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營老闆向總理寫信說太憋屈 受邀入中南海提意見

桔子酒店CEO吳海給總理寫了封5000字題為《做企業這麼多年,我太憋屈了!》的長信。

『第一個沒想到總理能收到這封信,第二個沒想到總理和國家對基層企業這麼重視。』5月14日,在大陸國務院辦公廳政府資訊與政務公開辦公室召開的座談會上,北京桔子酒店CEO吳海連說了兩個『沒想到』,更沒想到的是還第一次受邀進入了中南海。

根據中國政府網報導,一個多月前,吳海在網上發表了寫給總理的5000字長信《做企業這麼多年,我太憋屈了!》,痛陳中小企業在經營過程中遭受的來自基層政府部門種種不公正待遇,此後,這封信『驚動』了三位國務院領導: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國務委員楊晶均作出批示。

國務院5月12日召開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職能轉變工作電視電話會議,李克強明確提出,簡政放權要開門搞改革,從政府部門『端菜』變為人民群眾『點菜』,以群眾需求為導向,從反映突出問題入手。

兩天後,國務院辦公廳政府資訊與政務公開辦公室率先垂範,舉行第一次『點菜、評菜、端菜』座談會——企業代表吳海、公眾代表中國政府大學副教授翟繼光現場向政府部門提出要求,專家學者進行點評、提出建議,政府部門相關負責人現場接招,做出回應。

民企老闆:我太憋屈了
辦證耗時兩三個月損失400萬人民幣

今(2015)年3月23日凌晨,吳海在個人微信公眾號上發表了寫給總理的5000字長信《做企業這麼多年,我太憋屈了!》,作為桔子水晶酒店的CEO,他在信中講述了一個普通創業者的感受,替不少企業家喊了句『憋屈』。

在公開信和座談會上,吳海都說到,自己創辦企業多年來一直遇到的一個問題:基層政府部門執行政策規定標準不一,執法自由裁量權大。

他舉了一個例子:一般而言,開設酒店,需要裝修完成後審批透過並拿到不同的證照之後才可以開業,期間需要和建委、消防、公安、衛生、工商、環評等部門打交道,由於各個部門之間資訊未實現共用,嚴格走流程下來一般需要兩三個月,期間的損失就達300-40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與派出所關係不好酒店半夜被挨個敲客人房門

正常流程之外,還有酒店不得不面臨的『潛規則』:酒店行業的行政審批已下放到基層,這本是方便企業辦事的制度設計,執行中卻出現了新的問題,讓企業日子難過。

他舉例說:『某個城市一些城區身分證、駕駛執照、護照都可以作為有效證件登記,另一些城區就只有身分證才算有效證件,在同一個城市這個標準就不統一,我們開店怎麼辦?』

比起『有效證件』,還有讓吳海更無奈的事情。吳海說,國家有治安管理條例,到各地方有旅館業治安管理辦法,但是每個城市的每個城區,甚至街道派出所都可以隨意解釋。這直接導致一個問題,和酒店關係不好派出所,可以半夜挨個敲客人房門,說是『按照規定』檢查入住客人身分證和本人是不是一樣。

『這麼一個簡單的問題,到了地方政府連統一的標準都沒有?像這樣的問題,尤其是中央把很多簡政放權放到地方以後,是不是可以確定一個標準?』吳海在會場發問。

當天,和吳海同樣受邀參會一起『點菜』的,還包括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翟繼光,8年之前,他曾在網上發表了轟動一時的《給女兒的一封信》,講述了為女兒辦理准生證和戶口往返北京、江西多次的親身經歷。

不過談及這封8年前寫給女兒的信時,翟繼光說,這裡面反映的一些問題,有些在今天還存在,有人給他郵件,說『我們遇到的比你還更難一些。』

為何辦證難?
專家:政府部門間資訊不共用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周漢華透過多年研究和調研發現,百姓辦事難,一大原因就是各個政府部門沒能實現部門資訊共用。形成這種情況的內因與現行的行政管理制度有關,現在行政機關的機構設置、職能劃分、編制確定、部門預算管理、業務流程設計、行政文化、考核方式等,都是形成於網路時代到來之前,反映的是一種供給主導、部門分工的行業管理方式。

