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炒股風刮進大學 上課看盤,很少有人考慮虧損

炒股風刮進大學。

張凱終於沒hold住,一猛子扎進了股市。仗著在對外經貿大學國際經濟貿易學院學了3年的『武藝』,張凱說,在股市裡『至少賺幾頓飯錢』。眼下,像張凱一樣想在股市裡經歷一下風浪的大學生不在少數。

根據《新華每日電訊》報導,近日記者針對大學生炒股現象進行了調查。參與調查的人員中,有31%的大學生在炒股,其中26%的炒股學生投入了5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以上。另外,記者發現,有些高中生也正在利用手機上的模擬炒股APP,進入股市摸爬滾打。學生炒股,本錢從哪兒來?爸媽知道嗎?對學習到底有沒有影響?他們做好應對風險的準備了嗎?

本錢多來自家長

禁不住誘惑決定炒股後,正在對外經貿大學讀大三的柯永跟家裡申請了一萬塊。媽媽二話沒說就把錢打過來了。現在兩個月過去了,盈利20%。其中兩次補倉,資金都是媽媽主動給柯永的。

『都是我給我媽做風險教育,跟她說:「股市有風險,不能再這麼玩兒了。」可我話還沒說完,她錢已經打過來了……』對於在家做全職太太的媽媽來說,學國際貿易的兒子就是自己最值得信任的私人基金經理。

記者的統計,76%的大學生炒股本金來自於父母,83.5%的學生父母知道並且支持孩子炒股。不過,比起指望著孩子賺錢,更多家長把這筆錢當成給孩子投資理財的學費。

南葛投進股市的一萬塊,也是媽媽給的。不同的是,南葛的媽媽也曾炒股,經歷過2007年前後股市那一波由牛轉熊的起伏。當學金融的南葛跟她申請一筆錢炒股時,她明確地告訴19歲的兒子:『既然學這個專業,進去經歷感受一下是可以的。』

有些同學正是因為父母從事相關行業,從小受到薰陶,才早早接觸股票,其中不乏中學生。高峰的爸爸在銀行工作,他就讀的高中坐落在北京金融街當中。浸淫在這種環境裡,儘管還在讀高二,但高峰已立志未來從事金融方面的工作。

4月開始,班上流行起一個新的『遊戲』——模擬炒股。只要下載一個APP,並註冊登錄,就能獲得100萬元的虛擬炒股資金。模擬盤和股票實盤完全同步,操作也一樣。22人的班裡,包括高峰在內,有小一半同學在玩。

爸爸得知高峰開始模擬炒股之後,不僅沒加阻攔,茶餘飯後還會給兒子推薦股票。爺兒倆一起分析行情時,高爸爸難免會產生薪盡火傳的滿足感。

同班的包磊比高峰早『開戶』一個禮拜。自從『炒股』以後,包磊說他對新聞的關注格外多了起來。每天必看《新聞聯播》,尤其關注領導人出訪資訊。『一帶一路』『P2P』等熱詞,這群中學生『股民』們都是從概念股認知的。

身為班長的包磊告訴記者,以前的課間,同學們湊在一起,聊的多是作業、遊戲、球賽,現在這些高中生們課間一起盯盤,午休時聊股票行情。以前大家比遊戲裝備,現在他們比股票收益率。

為求職做準備

大學生也有用模擬盤炒股的。對外經貿大學金融系大三有一門名為『證券投資分析』的課程。模擬炒股是課程內容的一部分,結果將會計入課程期末成績的25%左右。

這門課程的老師,對外經貿大學金融學院的教授嚴渝軍對《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說,從去年底這波牛市開始,選課同學就明顯多了起來,『尤其是這一兩個月,晚上面對全校各專業都開放的兩節公選課,來聽課、蹭課的同學擠得教室都坐不下了。』

梁瑞說她感覺正是因為上了這門課,周圍同學進入實盤炒股的人才多了起來。『反正炒模擬盤也是要看盤的,就實盤和模擬盤一起炒。』梁瑞在模擬盤的收益率已經達到了30%,也準備進軍實盤。

『畢竟模擬盤和實盤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承受的心理壓力和風險預期有很大的差別,我還是希望能夠真實地體驗一把。』梁瑞現在課餘在花旗銀行實習,未來也打算在金融投資領域找工作,她覺得早點開始炒股,也是她為投身職場所做的準備。

和梁瑞有相似想法的同學,多數是經濟金融等相關專業的。傳統的文史哲或數理化等專業的同學對炒股的興趣遠沒那麼濃厚。南京大學英語系的劉慧對記者說,『我們外語學院並沒有聽說誰在炒股。』山東大學數學系的趙龍師則表示:『我每天作業都做不完,課表也是滿的,根本就沒空炒股……』

相對於名校,來自二本、三本,大專和民辦大學的同學們,對炒股的熱情反而更高。寧波大紅鷹學院新聞系的劉小溪告訴記者,炒股是她為自己找出路的一種辦法。『我念的這個專業,名校研究生畢業都不好找工作,更別提我們這些民辦大學生了。炒股的話,運氣好能賺點小錢,運氣不好多少也能瞭解一下其他行業的情況,為換方向找工作做個鋪墊。』

