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之星客船翻沉 72小時全記錄

4日,宜昌,三峽水庫大降出庫流量協助「東方之星」救援。長江水位下降3公尺多,跌至40.14公尺,大面積江灘裸露。

救援72小時

●6月1日21時28分
一艘名為『東方之星』、載有400餘人的客輪,在長江湖北監利段突遇龍捲風瞬間翻沉。

●6月2日一早
根據新京報報導,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代表黨中央國務院、代表習近平總書記急飛事件現場指揮救援。

●6月2日8時36分
客船船底露出水面,沉船處設置沉船標。

●6月2日11時28分
獲救的客船船長和輪機長被公安部門控制。

●6月2日12時59分
3名潛水員下潛到水底,搜救出1名老年女性。至此已救出18人,其中13人生還,5人遇難。

●6月3日8時許
成立臨時指揮部,指揮人員透過潛水員的網路攝影機監看船艙內情況,指揮潛水員在水下開展救援。用這種辦法從沉船裡打撈起5具遺體。

●6月3日21時許
救援人員對船體進行切割,將在船體底部中前部切開一個55公分乘60公分的長方形口子,以便潛水員進入艙體探查。

●6月4日8時
共搜救到79人,14人生還、65人遇難。當日將依次展開三個切割點作業,切割點作業和水下探摸同步進行。

●6月4日上午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聽取了關於『東方之星』號客輪翻沉事件救援和應急處置工作情況的匯報,就做好下一步工作作出部署。

●6月4日18時
遇難人數升至77人,14人生還,仍有300多人生死未卜。

●6月4日19時
『東方之星』輪整體扶正救助打撈方案確定。

●6月4日21時30分
交通運輸部新聞發言人徐成光在記者會上表示,『東方之星』整體扶正全力搜救將連夜進行。儘管經過專家充分研究論證,由於水下情況很難預計,風險客觀存在,但制定方案時已經做出預估,並有相應預案。

●6月4日夜
沉船救援處燈火通明。沉船上方不少打撈人員在探摸鋼絲的固定位置。正式打撈將在5日凌晨1時左右開始,整個過程可能會持續五六個小時。

翻沉72小時後,『東方之星』的航行軌跡,永遠停在了長江水域監利段大馬洲水域。

180名潛水員、202名其他搜尋人員、兩艘500噸級工程吊桿船、1艘160噸級工程吊桿船……24小時不停歇地在水面搜尋和水下探摸。

4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聽取『東方之星』號客輪翻沉事件救援和應急處置工作情況匯報,就做好下一步工作作出部署。

為了沉船救援,長江防總2日上午連發三個調度令。5小時後,三峽水庫下洩流量減少了六成,從1.72萬立方公尺/秒減少至7000立方公尺/秒,降低『東方之星』翻沉段監利水文站水位約3公尺。救援,仍在爭分奪秒地持續。

『東方之星』在幾秒內翻沉

在翻沉2小時23分鐘後,『東方之星』傾覆的消息才被外界所知。最早報警的,是『銅工化666』的船員,這艘運輸危險品的船隻在岳陽的天字一號北岸因暴雨拋錨時,發現了從遠處漂來的『東方之星』船長張順文和輪機長楊忠權。

6月1日晚10時10分,岳陽長江水上搜救中心接到求援電話,當時還沒人意識到,等待救援的,是一整艘船上的其餘450多人。晚11時51分,張順文和楊忠權被海巡艇救起後,『東方之星』傾覆才被外人所知。

長江航務、海事等部門接報後,立即趕赴現場開展搜救,並啟動長江航運突發事件一級應急回應。因現場有大風暴雨,搜救十分困難。此時,距離翻船已過去2小時23分鐘。在此期間,傾覆的『東方之星』沒有向外發出過任何求救信號。

2日凌晨零時30分,在靠近岳陽江南渡口的一邊,隨船的旅行社工作人員江庚被砂石廠工人馮凱敏和工友救起。凌晨4時,船上小賣部的老闆余正瑋在距事發水域15公里外的湖北監利縣復興村江邊,被習慣早起的老漁民王正財救起並報警。

在余正瑋獲救的3個小時後,導遊張輝的雙腳也終於踩上了石頭。落水之前,張輝抓到了一件救生衣,這名43歲的旅行社工作人員記得,船內的每個屋裡都有救生衣,『遊輪也是敞開式的,如果不是幾秒內就翻沉了,應該會有更多人獲救。』

漂流十餘小時的倖存者

2日清晨7時許,根據航道部門掃測,沉船位置確定,事故水域水深約15公尺。8時許,從救援岸邊望向江中,『東方之星』只剩下一條狹長的船底,整個船身已倒扣於水下。

『我還活著。』經過10個小時的漂流,當張輝在電話裡聽到妻兒回應的那一剎那,1日夜的黑暗與恐懼已變成往事。

5月28日,張輝帶領著5名上海協和國際旅行社的工作人員與405名遊客,踏上了『東方之星』號遊輪。1日晚9時過後,風雨、雷電襲來,遊輪在暴風雨下開始傾斜。傾盆大雨迎頭砸下,窗戶劈啪作響,雨水順著玻璃縫隙流進房間內,被子都淋濕了。