不過,大陸國內也有實現部門資訊共用,方便群眾辦事的成功案例。北京市的小客車搖號系統,就是電子政務的一次成功實踐。據瞭解,百姓想要搖號,需要提供的資訊分別在公安、國稅、地稅、民政、司法、財政、人力社保、商務、工商、質監等相關部門和區縣政府掌握。如果每個人提供幾份到十幾份材料,加上超過200萬的申請人,操作難度很大。為此,在當時北京市主要領導的督辦下,北京市相關部門實現了資訊共用。申請人只需要在電腦前填入最基本的資訊,其他一切都在後台解決。

透過北京市機動車搖號的案例,周漢華認為,外因力量介入不夠,也是政府部門資訊共用程度較低的原因。如果有足夠強有力的外部力量介入,電子政務是可以做到的。

官方是這樣回應的

座談會上,就辦證難辦事難,與會的公安部、國家工商總局、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場多個部門相關負責人現場進行回應。

北京市政府辦公廳副主任尹培彥:北京將公示執法部門裁量標準

『北京市進行了深刻反思。』北京市政府辦公廳副主任尹培彥說,自從獲知兩位公眾反映的問題,北京市高度重視,要求有關部門立即採取措施,抓緊整改他說,明(2016)年一季度以前,北京要實現全市市級執法部門的裁量標準,全部在網站公示,接受社會查詢和監督,各區縣政府將於明年年底前全部跟進完成。

民營老板向總理寫信說太憋屈受邀入中南海提意見
尹培彥 北京市政府辦公廳副主任。

國家工商總局辦公廳副主任劉顯華:量化自由裁量權的行使

對於『自由裁量權』的行使規範問題,國家工商總局辦公廳副主任劉顯華說,『比如說處罰是1萬到8萬,那可以處罰1萬,也可以處罰8萬,這樣就有操作空間了,所謂辦人情案、關係案就是由此而產生,那我們就要量化自由裁量權的行使,防止辦人情案、關係案,防止對本地企業處理寬,對外地企業處理嚴。』

民營老板向總理寫信說太憋屈受邀入中南海提意見
劉顯華 國家工商總局辦公廳副主任。

公安部新聞中心副主任陸紅燕:問題往往出現在基層

『現在很多管理制度不是說主管部門在做制度設計的問題,往往是「最後一公里」的問題,是在基層執行的問題。』公安部新聞中心副主任陸紅燕在現場直言,『比如說準生證和辦理戶口制度的問題,公安部的戶籍制度是明確的,只要這個孩子出生了來辦戶口就要辦理戶口,可能在地方執行的時候,地方政府有一些政策的捆綁。』

民營老板向總理寫信說太憋屈受邀入中南海提意見
陸紅燕 公安部新聞中心副主任。

怎麼解決辦事難?
專家建議參照南韓電子政務經驗

需要辦理的證多、每個證需要提交的材料多,是周漢華總結的老百姓辦事難的最顯著表現。周漢華建議,在這一方面,大陸借鑑南韓這方面的先進經驗。

南韓在電子政務方面有比較成功的探索。南韓的電子政務法規定,除了具備特殊理由之外,行政機關可以透過電子方式確認的事項不得要求業務申請人自行確認並提交。其次,行政機關搜集和保留的行政資訊應該向需要該資訊的其他機關進行共用,而可以從其他行政機關獲取的可信賴的資訊的時候,不得另行搜集相同內容的資訊。

正因如此,周漢華建議參照南韓做法,透過網上辦事來倒逼部門資訊共用機制的生存,藉助互聯網+建立一個需求驅動的、資訊共用的長效機制。

『一是儘量合並證照的功能,儘量整合不同證件的功能,逐步實現一卡多用、一卡通用。第二,對辦事業務中需要提供的紙質材料需要借鑑和推廣北京小客車搖號的經驗,透過資訊共用實現部門資訊的交叉對比,減少公眾提交證明材料的負擔。』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