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融合~ 外國鈔票的「中國印記」

幾內亞法郎。

作為『國家名片』之一,一張普通的紙幣,能折射出各國各地區不同的經濟、社會、文化。5月底,由大陸和幾內亞合建的幾內亞國內最大在建工程——凱樂塔水電站首台3號機組將提前投產。此前,凱樂塔水電站的效果圖已登上幾內亞央行新發行的面值2萬幾內亞法郎(約18元人民幣)的貨幣上。

根據新華網報導, 把凱樂塔水電站效果圖作為背景圖案印在新發行的鈔票上,說明這個專案在幾內亞政府和民眾心目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令他們感到自豪。從另一個側面也反映出,走進非洲的大陸企業給當地人民帶去實實在在的好處,把中方承建的工程專案印上鈔票也是在對中方表達謝意。

其實,帶有中國元素的外國紙幣並非幾內亞所獨有。伴隨著中國與世界各國的交往融合,伴隨著海外華僑華人走遍世界的腳步,伴隨著中華文化向外的輻射傳播,還有一些外國紙幣上也留下中國印記。

模里西斯華人之光

在另一個非洲國家模里西斯,目前流通發行的25盧比(約4.4元人民幣)紙幣正面印著的是已故華人部長朱梅麟的頭像。朱梅麟(Moilin Jean Ah-Chuen,1911-1991)祖籍廣東梅州市梅縣區,是第二代華裔,31歲當選為模里西斯華商總會主席,53歲當選國會議員,56歲出任地區事務部部長。

抗戰時他號召在模華僑華人回國救亡,呼籲在模華僑華人捐獻外匯支持大陸政府。上世紀70年代初期,他建議模里西斯政府發展加工出口業,以免過於依賴旅遊和蔗糖,為模里西斯推動民主、發展經濟作出了突出貢獻。

有感於此,模里西斯政府將朱梅麟的頭像印在了本國貨幣上,讓這位模里西斯華人之光成為客家人的驕傲。廣東梅州梅縣區松口鎮華僑文史實物館收藏著印有朱梅麟頭像的模里西斯盧比紙幣。

梅州市收藏家協會鄭恆江告訴記者,他平時很喜歡收藏錢幣,這張紙幣是2012年印尼客聯會一名鄉賢送給他作紀念的,後來他就把這張錢幣存放在了松口鎮的華僑文史實物館。

揮之不去的文化標記

像朱部長這樣積極融入當地社會的海外僑胞還有很多。在華人人口占70%以上的新加坡,不僅華人形象經常登上紙幣,連紙幣正面都留有『新加坡』3個漢字。

比如這張新加坡1992年發行的2新加坡元(1新加坡元約合23元新台幣)面值鈔票。紙幣正面靠上位置,有英語、華語、馬來語、泰米爾語4種文字加注的國名『新加坡』。在紙幣左上角的圖案是新加坡的國徽,上面的『majula singapura』意為『前進吧,新加坡』。

這張鈔票的背面描繪的則是新加坡華人、馬來人等新加坡多族裔民眾一起歡度盛典活動妝藝大遊行的場景。從小小的一張新加坡鈔票,就可看出新加坡社會注重不同族裔人群的團結交流融合。

有意思的是,據新華社前駐新加坡記者陳濟朋介紹,經常出現在新加坡各種面值鈔票上的國花——胡姬花,其實就是中國的蘭花,而蘭花的英文『orchid』讀音與福建閩南話『胡姬』十分相似。

不僅如此,1978年發行的新加坡面值1000新加坡元鈔票的背面有類似福建惠安女造型的女性,似乎也反映出祖籍福建的華僑華人為新加坡社會帶去的影響。

而在我們一衣帶水的鄰國日本,由於綿延2000多年的中日文化交流、互學互鑑,即便日本的官方語言不是漢語,在日元鈔票上還是留有漢字的印記。

比如下面兩張面值分別為1000日元(約合250元新台幣)和1萬日元(約合2500元新台幣)的紙幣,即便不會日語的大陸人,也能看懂『日本銀行券』『日本銀行』等漢字。而表示日元貨幣單位的『丹』字,以及表示大寫數字1的『壱』字,據說也是日本造的漢字,只是不完全與目前我們所使用的簡體字相同。

總之,中國作為擁有五千年輝煌歷史文明、現正走在民族復興征程上的大國,經濟、社會、文化等各領域對外交流體現在方方面面,外國紙幣上的中國印記,只不過是個中縮影,即便瑣碎,仍意味深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