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接見日本訪華團 收安倍親筆信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和日本自民黨總務會長二階俊博交流。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23日出席中日友好交流大會並講話,這是習近平出任國家主席後首次面對大規模日本訪華團發表講話。日本媒體評論稱,從習近平的講話可以看出,大陸一直把戰後的日本當作朋友,而不是敵人;習近平主席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看作是一個可以合作的對手,而不是一個必須排斥的敵人。

日本代表團長向安倍彙報習近平講話

根據觀察者網報導,此次率領3000人規模日本友好人士代表團訪華的是日本自民黨總務會長二階俊博。據日本共同報導,習近平與二階站著交談了約10分鐘。

二階俊博24日北京召開記者會。鑑於習近平主席表達了推動兩國關係改善發展的意願,二階敦促以安倍晉三首相為首的日本政府方面也做出努力。二階表示:『日本也要真誠回應,這十分重要。必須站在同一高度認真對話。』

對於習近平關於侵略歷史不容歪曲的發言,二階俊博表示安倍首相今夏將要發表的戰後70周年談話『受到全世界的矚目,期待發表有利於對外關係的出色談話。』

二階俊博表示,已透過電話向安倍首相彙報了習近平在日中友好交流大會上的講話。二階強調:『首相非常高興。(此次訪華)取得了一定成果。』

習近平出席中日交流活動令日方意外

另據日本新聞網,日本3000人訪華團包多架客機浩浩蕩蕩飛抵北京,這一架勢是2012年尖閣列島(大陸名:釣魚島)國有化問題發生以來沒有過的事,其功勞要歸結於日本執政的自民黨總務會長二階俊博,這一訪華活動,是他牽頭組織的。

二階俊博是何許人?應該說,他是日本政壇親中派的代表性人物,在擔任國土交通大臣期間,抵抗住員警廳和法務省的壓力,堅持向大陸遊客放寬赴日簽證條件,同時在過去已經組織過4次這樣大型的代表團訪華,因此也是兩國草根交流的重要推進者。

二階雖然現在沒有擔任大臣職務,但是在執政黨內,他擔任黨的三大核心幹部之一的總務會長,掌管黨內事務的運營,因此是一位舉足輕重的角色。此次到訪大陸之前,安倍首相特別會晤他,囑咐他將自己的一封親筆信交給習近平主席。因此,二階的此次北京之行,也扮演了安倍信使的角色。

從下午4時開始,天安門廣場和人民大會堂附近就開始清場封道,3000名日本各界人士和500名大陸各界人士搭乘的大巴占據了廣場的一角,場面如同開『兩會』。日本新聞網隨團記者不斷地從廣場和大會堂發來現場照片,搞成了現場直播。

其實,日本代表團最為關心的是,有哪一位大陸領導人能夠見他們?先是猜測政協主席,後來覺得人大委員長更靠譜。沒信心時,猜測副總理到場。記者在微博上調侃了一句:看看習大大會不會出席?

晚上6時30分,現場記者突然發來消息:『習近平主席來了!』說實在,很是驚訝!習近平擔任大陸最高領導人之後,可從沒有如此會見過日本代表團。隨後,習近平主席登台發表了10分鐘的講話。習主席的這一篇講話,有幾段文字十分搶眼:

第一,2000多年前,中國的大思想家孔子就說,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今天,3000多位日本各界人士自遠方來,齊聚北京人民大會堂,同中方一道舉辦中日友好交流大會。這是近年來兩國民間交往的一件盛事,也讓我們感到十分高興。

第二,2009年,我訪問日本時,到訪了北九洲等地,直接體會到了兩國人民割捨不斷的文化淵源和歷史聯繫。近代以後,由於日本走上對外侵略擴張道路,中日兩國經歷了一段慘痛歷史,給中國人民帶來了深重災難。

第三,鄰居可以選擇,鄰國不能選擇。『德不孤,必有鄰。』只要中日兩國人民真誠友好、以德為鄰,就一定能實現世代友好。中日兩國都是亞洲和世界的重要國家,兩國人民勤勞、善良、富有智慧。中日和平、友好、合作,是人心所向、大勢所趨。

第四,當年,日本軍國主義犯下的侵略罪行不容掩蓋,歷史真相不容歪曲。對任何企圖歪曲美化日本軍國主義侵略歷史的言行,中國人民和亞洲受害國人民不答應,相信有正義和良知的日本人民也不會答應。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牢記歷史,是為了開創未來;不忘戰爭,是為了維護和平。