不像投資像賭博

在嚴渝軍老師看來,學生們進入股市實盤體驗一下,未嘗不是一件學以致用的好事。他希望同學們能在炒股過程中培養出自己的一套邏輯分析方法,可是課後學生發郵件向他提出的問題,還是主要集中在薦股和盈虧上。

他建議『同學們應該在知道怎麼選股、怎麼選擇時機,基本面和技術層面的分析都掌握了以後,再真實地操作。』可是並非所有同學進入股票實盤交易之前,都做好了這些準備。會計專業的欒苗說她『不太懂,各種線也不會看』,就是跟著同學裡的『股神』炒,人家買什麼她也跟著買什麼。

在北京理工大學機電學院就讀的張旭倒是會看各種走勢線。他感覺這和他們工科生會接觸的一些工程機械原理挺像,寢室裡幾個同學熱情都很高。至於基本面、公司成長性的分析,『我們都不太care(關心),反正現在的股市也不是真正的價值投資。』

柯永曾上過名為『股票市場分析』的課,但覺得幫助不大。雖然為了寫論文,他也查過一些資料,看了點技術指標,會畫幾條輔助線,『然而並沒有什麼用。那些理論,放在股市上看,有的說得通,有的說不通。』和許多接受採訪的同學一樣,他認為『炒股主要還是靠消息,更像是在賭博』。

很少有人考慮虧損

在採訪的過程中,記者發現很少有大學生會去想虧了怎麼辦。各校各專業的同學面對這個問題,無一例外都會說同一句話:『現在這行情,就算虧,也虧不到哪裡去。』

『我覺得起碼有一半的人,是因為現在牛市,隨便買哪檔股票都能賺錢,就進來的。』梁瑞說。她的感覺和記者所做調查的結果相符,有51%的同學直言不諱自己炒股的目的『就是想趁牛市撈一筆』。

和社會上股民常調侃的『俠之大者,為國接盤』不同,不少大學生深信國家對股市的調控能力。雖然也說不出明確的判斷依據,但不少同學都相信牛市會持續到今年年底。一位受訪的湖南師範大學中文系同學還詩意地認為:『股市會站上前所未有的1萬點高峰,屆時我將一覽眾山小』。

即使是『並不太懂』就把兩三萬塊投入股市的欒苗,也看得出創業板早已脫離價值的瘋狂,但她還是堅信自己『肯定不會被套。就算有泡沫、有風險,但是國家會控制的。國家是不會讓股民去兜底的。』

和她相似,經歷了5月28、29大盤連續兩日的『跳水』,之前賺得都賠回去了,北京工商大學環境科學系的孫迪也仍然『感覺國家不會任由大盤這麼崩下去。』

畢業於北大經濟學院金融系的季天鶴告訴《新華每日電訊》記者,他上大學期間,正好趕上上一波牛市,當時校園裡洋溢著一模一樣的炒股熱情。現在回想起來,畢業後一直在金融領域工作的季天鶴覺得『當時還是不懂。雖然自以為懂得挺多,但當年我作為一個大三學生所能掌握的知識還是太少,老師雖然會提醒,但學校面對本科生的課程設置裡,也沒有一門關於風險控制的課。』

資本市場是殘酷的

日前有江蘇的媒體報導說,南京某大學男生寢室的夜聊話題中,『股票』已經超越『女生』,排名第一。這種情況在各地高校裡也都差不多。

一些同學因為炒股連作息都扳過來了。張凱隔壁寢室有個同學經常熬夜到天明然後睡一上午。自從開始炒股,這個同學每天早上8點半準會起來,等著9點半開盤。梁瑞的室友此前微博只關注明星八卦,現在則開始關注『大智慧通訊社』等炒股資訊,『而且她真的是為了看盤,完全不聽課。』

在北京電影學院數字電影專業的李申看來,『大爺大媽還有各種小白散戶跑步入場就是危險的信號。』他已經把在股市賺的錢拿出來創業了。可最近一兩個月,仍然總有同學問他『該怎麼開戶』『買哪檔股票好』,李申的回答一概是:『勸你別玩兒。』

從10歲開始,他就以家長的名義,把壓歲錢投入股市,現在22歲的他已經是個資深股民了。中學時代就經歷過2008年開始的那輪熊市,李申直到去(2014)年才收回本來,早就充分領略到了資本市場的殘酷。

南葛也打算清倉了。他說炒股還是太消耗精力。上午九點半開盤的時間通常都在上專業課,只要掏出手機來看股票。『沒有半小時肯定打不住。再一抬頭,老師在講什麼已經跟不上了……』

『自從開始炒股,我感覺校園生活就變得不美好了。』梁瑞的朋友圈裡每天都能刷到股票資訊,微信群裡也都是七嘴八舌的討論,讓她避之不及。

『同學們都是因為牛市入場,都很激進,投機心理很重,個個都奔著錢。』梁瑞說,這種浮躁的氛圍她入學3年以來頭一次感受得這麼明顯。『我真的不認為投入這麼多精力在炒股上,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