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師在北京故宮為女模特兒拍裸照 回應稱被誤解

網友「WANIMAL」在微博上發布圖片,稱「踩點完畢,我在故宮博物院」。

北京故宮博物院每天遊人如織,一名攝影師近日卻成功在故宮裡避開人潮,為女模特兒拍攝一輯三點全露裸照,尺度之大引起網友爭議。針對網友『褻瀆文物、傷風敗俗』等質疑,攝影師透過個人微博回應稱,創作沒有影響任何人。

故宮裸照引網友爭議

根據新京報報導,近日,一組在北京故宮博物院拍攝的裸體照片在網路流傳。一位年輕的女模特兒全身赤裸,立在潔白的殿階下擺出種種造型。其中一張照片中女模特兒騎坐在螭首上。

這組網路熱傳的照片,引起了巨大爭議。照片最早由微博名為『WANIMAL』的博主發布,5月17日,他發布了標簽為『我在故宮博物院』和『我在慶陵(明十三陵)』等多張照片。

照片經媒體轉載發布後,引發關注。有網友認為拍得很藝術,但更多網友表示質疑。『故宮允許麼?』還有網友認為故宮代表了中國文化,在如此莊重的地方拍攝裸照,是對中國文化的褻瀆。

攝影師稱『被誤解』

面對網友的質疑,網名為『WANIMAL』的攝影師在其個人微博上公開回應,『拍裸照,完成創作不是什麼新鮮事』,並稱『被誤解是表達者的宿命。』

記者查詢其個人微博和微信公眾號發現,WANIMAL本名王動。其微信公眾號介紹,王動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舞台設計專業,如今在美國繼續學習。其表示『網上只發人體,不發其他。』但同時強調『人體攝影不是全部。』記者查詢發現,其作品地點遍及北京、香港、波士頓等多地。

王動在微博上自稱是場景設計師,在美國留學也是場景設計專業。『職業本能告訴我應該在環境裡創作。我進行我的創作,沒有影響到任何人。』他表示自己的作品在國外發表,也發表在專業的行業領域平台。但具體是何平台並未透露。截至5月31日22時,故宮方面和攝影師本人都未對拍攝裸照一事回應記者。

焦點
故宮拍裸照是否違法?

律師稱若故宮知情、限定拍攝地點、未擾亂公共秩序時不涉違法

平日裡遊人如織的北京故宮,在王動的鏡頭下只有裸體模特兒一人,不少網友疑惑,照片是如何拍攝的。不少網友直接在微信上@故宮官微進行『舉報』,但截至5月31日,其官微無回應。

拍攝者王動則在微博上隱晦表示:『難能的事情才可貴,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四條規定:猥褻他人的,或者在公共場所故意裸露身體,情節惡劣的,當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

在北京故宮拍攝裸照是否涉嫌違法?對此,律師及相關專家表示,對其性質判斷主要在於故宮管理部門是否知情。律師劉昌松表示在故宮拍攝裸照的行為從藝術上來說不好定性。作為公共場所而言,若攝影師和模特兒拍攝時故宮方面並不知情,涉嫌在公共場所故意裸露身體,對公眾造成視覺猥褻,屬於違法行為。

他表示,如果故宮方面知情,那麼故宮作為公共資源為何對私人開放有待商榷。但限定拍攝地點、未擾亂公共秩序的情況下拍照行為不涉違法。

是否會記入『旅遊黑名單』?
專家稱最重要的是判斷其性質是否為藝術創作

國家旅遊局日前發布了遊客六類不文明行為將『拉黑』。其中提到『違反旅遊目的地社會風俗、民族生活習慣』的行為將會被記入『遊客黑名單』。新京報記者瞭解到,遊客不良資訊保存一至兩年,會影響到遊客再次旅遊,嚴重的甚至會影響到出境、銀行信貸等。

在名勝古蹟故宮拍攝裸體照是否會被『拉黑』?旅遊專家劉思敏認為,故宮拍攝裸照是否合理,最重要的是要判斷其性質是否為藝術創作。『肯定其藝術創作主要看兩點,一是是否有管理部門的批准,二是是否有專業的團隊組織。』 他表示,藝術創作的尺度不好限定,也沒有固定的禁區,不能簡單地用世俗的眼光判斷和要求。如果攝影師是經過故宮管理部門同意的前提下,與專業的團隊在故宮未開放時拍攝照片,出於創作需要與文物有限地接觸一兩次,能夠允許。對待人體攝影的藝術創作,要用寬容的眼光看待。

但如果攝影師沒有經過相關管理部門的同意,擅自在開放的公共場所拍攝,極有可能擾亂社會公共秩序,屬於不文明行為。對於是否會被『拉黑』,還需要相關部門進行鑑定。

旅遊專家劉思敏表示,國際上對於名勝古蹟裡人體攝影行為多為入鄉隨俗的態度,有的國家有明確的法律規定,有的國家靠道德約束行為。

劉思敏表示,在大陸,可供人體攝影參照的旅遊和文物的相關規定目前還沒有,只能依靠《治安管理處罰法》,對公共場所一些不文明的行為進行約束。

騎坐螭首是否損害文物?
專家認為騎坐文物行為不當,不利於文物保護

作為明清皇宮的故宮是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而在王動拍攝的多張照片上,女模特兒倚靠在石欄上,甚至騎坐在螭首上。明代帝陵研究會會長胡漢生認為,古建築屬於不可移動文物,需要好好保護。

他介紹,螭首是古代建築石作制度中的主角之一,一般是安放在台基的埠轉角處,主要是為了穩定望柱,兼具排水的功能,同時也是建築上的裝飾構件,因為造型像龍,能體現皇家禮制建築的雄渾大氣。

故宮的螭首距今已有600年左右的歷史,由於年代久遠可能有裂縫,絕不允許攀登和騎坐。他表示,照片中模特兒的行為是對文物的破壞,『穿著衣服都不能攀爬,更別說裸體騎上去』。

『越是有影響的藝術家,越需要自律。』浙江傳媒學院攝影系系主任李華春說,不能為了藝術忽略別人的感受,而要考慮社會輿論導向。『如果說沒有影響到任何人是不可能的,肯定會有間接影響。』 他表示,在故宮等公共場所進行人體攝影是可行的,但是應當有所限制,『在莊重的地方拍攝更要慎重。』如限定環境場合,避開有老人、小孩等不適宜觀看的人群。拍攝也需要限制,不應該觸犯道德和法律。 李華春認為,在故宮拍裸照騎坐文物的行為不當,如果出現盲目的追隨者,不僅不利於文物保護,對藝術圈的良好發展也無益處。

網友『WANIMAL』在微博上發布對媒體的相關回應。
網友『WANIMAL』在微博上發布對媒體的相關回應。

網友『WANIMAL』在微博上發布對媒體的相關回應。
網友『WANIMAL』在微博上發布對媒體的相關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