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人出書 能請朱鎔基「站台」?

什麼樣的人出書能請朱鎔基「站台」?

由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出版的《袁寶華文集》於近日面世,5月23日,「袁寶華系列著作出版座談會』在北京舉行。引人注意的是,前總理朱鎔基也來到了座談會現場。

據《光明日報》報導,座談會上,朱鎔基愉快地回憶了60多年前與袁寶華共事的經歷,並稱他是自己最好的『啟蒙老師』。袁寶華是誰?他的文集出版為何能請到朱鎔基現場『助陣』?又為何朱鎔基稱他為『啟蒙老師』?

『寶華同志是我參加工作後的最早領導』

在此次《袁寶華文集》出版之際,朱鎔基將此前為祝賀袁寶華九十華誕撰寫的文章(即《袁寶華》畫冊前言)專門增加了補語,作為《袁寶華文集》的代序言。在這篇文章中,朱鎔基詳細道出了自己與袁寶華的淵源。


1999年4月,朱鎔基與袁寶華在中南海紫光閣合影。

『寶華同志是我參加工作後的最早領導,也是我一直努力學習的榜樣。1951年夏,我從大學畢業後,分配到東北工業部計劃處工作。當時寶華同志擔任計劃處處長,我剛出校門,不知道如何工作,更不知道如何待人接物,寶華同志就是我最好的啟蒙老師。他為人正直,工作勤奮,對人謙和,從不疾言厲色,總是使你感到他對你的信任、肯定和支持,讓你敢於大膽地去工作。』

朱鎔基還在文章中描述了一些細節,從中可看出袁寶華的人格魅力和與下屬間的親密關係。朱鎔基寫道,『我和許多曾經在他領導下工作過的同志一樣,無不感到那段時期工作默契、心情愉快。我們總是稱他「寶華同志」,不稱官銜,我們談到他的時候叫他「寶華」,在親切的感情中,更透出充分的信賴。他的這種人格魅力,來源於他的真誠。他的真誠發自內心,表現於對人的關愛,是真心實意的關愛,是從不為自己,總是為別人著想的關愛。』

袁寶華將朱鎔基調回國家經委

1988年4月25日,上海市第九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第四次全體會議選舉產生上海市國家機關領導人員。選舉前,朱鎔基作為市長候選人,向市人大代表介紹了自己的簡歷,其中兩次提到了袁寶華。

朱鎔基提到,他『1951年從清華大學畢業分配到東北人民政府工業部計劃處,擔任生產計劃室副主任。當時的計劃處處長先是柴樹藩同志,後是袁寶華同志。』

『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前夕,糾正了錯劃我右派的問題,同時恢復了我的黨籍,恢復了我的職務。這個時候是袁寶華同志擔任國家經委副主任,康世恩同志擔任主任,要我回國家經委,因為國家經委實際上是從國家計委分出去的。』

將朱鎔基調回國家經委的決定正是由他曾經的領導、時任國家經委副主任袁寶華做出的。2003年第6期《百年潮》曾刊發一篇題為《『文革』後國家經委的恢復與組建——訪袁寶華同志》的文章,編者按中提到,文革後,袁寶華直接參與組織領導了國家經委的恢復組建等重要工作。

在專訪中,袁寶華透露,組建國家經委最難的事情就是要儘快組織幹部隊伍。後來隨著經委工作的日益繁重,又從各個部門要了一些幹部。『我又找馬洪,他當時是中國社會科學院工經所所長,把朱鎔基同志要來了』。

公開資料顯示,朱鎔基回國家經委工作,是1979年的事情。據《南方週末》介紹,1983年,前『右派』朱鎔基的副部級任命獲得通過,他成為最早出任部級幹部的『右派』之一。

袁寶華的詩作與朱鎔基的和詩

朱鎔基此前曾經出過多本書籍,多為自己講話的選編。在《朱鎔基講話實錄》中,有一封『給袁寶華同志的信(2000年10月30日)』。信的內容比較簡單,『寶華同志:承告袁公詩集擬收錄拙作和詩,自當從命。唯望弗加突出,以免喧賓奪主。何況詩意不多,唯有真情,知我者公,得附驥尾,足矣。』並附有『此問大安』的祝祈。

由此可見,這是朱鎔基就自己的詩作將被收入袁寶華詩集一事寫的信。從『知我者公』的言辭可以看出,朱鎔基將袁寶華當作瞭解自己、賞識自己的人,而整封信的行文則表現出朱鎔基對袁寶華的由衷敬意。

袁寶華的詩作與朱鎔基的和詩分別如下:

八十述懷   袁寶華

盛世風光滿眼新耄耋之年幾度春
少壯常懷濟民志垂暮猶存報國心
征途險阻鼓剩勇正氣張弛繫念深
歲月不居廉頗老宜將清白貽子孫

敬和八十述懷  朱鎔基

奉天初識韓荊州亦師亦友五十秋
廉頗跨鞍情未老赤臣謀國志不休
企改運籌功績著公正廉明口碑留
我學袁公高格調無愧於心復何求

朱鎔基和詩的首聯將朱鎔基與袁寶華的關係描繪出來。在東北時,朱鎔基第一次認識袁寶華,袁寶華在詩中被比作韓荊州,即唐朝官員韓朝宗,韓朝宗提拔後進,被時人所尊重。朱鎔基認為袁寶華就是自己的『韓荊州』,而兩人的關係是『亦師亦友』,並且這種情誼已經延續了近五十年。

在《袁寶華文集》的代序言中,朱鎔基再次將這首詩抄錄,並這樣介紹:『1996年,寶華同志作七律《八十述懷》示我,我當時深受感染,雖不通韻律,也即興和詩如下』。

朱鎔基還寫道,『特別是對我來說,在寶華同志直接領導下工作雖然只有十年,但是,五十多年來寶華同志在我心中的地位,仍然和1951年7月12日我們「初識」時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