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之星」長江遊輪翻沉追蹤:暴風雨中的生死大營救

6月2日,救援人員在沉船現場展開營救。

重慶東方輪船公司所屬旅遊客船『東方之星』輪,6月1日21時30分許在由南京駛往重慶途中突然發生翻沉。據最新統計,事發客船共有456人,其中旅客405人。截至2日下午,有14人獲救。

根據新華網報導,400多個生命牽動著黨中央、國務院,牽動著全國億萬人的心。事件發生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立即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國務院即派工作組趕赴現場指導搜救工作,湖北省、重慶市及有關方面組織足夠力量全力開展搜救,並妥善做好相關善後工作。同時,要深刻吸取教訓,強化維護公共安全的措施,確保人民生命安全。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代表習近平,率國務院副總理馬凱、國務委員楊晶以及有關部門負責同志即赴現場指揮救援和應急處置工作。數千名解放軍、武警、公安、醫護人員奔赴現場展開生死營救。

『人命大於天』。只要有一線希望就不放棄

這起事件,事發極其突然,氣候和水文條件複雜,給救援工作帶來了異常嚴峻的挑戰。2日一早,李克強急飛事件現場。一上飛機,李克強就召開緊急會議,聽取交通運輸部、衛生計生委、水利部、氣象局、安監總局等部門和解放軍、武警部隊負責人彙報,詳細瞭解情況,部署救援和應急處置工作。他強調,人命大於天。要以對人民生命安全高度負責的態度,爭分奪秒,調集一切可以動員的力量,採取一切可以採取的措施,不惜一切代價做好人員搜救和相關處置工作。

交通運輸部啟動一級應急回應,協調多艘船舶在現場搜尋;湖北、湖南省主要負責同志緊急抵達現場組織開展救援。來自武警、海事、長航、消防等部門的海巡艇、航標艇、衝鋒舟及漁船在事發江段開展搜尋營救。此外,根據國務院國資委提供的資訊,中航工業、中國石化、中國移動、中國聯通等中央企業迅速投入救援,全力提供通信、燃油、飲水、直升機等保障。

記者在離翻沉地點不到十幾公尺的一艘搜救海巡艇上看到,事故船船身完全翻沉水中,船底朝天。工作人員用割刀將船底割開,尋找生還者,以便讓空氣進入。事件船旁停靠著一艘裝載大型搜救塔的船舶,待施救生還者後,伺機起吊事件船舶。離事故船不遠的岸邊還停靠著另一艘大型救援船及5艘海巡艇,隨時待命。現場數十名潛水員下水施救。

湖北省軍區司令員陳守民2日下午在新聞發布會上透露,現場成功救出的65歲老太太,系水下學習穿戴潛水衣後獲救。陳守民介紹,在救援過程中,潛水員下潛的同時還攜帶了一套潛水裝備,在水下發現被困但難以施救的老人後,向老人演示了潛水衣的穿戴方法。後來,老人穿著潛水衣順利從被困區域繞出。12時52分左右,老人成功浮到水上。整個施救過程歷時約20分鐘。陳守民說,目前老人的生命體征穩定。救出這位老人,堅定了救援的信心,找到了在困難情況下救援的有效辦法。目前,搜救人員正爭分奪秒,力爭救出更多生還者。現場的生命探測儀,一刻也沒停止搜尋。

與此同時,醫療救援也在緊張進行中。據監利縣人民醫院副院長鄧志波介紹,目前搜救到的生還人員中有5人在監利人民醫院進行治療,均生命體征穩定。

記者從在現場的多名水文氣象專家處瞭解到,長江沉船事件現場水霧較重,兩岸土質疏鬆,上游來水較大,最近兩天內天氣不好,對現場救援帶來不利影響。

正在現場的湖南省華容縣防汛抗旱辦公室主任張志宏告訴記者,從6月1日20時至2日8時,緊鄰事發現場的華容縣降下來百年一遇的大暴雨,位於沉船點上游的江洲站12小時降雨量高達255.5公分,暴雨級別百年一遇。

張志宏等告訴記者,江面上有一層薄霧,不利於救援,救援船隻都只能小心翼翼地行駛。加上下過暴雨後兩岸土質疏鬆,容易坍塌,救援人員一不小心就可能滑進江水裡,造成傷害。

記者從交通運輸部獲悉,下一步繼續安排潛水員對可能存在被困人員的艙室加緊搜尋,同時擴大水面搜尋範圍,加強對事發點沿江兩岸的搜尋力度。

輪船短時間內傾覆,很多人來不及逃生

記者從長江航運管理部門獲悉,『東方之星』船長和輪機長已被長航公安部門控制。根據對已被救起的船長和輪機長單獨詢問,均反映船舶在航行途中突遇龍卷風瞬間翻沉。

記者2日在上海協和國際旅行社南京分公司獲取一份由『東方之星』遊船乘客的家屬提供的旅行社宣傳單。這份『暢游長江八省 飽覽三峽全景』的行程單上顯示,該遊船從南京出發,5月28日開船,行程一共11天,白天停靠遊玩,晚上開船趕路。

有遊船乘客家屬告訴記者,每年這個季節,家裡和周圍老人都會集體乘船出遊。因為是老人結伴去玩,兒女們沒有太擔心。5月28日13時30分,小王收到了父親老王發來的『報平安』短信:『我已經上船了,船也開始開了,一切都很好,請放心。』這是老王近年來為數不多的出遊,小王有點擔心,回覆『好的,當心你的手』。

