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闆在工行千萬存款莫名「失蹤」  僅剩620元

涉事的中國工商銀行石家莊分行建南支行。

中新網日前以《河北石家莊一儲戶300萬存款『失蹤』 銀行稱無責任》為題,報導了余兵在中國工商銀行石家莊建華支行存儲的30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離奇『失蹤』一事(此新聞報導詳見文末)。稿件刊發後,幾十名工商銀行儲戶找到中新網記者,稱他們在中國工商銀行石家莊建南支行(以下簡稱建南支行)的存款也和余兵的遭遇一樣,莫名『失蹤』,初步統計,涉及金額達數千萬元。

根據中新網報導,對於眾多工商銀行儲戶存款『失蹤』一事,中國工商銀行石家莊分行工作人員表示,目前涉事的工商銀行員工暫時回避。對於類似事件涉及多少儲戶與金額,工商銀行稱還未統計。目前警方已對部分儲戶存款丟失一事進行立案偵查。

女老闆1080萬存款僅剩124元

石家莊市民王麗(應被採訪人要求化名)和多位工商銀行儲戶5月18日上午向記者講述了自己在工商銀行建南支行存款『失蹤』的經過。

拿著厚厚的一遝銀行對賬單,王麗沙啞著嗓音告訴記者,從2014年5至2015年1月,短短8個月間,她在工商銀行建南支行陸續存入了1080萬元人民幣,而在今(2015)年5月7日,她突然得知,自己的千萬存款只剩下了124元。

『那是我經商20多年的全部心血啊。』談起自己的遭遇,王麗欲哭無淚。她告訴記者,自己在石家莊經商,因業務需要,在公司附近的一家工商銀行營業網點開了戶,將自己的金融業務和存款全部交由這家營業網點辦理。

『從2014年初開始,這家工商銀行營業網點的一名負責人梁某就開始向我推薦,說是工商銀行有一項高息攬儲業務,一年的定期存款可以拿到10%的年息。我根本沒有意向存款,但梁某不僅三番五次地勸說,還給我的公司介紹客戶。』王麗說,經不起梁某的軟磨硬泡,考慮到對方是工商銀行正式員工的身份,她最終同意辦理這項業務。

據王麗回憶,第一次存款時,梁某把她帶到了建南支行,在門口和建南支行的一名員工范某進行了簡單交接。王麗在範某的指引下,辦理了定期存款業務。

『范某讓我辦理U盾,我說不辦,因為我從來不用網銀。可范某說辦理U盾是為了方便匯利息。』王麗稱,在范某的全程陪同下,她辦理了U盾並設置了密碼。此後,U盾便一直在家中保管,而她也從未用過網銀。

據王麗介紹,在2014年3月份辦理第一筆100萬元的存款業務時,她曾向范某詢問,10%的利息何時能到賬。『當時范某的回覆是最晚第二天就能到賬。』王麗說,第二天,她確實收到了10萬元『利息』。此後的8個月裡,她分多次陸續向該銀行卡記憶體入了1080萬元。

據王麗提供的她和梁某的錄音顯示,當她辦理此項業務的存款達到300萬時,也曾產生了擔憂,但梁某不斷用『沒事』、『辦了好幾筆』、『做這項業務不是一次兩次了』來打消王麗的疑慮。王麗稱,今年5月7日,她從網上看到了有關存款『失蹤』的報導,隨後來到工商銀行查詢,才發現自己的千萬存款僅剩124元。

多名儲戶定期存款被要求辦理U盾

王麗告訴記者,發現存款『失蹤』後,她立刻被建南支行的員工帶到了營業部2樓的接待室,『他們行長拿出了一年前我辦理存款時的複印件,說你看看上面的簽字是你的不?你再看看上面的U盾號碼,和你手中的U盾號碼一致不?』王麗說,至此她才知道,自己手持的U盾的號碼與存單上的U盾號碼不一致。

『這怎麼可能呢?U盾我從銀行櫃員手中拿到後,一直都是自己保管。』王麗稱,不僅自己從來沒用過,U盾也從來沒讓其他人看過。『銀行櫃員出的單子,讓我簽字,我出於對銀行的信任就在上面簽字了,要不是他們行長說上面有U盾號,我到現在都不知道U盾還有編號,更不要說簽字前一一核對了。』王麗稱。

和王麗的遭遇幾乎一樣,從2014年3月開始,市民田某、韓某、蔣某也都是在得到年息10%的高息承諾後,才來到建南支行存款。據這些儲戶介紹,田某存款606.5萬元,韓某和蔣某分別存款100萬元。『我當時也說不要U盾。』韓某稱,發現存款『失蹤』後,他同樣被建南支行的員工告知,他手中的U盾是假的。

