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任性」要不得 北京「大屯豪車飆車案」庭審直擊

5月21日,被告人唐某某、于某某(左二)在法庭上。當日,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對「大屯豪車飆車案」作出一審判決,以危險駕駛罪判處唐某某拘役5個月,並處罰金10000元;判處于某某拘役4個月,並處罰金8000元。

『法拉利』『藍寶堅尼』『隧道飆車』……2015年4月11日,發生在北京市朝陽區大屯路隧道內兩輛豪車失控撞上護欄邊牆事件引發社會廣泛關注。豪車座駕緣何飆車?『飆』出什麼結果?『玩命關頭』背後有哪些隱憂?

根據新華網報導, 21日,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依法開庭審理該案件。兩名被告人因犯危險駕駛罪,分別被判處拘役五個月並處罰金一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拘役四個月並處罰金八千元,兩被告均當庭表示不上訴。

雨夜飆豪車時速超200公里

21日上午9時許,隨著審判長宣佈帶被告入庭,備受矚目的北京『大屯飆車案』的兩名被告唐某、于某在案發40天後,首次出現在公眾視野。

唐某穿著黑色襯衫,于某白襯衫、黑框眼鏡,面對前來旁聽的聽眾和媒體,兩名『90後』有些局促,綽號『大天』的唐某說話聲音小得幾乎聽不清,被法官多次要求『大聲些』,而于某還在讀高三。

公訴人表示,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危險駕駛罪,且系共同犯罪,兩被告人危害了不特定多數人的人身財產安全。據介紹,兩人在今(2015)年4月11日21時『飆車』時,大屯路仍有其他車輛通行,且案發時正下雨。二人在隧道內停車、倒車、逆行後,開始飆車,經鑑定,兩輛車當時的最高時速在179到215公里之間,超過隧道內的限速3倍以上。

記者透過觀測法庭提供的監控錄影瞭解到,兩人駕駛的車輛自東向西飛速追逐競駛。接著兩車相繼失控並發生事故,造成隧道內護欄、防護牆燈等損壞,23秒時伴隨著大量水霧煙霧等,于某駕駛的法拉利逆向停止,而唐某的藍寶堅尼處於監控盲區。

據瞭解,飆車造成車內的徐某腰椎爆裂性骨折,被鑑定為輕傷一級。兩車損壞,公共財產損失32萬餘元。唐某說,他和于某之前認識,當時就是想比賽速度,他和車內的徐某兩人都沒繫安全帶。于某說:『法拉利是我母親的,當時兩車並排停放是想比一下速度。駕駛中沒有碰撞對方的車。』

在法庭上,兩位被告的辯護律師均表示,當事人的法制觀念淡薄,以至釀成今天的大禍。『我錯了,透過這件事深刻認識到了知法守法的重要性,一定要對法律有敬畏之心。』『對此次行為感到深深後悔。』在法庭陳述環節,兩人均表示悔過。

『低齡』『炫富』成飆車族標簽

2006年,北京『二環十三郎』的出現,讓飆車族走進公眾視野。此後,大陸多地相繼發生飆車事件,低齡化逐漸成為飆車族的顯著特徵。2009年5月,浙江省杭州市發生一起超速駕駛撞死人事件,肇事者年僅20歲;2013年9月,北京市朝陽區東壩地下飆車事件,法庭開庭審理時,三名飆車者的年齡均在25歲左右。此次『大屯飆車案』嫌疑人均為『90後』。

資深賽車愛好者、北京車友協會副會長吳中華表示,『在城市道路中飆車的駕駛者幾乎都在20歲出頭,這些年輕人比較容易衝動,缺乏對自己和他人安全負責的態度。』

『緊張,刺激,未知,激情,崇拜,成就感,這些是年輕人迷戀速度、選擇成為飆車族的重要原因。』一位長期從事賽車訓練的業內人士說,種種利誘之下,一些年輕人熱衷於透過飆車刷存在感,體現自身價值。

值得關注的是,『大屯飆車案』中,兩位90後的座駕分別為法拉利和藍寶堅尼等豪車。記者走訪居住在有『北京飆車勝地』之稱的大屯路附近居民瞭解到,來該路段飆車的人大多開的是這等豪車,晚上9時左右集結,凌晨左右開始飆車。

然而,真正愛好賽車的『發燒友』群體,一般都會看不上城市道路中的『飆車族』行為。『這些人就是拼速度,特別是豪車飆車,就是在「炫富」。由於車子本身動力和輔助駕駛系統很好,不需要多高的駕駛技術,以狂踩油門為主,對飆車者駕駛技術的要求遠不如賽車選手高。』吳中華表示,『真正的愛好者不會在城市道路中這麼開車,而是選擇專業賽道等彎道多、技術挑戰高的地方。專業賽道的封閉性對自己和他人都是保障。』

『飆車族為一時的速度與激情,為了滿足個人虛榮炫耀,將公共道路當成了個人的競技場,觸犯了法律。』此案公訴人指出,希望飆車族收起危險的『任性』,去正規場所競技。

專家建議嚴懲『飆車族』 亦須疏堵結合

近年來,大陸多地監管部門對飆車現象予以嚴厲打擊,但儘管如此,飆車現象仍然屢禁不止。查處飆車族究竟難在何處?一位一線交警告訴記者,一方面『飆車』涉嫌刑事犯罪,需要充分的證據,而飆車族一般選擇沒有監控設備的路段飆車,且多在深夜,難以取證。另一方面,由於參與飆車的車輛性能好、速度快,一旦遇到民警便可能四散逃跑。而民警不能駕車追趕,只能透過前方攔截等方式,因此很難抓獲。

中國人民大學刑法學教授劉明祥表示,儘管沒有危害公共安全的主觀故意,但危險駕駛無疑給不特定公眾埋下安全隱患,甚至有性命之憂。杭州飆車案導致人死亡就是一個鮮活的例子。因此,必須對飆車族予以嚴厲打擊。

『由於目前對飆車的懲處力度不大,飆車被處罰的個別人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希望相關部門加大執法和懲處力度,同時疏堵結合,引導「飆車族」到具備條件的專業賽道上進行賽車。』吳中華說。

生於1982年的陳震,曾因13分鐘狂飆二環路而得名『二環十三郎』,2006年在北京因超速行駛被拘。回想起當年,他表示為飆車受罰不值。『那時候做的那件事是危險的。玩車我不反對,但得去賽道玩,你別在公路上。』

專家指出,針對喜歡『飆車』的年輕人,社會、家庭應該注重培養引導,加強教育,否則危險的『任性』害人又害己。全社會尚需樹立和養成文明駕駛的理念和習慣,不斷淨化道路、維護公共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