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攬子」舉措將力促消費升級 進口貨會「便宜」嗎?

6月1日起大陸降低部分日用消費品進口關稅超五成。

大陸財政部25日發布通知,自6月1日起,大陸將降低部分服裝、鞋靴、護膚品、紙尿褲等日用消費品的進口關稅稅率,平均降幅超過50%。

根據新華網報導, 在大陸境外消費步入萬億元的背景下,國務院近期還將會陸續推出一攬子旨在滿足消費升級的改革舉措。從試點降低進口關稅到完善大眾消費品消費稅,再到增設進境免稅店,這些舉措究竟能讓老百姓不出國門買到哪些便宜『貨』?

降稅+調稅,百姓消費將受益多多

在本次調整中,西裝、毛皮服裝等的進口關稅將由14-23%降低到7-10%,短統靴、運動鞋等的進口關稅由22-24%降低到12%,紙尿褲的進口關稅由7.5%降低到2%,護膚品的進口關稅由5%降低到2%。

加上此前幾年為促進消費和改善民生已經實施低關稅的產品,大陸已經降低了服裝、鞋靴、護膚品、嬰兒食品和用品、廚房炊具、食具、眼鏡片等多類日用消費品的進口關稅。

自大陸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關稅總水準不斷下降,2012年和2013年,大陸還分別兩次大幅下降關稅,涉及品目包括特殊配方嬰幼兒奶粉、護膚品、心臟起搏器等。

事實上,不僅是降關稅,根據此前國務院常務會議的決定,還將結合稅制改革,完善服飾、化妝品等大眾消費品的消費稅政策,統籌調整徵範圍、稅率和徵收環節。

相比降關稅,調整消費稅對大陸國內消費的影響其實更大。以進口化妝品為例,其關稅稅率為10%,而消費稅稅率卻達到30%,再加上17%的增值稅,三者相加高達57%,這在國際上屬於中上水準。一些專家認為,對於部分普通消費品,消費稅稅率甚至可以降到零。

上海交通大學海外教育學院稅務教研組組長汪蔚青說,消費稅的徵收對象是在不斷變化的,像化妝品中的護膚品,原來被認為是奢侈消費,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護膚品已成了普通市民、特別是中產階級的必需品,屬於平民消費。適時調整護膚品的消費稅,非常必要。

增設進境免稅店,區域中心城市或嘗鮮

在降稅+調稅之外,大陸還將增設和恢復口岸進境免稅店,合理擴大免稅品種,增加一定數量的免稅購物額。近年來,免稅購物受到很多大陸國內旅客的歡迎。以海南離島免稅購物為例,2011年剛開始實施時,由於免稅品種不夠豐富、熱銷商品限量偏緊等因素,限制了旅客購物需求的充分釋放。2012年,2015年,該政策先後兩次調整,目前消費額度已從5000元提高到8000元、產品種類增至38種,熱銷商品單次購買件數也已放寬。根據海關統計,截至今(2015)年4月,三亞、海口兩地免稅店的銷售金額達到134.74億元人民幣。

除海南外,大型城市的國際機場免稅店也是購買免稅商品的好去處。只不過,多數口岸免稅店都集中在出境環節,進境的免稅店很少,主要分佈在北京、上海等地,而且品種較少。

實際上,因為出境時買免稅商品攜帶麻煩,一些免稅店提供出境時預定、進境時提貨的服務,這從側面說明進境免稅店是有市場需求的。趙萍指出,大陸國內一些區域中心城市的國際機場,如成都雙流機場,重慶江北機場和武漢天河機場等,出入境人群是完全可以支撐進境免稅店經營的。

『對大陸近段時間擴大免稅購物的政策走向,歐萊雅非常歡迎,我們期待政策的進一步明朗和細化。』歐萊雅集團大陸區CEO貝翰青說,旅遊零售已成為歐萊雅集團甚至整個化妝品行業的重要管道。

不過,財富品質研究院院長周婷指出,隨著進口關稅的不斷降低,免稅店的價格優勢不再明顯。未來免稅店行業將加快轉型,在便利性和服務方面為顧客提供更好購物體驗。

百姓能買到更多便宜『貨』嗎?

一直以來,部分商品國內外差價較大,被認為是消費外流的主要原因。商務部資料顯示,2014年大陸出境人數超1億人次,境外消費超1萬億元人民幣。小到馬桶蓋、奶粉,大到遊艇、房產,大陸人在海外吃穿用住皆有大量消費。

那麼,政府降關稅又調整消費稅,會帶來進口消費品價格的下降嗎?上海財經大學教授胡怡建說,大陸國內商品和國外商品存在價格差,稅的確是一個重要原因,但並不主要是關稅,主要原因是稅制結構的差異性。

胡怡建舉例,同樣的商品在美國和國內銷售,美國按銷售價格約5%到7%徵收銷售稅,大陸國內按銷售價格17%徵收增值稅。這是因為,美國主體稅種是個稅,而大陸國內是增值稅等流轉稅,流通中的商品價格中含的稅更多。

除此之外,進口商品價格高主要還由商家定價策略決定。由於需求強勁,很多國際品牌在大陸的定價明顯高於歐洲、日本等國家。以香奈兒為例,近兩年由於銷量持續下降,去(2014)年底開始下調在大陸定價,基本與歐洲持平,相當於在原價基礎上打了七折。

從事進口品牌代理的張女士告訴記者,近年來大陸國內中高端消費品的銷售確實不太景氣,部分品牌的銷量出現了兩位數的下降。『原來很多人買中高端品牌是要送禮,現在是自己消費,順應這種趨勢,進口商品只有降價才能保住市場份額。政府的降稅是借勢發力,能推動降價潮的延續,縮小進口商品國內外的價差。』趙萍指出,大陸居民每年在境外消費逾1萬億元,若有三分之一或者二分之一回流,就會拉動社會消費增長1到2個百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