據一名儲戶介紹,當時她並不想辦理U盾,而且營業員稱辦理U盾需要收取費用,她提出能否免費辦理,工商銀行客戶經理帶領她來到另外一個窗口後,該窗口營業員為她免費辦理了U盾。

蔣某和韓某也向記者表示,他們從未向外人透露過相關密碼。『我的U盾從銀行拿回家後,都沒有開過封,怎麼會成了假的?』韓某稱,為他們辦理存款業務的均是建南支行客戶經理范某。

賈某是多名工商銀行存款人的『中間人』,她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由於聽信了朋友的蠱惑,她向多名親朋好友推薦了這項業務,致使多名親戚、朋友存款『失蹤』。

據賈某介紹,她當時聽朋友介紹工商銀行這項業務時,先後帶領十幾名儲戶到工商銀行石家莊九裡庭院、車站街、東風路、建南等營業網點辦理此項業務,但有的網點因為某些原因沒有成功辦理。

讓這些儲戶感到最不能理解的是,即使手中的U盾是假的,但是網銀密碼和U盾密碼他們從未告訴任何人,存款是如何轉走的呢?是不是工商銀行的網銀系統不安全呢?

律師稱工商銀行應承擔相應責任

18日上午,對於眾多儲戶的懷疑,記者來到了工商銀行石家莊建南支行。自稱是建南支行網點負責人的馮先生告訴記者,為王麗等儲戶辦理存款業務的范某是該行正式職工,但是她暫時不在銀行,有關情況可諮詢中國工商銀行石家莊市分行,詳情他不便透露。

當日下午,記者來到中國工商銀行石家莊分行,該行辦公室主任孫石峰告訴記者,高息攬儲是違規行為,受到人民銀行及銀監會的監管,中國工商銀行石家莊分行下屬支行從未有過高息攬儲的行為。事情發生後,分行下屬各支行已經就此事報警,銀行內部也對范某做過調查,並讓其暫時回避。孫石峰告訴記者,截至目前,有多少儲戶存款『失蹤』?涉及多少錢?石家莊分行尚未統計,但已就所知部分報警。

儲戶余兵稱,他曾經向石家莊市公安局長安分局河東刑警中隊報案。18日下午,石家莊市公安局長安分局向記者証實,關於儲戶余兵在工商銀行300萬存款『失蹤』一事,該局已經立案,目前案件正在調查中。

中國太平洋人壽保險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向記者表示,經過調查,余兵300萬存款失蹤一事中的存款業務介紹人孫某並非該公司工作人員,而是其他保險公司工作人員,此事與該公司無關。

針對石家莊工商銀行多名儲戶存款『消失』一事,河北三和時代律師事務所律師齊勝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如果這些儲戶所述無誤,工商銀行應當承擔相應責任。

齊勝稱,第一、儲戶在工商銀行辦理定期存款業務後,儲戶與工商銀行之間形成了一種儲蓄合同的法律關係。工商銀行作為儲戶存款的保管機構,對存款的安全有法定的監管義務。第二、根據儲戶陳述,工商銀行大堂經理或者銀行其他工作人員,指導儲戶辦理網銀,封存U盾、銀行卡等物品,甚至充當金融『掮客』。作為銀行的工作人員,他們的行為是代表銀行的職務行為。銀行工作人員可能會存在盜竊、詐騙的行為,銀行不能因為工作人員個人的行為推脫其應承擔的民事責任。

相關報導:河北石家莊一儲戶300萬存款『失蹤』 銀行稱無責任

據中新網5月15日報導:『U盾、存摺、銀行卡、單據都是銀行工作人員用工商銀行專用信封和膠帶封好的,存款到期後也是銀行工作人員拆開信封,可我的300萬存款卻沒了。』石家莊儲戶余兵(應採訪者要求化名)告訴記者,2014年4月,他在中國工商銀行石家莊建華支行(以下簡稱建華支行)存入一年定期存款300萬元,但是在今年4月份,他拿著密封好的存摺、銀行卡來銀行取款,卻發現存款已被『清零』。

據余兵介紹,他是外地人,在石家莊做生意。由於常去建華支行辦理業務,認識了在那裡工作的孫某。余兵稱,2014年4月,孫某經常打電話向他推薦工商銀行的定期存款業務。她聲稱中國工商銀行總行有計劃進行高息攬存,存款一年利息8%,100萬元起存。當時他手頭有筆錢,就答應了孫某將錢存入工商銀行。

據余兵介紹,2014年4月18日上午,他和孫某去建華支行辦理業務,在路上孫某又叫上了一名姓高的男子。來到建華支行後,孫某和這名男子帶領他找到銀行大堂經理魏文生(音),隨後,余兵排號辦理存款業務,在銀行4號窗口,營業員為他辦理了一個300萬元的定期存摺。

