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30名中學同學畢業50年返校 再聽老師講課

為了紀念高中畢業50周年,30位年逾七旬的老同學們從天南海北趕回,重逢在了母校的課堂裡,年近八旬的班主任老師再給同學們講一課。

還是當年的高中母校。憑著記憶,他們在教室裡,又坐在了自己當年的座位上。身邊的人還是當年的同桌。但半個世紀過去,從青春少年到滿頭白髮。

根據東北新聞網報導,為了紀念高中畢業50周年,30位年逾七旬的老同學們從天南海北趕回,重逢在了母校的課堂裡。他們的願望,是能聽如今已年近八旬的班主任老師再給他們講一次課。

30多位老同學時隔半世紀重聚

瀋陽市第一中學高三一班教室的講台上,17日站著一位身形瘦削、白髮蒼蒼的老人。79歲的楊紹箕老師身前的講桌上,攤著一本他特意為這一天準備的教案。

『同學們,上課!』楊紹箕對教室裡他的學生們說。眼前的32名學生,如今都已經是年逾七旬的老人。老人們緩緩地從課桌後站了起來。時隔50年,再一次向他們的班主任老師鞠躬,齊聲道『老師好!』

楊紹箕走上講台,用粉筆在黑板上寫板書,是李白的絕句《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老師寫板書的背影,還跟當年一模一樣。』台下的老人們感慨。『那咱們還像當年一樣,先一起來朗誦一遍吧!』有老同學提議說,得到大家回應。『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聲音依然整齊,只是不再稚嫩。

這一刻,時光彷彿倒流,回到了半個世紀前的歲月。1965年7月,瀋陽市第一中學65屆高三甲班,55名學生畢業了。為了紀念畢業50周年,如今已滿頭白髮的學生們從天南海北歸來。

69歲的吳寶祥老人是這次活動的組織者之一。吳寶祥說,全班55名同學中,有8位已經故去。最終,除了七八位實在失去了聯繫,剩下三四十人都被找到了。

『老同學,還能認得出我嗎?』

『老同學,你還能認得出我嗎?』時隔半個世紀的重逢,老人們哽咽著,嘴唇發抖,紅著眼眶,激動得根本說不出話來,只剩下彼此熱烈地擁抱。馮振居老人拿出一張50年前的畢業紀念合影,吳寶祥很快在模糊的黑白老照片中認出了自己。

瀋陽市第一中學現任副校長包濤引領著老人們,參觀如今的一中校園。老人們回憶著往事。這些老人們上高中時,他們的班主任楊紹箕也只比他們年長八九歲。楊紹箕被分配到65屆甲班當班主任兼語文老師,是他畢業之後第一次站在講台上。

建微信群成『不散的聚會』

聚會上,同學們各自述說著這些年來的近況。說起已經去世的同學們,很多人都哭了。有的老人公開道謝,還有的甚至公開道歉。『50年了,什麼事兒都不該擱在心裡。』一位老人說。

袁廣州老人為了這次聚會特意寫了一首詩。『當年英俊瀟灑的帥男,還是風姿颯爽的靚女,如今都已變成缺了牙齒的「老東西」……你好哇!我的老同學,我的老玩伴,我的老閨蜜!這些年是怎樣過來的,經歷了那些風雨?……人生,在光陰的扉頁上泛黃;生命在流失的歲月中老去。』

這次聚會之前,老人們已經用手機建了一個微信群,『現在科技多先進啊,以後我們都會一直在網上聯絡,這次重逢之後,我們就不會再分開了。這就將是我們不散的聚會。』


1965年7月,瀋陽市第一中學65屆高三甲班,55名學生畢業了。畢業合影,青春年少。


半個世紀過去,從青春少年到滿頭白髮。人生,在光陰的扉頁上泛黃;生命在流失的歲月中老去。再深深地給老師鞠一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