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微信「朋友圈」變「生意圈」 下線越多錢越多

微信「朋友圈」變成了「生意圈」。

『朋友圈』日漸淪為生意場,『微商』崛起,從食品、化妝品到保健藥品,從國際品牌到自主品牌,可謂應有盡有。然而,問題『微商』也屢見報端,今(2015)年2月,90後『網紅』周夢晗,就被曝光在朋友圈售賣『毒面膜』。

根據羊城晚報報導,另外,還有朋友圈減肥藥涉嫌誇大虛假宣傳,且無批准字號、無質量認証,另外,記者獲悉,透過網路代辦公司,打造一款全新『朋友圈』面膜,從公司註冊、產品設計到最終成品出廠上市銷售,走完流程僅需兩個月。其次,『朋友圈』中的國際品牌,不少是三無產品,但『微商』卻靠它賺的盆滿缽滿,主要是依靠一種新的銷售方式,就是所謂的『代理』——分級代理,代理越多越賺錢。

一些『微商』代理層級,還跟一次性拿貨量掛鉤,拿貨越多代理級別越高,就能以更低進價拿貨,能賺下線更多錢。結果,這些產品並沒有賣給終端客戶,始終在各級代理手中,然後再由代理發展打理下線。

『要想獲取更多的利潤,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發展下級代理。試想一下,如果你的朋友不僅買你的產品,還幫你賣產品,是不是就不怕賣不出去了?』一些代理商坦言道:『做微商關鍵是找代理,你發展代理多了,賺錢自然就多了。』

律師說法
發展下線獲利可能涉嫌傳銷

『微商』、『微分銷』,是指以『個人』為單位,利用微信、APP等載體,打破區域限制,實現可移動性的銷售管道。這種模式剛推出時,曾被業界寄予厚望,被視為營銷的一場革命。

但是,交1元錢(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抑或買一盒面膜,然後就可成為東家,享受三級分銷返利,這種層層分級獲利的『微營銷』,形似著名的『龐氏騙局』。實質上是將後一輪投資者的投資作為收益,支付給前一輪投資者,依此類推,使捲入的人和資金越來越多。

知名網路律師趙占領表示:『如果只是以代理銷售產品為幌子,實際沒有或很少銷售產品,主要仍以發展下線會員方式獲利,可能涉嫌傳銷。』

微信公眾平台:非法分銷永久封號

門檻低、成本少、信任度高、傳播快……集多種優勢的『朋友圈』成『生意圈』後,因缺乏評價機制、信用擔保、法規監管,正成為山寨商品、釣魚網站、網路傳銷的『溫床』。

有媒體報導,透過微信發展傳銷,擴張速度較快,涉案人員和資金遠超傳統傳銷模式,甚至還出現了透過網路對傳銷人員進行操控,傳銷資金利用網上銀行流轉等情況。對此,國內多省工商部門已紛紛表示,要重點打擊利用微信、網路進行傳播操控的新型傳銷。

實際上,朋友圈中此類營銷模式已引起關注,今年2月15日,微信公眾平台發布了《關於整頓非法分銷模式行為的公告》,宣佈透過分銷模式,依據下線銷售業績提成,以許諾收益等方式誘導用戶滾動發展人員是非法分銷,一旦發現將會進行永久封號處理。

鏈結
南京首例微信傳銷案宣判
『催眠大師』獲刑八年

今年1月,號稱『亞洲催眠大師』的陳某因領導、組織傳銷活動罪受審,被判處有期徒刑8年,並處罰金10萬元。

據瞭解,陳某自稱是勵志成功學講師陳安之首席弟子、亞洲催眠大師。2013年至2014年3月,他以推銷其微信營銷課程為名,打著『月入百萬•微信營銷•商業模式』的口號,陸續在上海,杭州、廣州、廈門、昆山、福州、義烏、宿遷、寧波、南京等地開展以微信營銷為主要內容的免費授課,要求參與者繳納不同數額的代理費,成為其不同級別的微信營銷課程的代理商。代理商透過手機微信軟體,向社會大眾宣傳陳某的『微信營銷』大會,吸引更多的人參加此會,成為新代理商,騙取他人代理費,並形成包括其本人在內的多級組織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