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計程車司機替去世女友盡孝 侍奉老人24年

6月1日午飯後,李萬良和王瑞全父子坐在客廳閒談聊天。

一間大院兒,兩隻狗,三輩人,四個姓兒,五口人。這是密雲縣新農村一個普通家庭,爸爸媽媽做飯打牌,兒子兒媳賺錢工作,小孫子剛步入社會。這也是一個臨時組建的家庭,『兒子』曾是『準女婿』,『父親』本應是『老丈人』。

根據新京報報導,現年49歲的王瑞全是一名計程車司機,1990年冬天,已開始談婚論嫁的他面對女友意外離世,主動承擔起照顧女友父母的責任,為這對失獨老人做兒子。

如今24年過去,王瑞全已娶妻生子,老兩口也將小孫子撫養成人。一家三代人生活在同一屋簷下,彼此交心,互相理解。父親李萬良感慨,最好的幸福就是陪伴。

同單位認識『準女婿』

一座東西對稱的小院兒,門上貼著出入平安的對聯兒,院子外盤著葡萄架子,掛著的葡萄可以隨意採摘,王瑞全與父母生活在這裡。但他們並沒有血緣關係。

李萬良與王瑞全原本都在北京六建公司上班。1987年那時,廠子設有單身職工宿舍,因為家遠,老李和王瑞全都是一兩周才回一次家。大晚上的廠子裡特別熱鬧,二十多名職工聚在一起,看電視,打牌,打乒乓球。

到了週末,倆人會結伴坐車回密雲。王瑞全的老家在密雲新城子鎮,離縣城還有130里地,上世紀90年代初的交通還不甚發達,這小夥子常常趕不上車。

李萬良心疼,便招呼王瑞全到家裡住,爺倆雖相差二十多歲,但關係鐵。此後,王瑞全常來家裡吃飯,與李萬良的妻子陳淑英也熟識,二人都喜歡這個踏實、帥氣的小夥子,便將自己的寶貝女兒李金環介紹給他。

獨女煤氣中毒不幸離世

兩人日久生情,慢慢商定了婚期,打算在1991年初結婚。然而一場突來的意外打破了這一切,1990年底的冬天,陳淑英回娘家走親戚,李萬良與王瑞全在市內打工,獨自在家的李金環煤氣中毒,被發現時已沒了呼吸。

陳淑英哭到幾乎昏厥。她與李萬良此前還有過一個孩子,出生不久後就因病去世。如今老兩口再次經歷喪子之痛,王瑞全不忍。未婚妻離世三天後,王瑞全找到李萬良說,『不然,我來做兒子,照顧您吧。』

王瑞全的這句話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李萬良夫婦的痛苦,二老不敢相信地回答,『只要你願意,我們就成為一家人。』王瑞全在自家排行老七,有三個哥哥三個姐姐。他是家裡最小的,也是父母最疼愛的兒子。

孩子要離開,父母起初不接受。但想想李萬良老兩口的處境,也怪可憐,說服自己,去就去吧。為了名正言順,王瑞全辦好過繼手續,他承諾還要好好照顧自己的父母,也要好好照顧李萬良夫婦。

為『女婿』張羅對象結婚

街坊鄰居聽說了,上門找到老李,『人家做你兒子了,但你不能耽誤他終身大事啊。』不少人開始為王瑞全介紹對象。李萬良的妹妹看好王瑞全,不斷為他張羅相親。起初王瑞全不同意,回絕了不少人後,終於答應見面。

第一個見面的姑娘就是周雅芹,也是王瑞全現在的妻子。兩人一見鐘情。相戀6個月後,他們在李萬良家的院裡辦了簡單婚禮,1994年,王瑞全的兒子出生,周雅芹辭去工作,在家照顧孩子。

孫子的出生,也樂壞了李萬良老兩口,他們每天在家不出門,想著法逗孩子開心。小孫子上幼稚園了,李萬良每天起大早接送,孩子上小學時不好好學習,老師要求家長陪讀,王瑞全夫婦不想去,李萬良便說,『你們不去,我去。』

如今孫子長大成人,找到了工作,每天早出晚歸。老兩口還時常會偷偷給他零花錢。孫子同樣愛爺爺奶奶,掙工資後,常常會給爺爺奶奶買禮物。

陪伴就是最好的幸福

因為六建公司的合同到期,現在的王瑞全成了一位『司機』,有時早上四點半就起床,也常常半夜十二點才回家。每天上午6點,陳淑英會先起床,打掃好院子,她會算算看兒子今天在不在家吃飯,然後開始煮掛麵,做早餐。

68歲的李萬良愛打牌,每天中午都會與同村老人在門洞下支一桌牌局。王瑞全輪休時,會在旁邊看著父親打牌,到飯點兒時,會做好飯吆喝老兩口吃飯。

王瑞全愛做飯,每頓飯至少三菜一湯。每年春節招待親戚,王瑞全會與妻子從初一忙到十五,一桌子十幾道菜不在話下。李萬良夫婦身體不好,王瑞全也會反覆提醒,該去醫院了吧,有沒有喝藥。老爺子腸胃不太好,有次十二指腸發炎,一吃東西就吐,王瑞全半夜翹班把他送到醫院,掛了急診。

在醫院時看到一位82歲的老人獨自看病,李萬良感慨,自己很幸福也很滿足,每天有『兒子』陪在身邊,下班常常會給自己和老伴帶點好吃的,家裡的重活也都是他一人在做。李萬良想,許多親生父子還會吵鬧打罵,自己與王瑞全這麼多年沒啥矛盾,兒媳婦照顧也是無怨無悔,該知足了。

王瑞全則稱,只想陪著他們一起終老,『我們真的就是普通的一家人,沒有多麼感天動地的事情,有的只是相互陪伴,和好好過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