第五,中日友好的根基在民間,中日關係前途掌握在兩國人民手裡。越是兩國關係發展不順時,越需要兩國各界人士積極作為,越需要雙方加強民間交流,為兩國關係改善發展創造條件和環境。 『青年興則國家興。』今天在座有不少青年朋友。大陸政府支持兩國民間交流,鼓勵兩國各界人士特別是年輕一代踴躍投身中日友好事業,在交流合作中增進理解、建立互信、發展友誼。


5月23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出席中日友好交流大會並發表重要講話。

『習主席把安倍看作可以合作的對手,而不是必須排斥的敵人』

從習主席親自出席歡迎日本3000人訪華團宴會,到上述講話中核心內容的表述,日本新聞網稱:習近平主席對於改善與發展中日關係予以了超乎尋常的重視,也看到了大陸政府對日方針的轉折與改變。這裡面反映出來的資訊,可以歸納到這麼幾點:

第一,大陸一直把戰後的日本當作朋友,而不是敵人。因此,即使兩國在某些領域有分歧和立場的對立,也不應該影響兩國關係的大局。第二,兩個相鄰的國家,必須以德為鄰,真誠友好。大陸無意與日本對抗,希望與日本和平、友好、合作。第三,歷史問題決不能含糊,這是大陸的原則底線,日本必須清楚。不忘歷史和戰爭,不是為了反日,而是為了維護和平展望未來。第四,希望寄託的年輕人身上。1983年,3000名日本青年應邀訪華,奠定了兩國友好的一個基礎。今天3000日本人到訪大陸,同樣能夠起到構建兩國互信發展關係基礎的作用。

對日本與美國制訂新的防衛指標,修改安保相關法案的舉動,日本新聞網稱,大陸政府在近期大大降低了對日批判的力度,尤其是『走軍國主義道路』之類的詞句已經消失在對日批判的詞庫中。這說明,大陸政府在一定程度上也理解到,日本強化日美安保決定行使集體自衛權,並不完全針對大陸,只是對大陸多了一層防禦準備。允許自衛隊出兵海外援助各國部隊,對於日本來說,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因為既要死人,又要承擔巨大的財政壓力,最終是日本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因此,日美安保合作也存在很大的變數。所以,習主席在講話中,隻字不提日美安保問題。

另外,從習主席的講話中,還可以感悟到的是,大陸高層在思考的對日外交新方針中,如何實現世界第二大和第三大經濟體的全方位合作,尤其在大陸經濟下滑時強化中日經貿合作,積極引進日本的技術提升『大陸製造』的含金量,避免不必要的對立和力量互耗也是一個重要的戰略課題。習主席強調的『共促和平發展,共謀世代友好,共創兩國發展的美好未來,為亞洲和世界和平作出貢獻。』的闡述,便是這一戰略考量的真實反映。

即使安倍首相有些小動作,但是,大陸政府不計小異,而存大同。習主席沒有因為安倍首相的這些小動作而採取積極反彈的反制措施,而是給予了包容,當然也有無視,該見時還要見,該談時還要談,『一回生二回熟』這一句習主席去(2014)年11月送給安倍首相的話,正是體現一個大國的氣量和大國領袖的肚量。從這一點來看,習主席親自主導的對日外交新策略,是著眼於兩國的合作,而非對立。不過於糾纏於歷史和領土問題,而是從大局著眼推進兩國戰略互惠關係的新構建。不以對日批判為先導,而是積極引導兩國民眾和兩國領導人逐步建立起相互理解和相互信賴的關係,為最終將『戰略互惠關係』發展為『和平發展合作關係』,奠定堅實的基礎。


這次中日友好交流大會系近年來中日兩國民間交往的一次盛事,3000多位來自政治、經濟、旅遊、文藝等各界的日本友好人士出席。

最後有一個細節,也很能說明習主席對於中日關係和對安倍首相的新姿態。當二階俊博當著3500餘名中日人士的面拿出安倍首相寫給習近平主席的親筆信後,習主席拿著信對二階說了這麼一段話:『我和安倍首相已經舉行過2次會談。只要切實推進兩國的戰略互惠關係,中日關係就會有好的發展。請向安倍首相轉達我的問候。』習主席把安倍首相看作是一個可以合作的對手,而不是一個必須排斥的敵人。


圖為習近平在會場從自民黨總務會長二階俊博手中接過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親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