據余兵回憶稱,辦理完定期存摺後,營業員詢問魏文生如何辦理業務,魏文生讓營業員為余兵辦理了一張銀行卡,並開通了網銀。『營業員把U盾、存摺、卡、單據交給我後,魏文生讓我去銀行接待室,並從我手裡要走了U盾、存摺、卡、單據。』余兵稱,魏文生拿著這些東西在前面走,余兵在後面跟著。來到接待室後,魏文生將這些東西用中國工商銀行專用信封封好,在信封上寫上2014.4.18——2015.4.18號,並告訴他,在一年時間內不能打開信封。

據余兵介紹,U盾、存摺、卡、單據這些東西他只交給了魏文生,並沒有交給其他人。2015年4月28日,這筆存款到期之後,余兵來到建華支行取錢。之前指導他辦理業務的魏文生將未開封的信封拆開後,讓其去ATM機查詢。

然而,事情的發展讓余兵大吃一驚。余兵稱,他在ATM機上輸入密碼後,卻被提示密碼錯誤。隨後,余兵去櫃台修改密碼後發現,他的帳戶存款僅剩幾十元,300萬元存款不翼而飛,而信封裡的U盾也被銀行告知是假的。

據余兵介紹,他和銀行進行交涉,而銀行卻稱他們沒有責任,魏文生也否認參與此事。在這種情況下,他撥打了報警電話。經過調查,余兵瞭解到,他存在銀行的300萬元存款被人用網上銀行轉賬的方式轉走。而介紹他辦理存款的孫某也不是中國工商銀行的職工,而是太平洋保險公司的工作人員。

5月14日上午,記者看到,余兵持有的存摺封面上印有中國工商銀行理財金帳戶定期類存款對賬簿,存摺內顯示2014年4月18日開戶12個月,金額為300萬元,利息為3.3%。U盾上也印有中國工商銀行幾個字,並印有序號。

記者在余兵提供的蓋有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石家莊建華支行業務專用章的帳戶歷史明細清單發現,余兵的300萬元存款,在2014年4月18日至2014年4月21日被他人用網上銀行轉賬的方式轉走。

如何追回被轉走的存款成為余兵最關心的問題。他多次同銀行交涉,卻沒有結果,警方也正在對此案進行調查。之前帶余兵辦理業務的孫某告訴記者,她是太平洋保險公司工作人員,姓高的朋友告訴她,工行內部有高息存款業務,年利率為15%。給客戶利率為8%,其餘利息分給她。

據孫某介紹,她和余兵來到建華支行後,自己一直在銀行大廳休息,沒有參與辦理業務。第二天,她的銀行卡上收到別人轉來的20多萬。2015年4月,得知余兵存款被轉走後,她被警方帶走協助調查,並將非法獲得的20多萬元上繳。對於余兵存款是如何轉走的,孫某表示並不清楚。

記者5月15日跟隨余兵來到建華支行。大堂經理魏文生表示,他不負責辦理業務,也沒有讓余兵辦理銀行卡並開通網銀,這些業務都是余兵自願的。魏文生稱,銀行辦理業務的單據上都有余兵簽字。

建華支行個人金融部經理梁福生稱,銀行按照制度為客戶辦理存款,辦理完成後,如果客戶存款被轉走了或者出問題了,可以幫助客戶查詢。只要是銀行按照制度為客戶辦好存款後,所有透過U盾轉出的存款都是客戶個人問題,跟銀行沒有關係。

對於為何余兵所持有的U盾是假的,建華支行一名姓曹的業務經理稱,建華支行沒有高息存款業務,銀行給客戶的U盾都是真的,有編號,也有客戶簽字。余兵現在持有的U盾是哪來的,他們也不清楚。

梁福生稱,余兵辦理的銀行業務都是按照銀行正規程序辦理的,在程序上沒有錯誤,對於余兵銀行定期存款被轉走一事,銀行沒有責任。建華支行副行長周秀麗告訴記者,余兵存款被轉走一事,警方已經介入,該行會配合警方進行調查。

對於建華支行的說法,余兵並不認可。余兵稱,如若不是建華支行員工的指導,他不會為一張300萬元的定期存摺開通網銀業務。更何況,工商銀行封存U盾的做法也讓他心存疑竇:『我懷疑是U盾被掉包後,把假的U盾封存起來,讓我一年不打開,等我一年後打開發現問題時,一年前的監控影片也找不到了,證據也就沒了。』

中國工商銀行石家莊分行建南支行為王麗辦理的銀行卡和U盾。 崔濤攝
中國工商銀行石家莊分行建南支行為王麗辦理的銀行卡和U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