洲經常接觸麻將的愛好者約有100萬人之多。2005年,歐洲麻將聯盟在荷蘭組織了第一次歐洲麻將大賽。到目前為止,歐洲麻將聯盟已經舉辦過200多個比賽,幾乎每個週末都會有比賽。達米亞尼先生對於緹娜的說法進行了補充,『在歐洲有很多商店的遊戲機裡,都有麻將類的遊戲』。

一位來自法國的牌手告訴記者:『我覺得麻將很有策略,是需要動腦的遊戲,國際麻將聯盟的成立將會對麻將在歐洲的發展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我在法國基本每天都會打牌,經常和一些華裔的牌手一起練習。』

競技麻將在日本不吃香

去歐洲參賽的不僅僅是當地人。來自日本的牌手釘宮公人告訴記者:『我每年都要去歐洲參加麻將比賽,大陸舉辦的麻將比賽我也都會參加。在日本差不多也有1000多人的固定玩家,大家基本上都在麻將店裡玩。』

釘宮公人說,日本有專門的日式麻將,並且占主流,電視台也會經常播放日式麻將的比賽,但是競技麻將不太多,而且玩的人以老人偏多。這種麻將店允許抽煙、喝酒、吃東西,而日本規定這樣的煙酒場所學生不能進入,所以很多年輕人沒有機會接觸競技麻將。

據釘宮公人介紹,日本麻將店的收費標準一般是每人每小時500日元,大概約合人民幣30元,『四個人打一個小時差不多100人民幣出頭吧,在日本應該不算太貴』。

談比賽
老驥伏櫪志在本土奪冠

來自山西介休的焦靈花,曾在2011年荷蘭烏特勒支市舉行的第二屆麻將世錦賽上獲得個人團體雙冠王的稱號。據她介紹,麻將世錦賽需要一定的資格才可報名,所以水準比較高,『我是在第五屆中華麻將公開賽中拿了冠軍,才獲得麻將世錦賽的資格。』

去年在法國舉行的第五屆歐洲麻將錦標賽上,大陸選手遭遇滑鐵盧:個人最好名次第30名,團體第37名。對於那次比賽,焦靈花表示:『當時曾經想讓我們去參賽,但是由於費用太高,我們放棄了參賽的機會,去的都是比我還要年長的老牌手。我今年60歲,他們可能都七八十歲了吧。其實麻將比賽有贏有輸很正常,不是說每次都一定會奪冠。』

焦靈花說,第一次和美國牌手打牌的時候我感覺他們的水準不咋樣,過了七八年後,感覺他們的進步非常快,而且給她印象最深的是他們打牌非常規範,『國際麻將和我們平

時私下打的麻將還是有很大區別的,比賽期間我們只能說「吃、碰、杠、和、補花」,如果你和隊友交流,外國棋手就會叫來裁判告你犯規』。談到即將於10月份在三亞舉行的麻將大賽,焦靈花說:『這次比賽我一定會去,奪不奪冠不好說,但必定全力爭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