老王因為前一天晚上沒打通女兒的電話,5月29日9時15分,趕忙在早上發了簡訊『小美女醒了嗎?昨天晚飯時間不在家嗎?我打了幾個電話沒人接是否到外面吃飯了。我這裡很好就是吃的減肥菜,其他都很好。』

在接下來的幾天旅行途中,小王一直與父親老王通過短信和電話保持聯繫。直到6月2日上午8時,小王看到新聞心裡一沉。當她再次試圖和父親聯系,電話已無法接通。

和其他旅客家屬一樣,小王來到組織本次旅行的上海協和旅行社,焦急地等待親人的消息。『爸爸,等你回來,我要多燒點好吃的……』小王泣不成聲。

一位倖存者——旅行社導游張輝向記者回憶了他的逃生過程。張輝在茫茫長江中漂流了大約10個小時。一個接著一個打過來的浪頭幾乎使他不能呼吸。這位43歲的旅行社導遊從天黑一直遊到黎明,成為『東方之星』遊輪上的倖存者之一。

據張輝回憶,6月1日晚上9時過後,有些老人已經休息了,他正和同事忙著第二天的遊覽安排。外面風雨大作電閃雷鳴。『雨大都打在船的右側,很多房間都進水了。』張輝說。

這時大約21時20分左右。不少房間進水的遊客忙著把打濕的被子和電視機搬到大廳,而張輝也從位於二樓右側的辦公室走回左側的臥室。此時,他發現船傾斜了。『傾斜度很大,有45度。一些小的瓶子已經開始滾落。我撿起來,它們又滾落了。』張輝覺得不對勁了,跟同事說:『好像碰上大麻煩了。』

話音剛落,突然船翻了。『時間非常快!』張輝和同事一人抓起一件救生衣,抓到時窗戶就到了他頭頂的位置。兩個人抓住一切可以抓的東西向上爬,等到爬出窗戶,水已經漫到了脖子。

張輝不會游泳,也來不及穿上救生衣,只好抓著救生衣一路漂下去。他經歷了四次大的風浪。『一浪接一浪地把我淹沒,我就閉住呼吸,但還是喝了很多水。』

天快亮的時候,他看到了岸,抓了水裡漂著的樹枝和蘆葦,拼命向岸邊劃。第一腳踏上一塊石頭時,張輝懷疑是幻覺。回憶中,張輝說的最多的就是『遺憾』。『每個屋子裡醒目的位置都有救生衣,遊輪也是敞開式的,很容易逃生。如果不是這麼快,應該會有更多人獲救。』他號啕大哭。

長江海事局下屬的岳陽海事局政委汪陽生告訴記者,做了十多年的救援工作,這樣的情況很少遇到。『一條船突然很短時間內失聯,連求救信號都來不及發出,實在太快了。』他說。

幾個問題的相關回應
翻沉事件令人揪心,公眾希望瞭解幾個相關重要問題。
——天氣到底如何?

失事地點位於長江中游航道301公里處,事發江段當時正下暴雨。從獲救人員口中獲悉,船突遇龍捲風後瞬間傾覆。據瞭解,龍捲風是一種強烈的、小範圍的空氣渦旋,往往是在極不穩定的天氣狀況下由空氣強烈對流運動而產生的,其風力可達12級以上。

2日上午,大陸氣象局派出專家組到長江客輪翻沉江段現場查看。綜合氣象監測、氣象雷達監測資料和現場查看分析,專家認為,事發時段當地出現龍捲風,風力12級以上,龍卷主體位於江面,水準尺度不足1公里,龍捲持續時間約15至20分鐘,屬局地性、小尺度、突發性強對流災害天氣。

——『東方之星』是一艘怎樣的船?

記者從重慶市相關部門瞭解到,失事的『東方之星』客輪是長江普通旅遊客船,隸屬於重慶萬州東方輪船公司,1994年建造,1997年進行了改建,屬於使用15年以上的船,但未到達30年的客船強制報廢年限。

初步核實,船上有456人,沒有超載。據現場救援人員講,船舶應該配備了足夠的救生衣,有些獲救人員出水時是穿著救生衣的。『東方之星』船長76.5公尺,型寬11公尺,型深3.1公尺,核定乘客定額為534人,吃水深度2.5公尺左右,該船共有534個艙位。

行業權威人士表示,從『東方之星』船型設計來看,該船型對風非常敏感,很容易受到風向的影響。據知情人士介紹,該遊船並非豪華遊輪,在業內被稱為經濟型遊船。豪華遊輪的每個房間住兩個人,而『東方之星』分為一、二、三等艙分別住2人、4人和6人。普通遊輪與豪華遊輪相比,在硬體設施、安全性、舒適性等方面均有較大差距,豪華遊輪的抗風性能也更強。記者在各旅遊網站檢索發現,對『東方之星』的介紹為普通遊船。

——沉船是否發出求救警報?
現場海事部門有關專家介紹,『東方之星』翻沉時未發求救警報。

據悉,1日晚22時10分,有海事機構接到『銅工化666』船員來電,該船在長江天字一號北岸因暴雨拋錨,看見兩個人離該船20公尺處往下漂,一個穿救生衣,一個抱救生圈。因風雨太大無法施救,遂報警。接報後湖南方面出動『海巡12215』冒風雨於23時51分救起兩人,兩人告知『東方之星』翻沉。

據交通運輸部海上搜救中心相關人士介紹,按規定,船上應該搭載緊急無線電示位標,在船下沉後,自動彈出浮到水面,向地面站發出求救信號。但該設備本身不成熟,誤報率比較高,這一次可能沒有準確發出求救信號。如果船隻瞬間翻沉,那麼船務人員有可能來不及發出求救信號。截至本社記者發稿,搜救工作仍在緊張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