『好像碰上大麻煩了。』雖然剛剛帶隊一年多,但張輝每個月都要在這條旅遊線上往返一趟。沒想到一語成讖,半分鐘的時間,船身傾斜近90度。隨後,船翻了。危急關頭,張輝和同事抓起救生衣,從窗戶爬出了臥室,此時水已經沒過他們的脖頸。不會游泳的張輝沒有時間將救生衣穿好,只能緊緊地抓住它,一路漂流。

四周是黑暗與落水者無助的呼喊,一波接一波的巨浪襲來,張輝不知喝了多少江水,但他死死地抓住了救生衣。隨著一艘艘船從身邊駛過,張輝的呼喊已經沙啞,但仍無人聽到,心漸漸沉了下去,接著是無盡的恐懼。

『堅持,再堅持。』張輝一遍遍告訴自己,體力透支,寒冷、飢餓折磨著43歲的他。終於,熬過了黑暗,他看到了陸地。河邊的蘆葦與雜草是他的救命稻草,當他掙紮著爬到滿是石塊的河灘上時,恍如隔世。

當張輝在岸上見到第一個人後,得知自己已經漂流到了嶽陽。他獲救了,已經在電話那頭苦苦等待了近10個小時的妻兒也聽到了他的那句『我還活著』。

17個小時後的第一名獲救乘客

6月2日10時,當救援人員趴在沉船裸露的船底敲擊時,在船中和船尾,共得到3名生還者的回應。但在潛水員到來之前,救援者不敢隨便切割船體。終於,在事故發生約14個小時後,第一批13名潛水員來到現場。

由於船體倒扣時間極短,船艙內形成氣墊層,生還者的希望就在氣墊層裡。搜尋氣墊層中的倖存者,成了潛水員們的首要任務。65歲的朱紅美成了第一個被潛水員救上來的乘客。被救出時,這位來自江蘇的65歲大媽已經在水裡泡了17個小時。

救人的,是海軍工程大學潛水員官東。2日12時55分,官東潛入水下,探測到了沉船右舷傳來敲擊聲。經過偵查,他發現了靠在沉船內的朱紅美。他交給老人一套潛水裝具,教她使用呼吸頭盔,隨後用繩子等工具將老人從水下拉了出來。

『看見我時,她瞬間就哭了。』3日下午,官東這樣回憶看到朱紅美的那一瞬間。官東隨後向甲板上的指揮人員匯報發現了一名被困人員。上方的指揮人員讓官東儘量和朱紅美溝通,讓她情緒穩定。一開始朱紅美情緒很激動,『我和她反覆聊家常,問她是哪裡人,今年多大歲數。』官東說,經過一會兒的溝通,老人的情緒才稍稍穩定。

為了確保老人的安全,官東決定把隨身攜帶的一套潛水服為老人穿上。經過消防隊員的演示及幫助,老人順利穿上了潛水服。此後,3名潛水員合力將老人推出水面。在駛向岸邊的快艇上,朱紅美緊緊握著救援人員的手:『謝謝你們救了我,謝謝救命恩人!』

黑暗中等來的生命之光

隨後,另一名倖存者——21歲的客船加油工陳書涵也被官東救出。客船傾覆那一刻,21歲的船員陳書涵正在船艙底部灌柴油。江水淹沒到了陳書涵的脖子,僅有一點呼吸空間。無盡的黑暗中,他一度絕望等死,最終等來了救援的潛水員。過度緊張的陳書涵無法使用潛水裝備。眼看氧氣越來越少,官東脫下自己的重裝具給他穿上。在另外兩名潛水員的護送下,陳書涵成功獲救。

失去了重裝具的官東,被暗流裹挾至深水區,他徒手從深水潛遊出來,出水後兩眼通紅,鼻腔出血。幾小時內,潛水員們先後下水20多批次,體力消耗極大,但沒有一人卸下裝具,隨時準備再次下潛。

與此同時,在救援地以下兩百多公里的長江沿線,來自解放軍、武警、海事、長航、消防等部門的海巡艇、航標艇、衝鋒舟及漁船全力開展搜尋營救。堤岸上、醫院裡,醫護人員嚴陣以待,全力營救。

一江之隔的湖南傾力救助,江蘇兩千里馳援。2日上午,包括12名潛水員在內的3批17人的潛水工作隊,經江蘇海事局調派,來不及統一集中,分別就地準備,立即出發奔赴長江沉船救援前線。

大雨傾盆,潑在『東方之星』船底上。沉船地點江水渾濁、水流湍急、水下能見度低、客輪情況複雜,但這些都沒能阻擋救人。指揮船『航勘201』上,部長、將軍、救援專家反複推演著新的打撈救援方案。

『平凡的』救援力量

除了專業的救援力量,許多平凡人的善舉也構築了一道『生命之堤』。6月2日凌晨,湖南岳陽市廣興洲鎮洪市村,村民馮凱敏正在冒雨修理裝卸砂石的傳送帶,突然聽到長江中傳來『救命』的呼聲。他立即叫上朋友駕船營救。『他看到我們非常激動,但已經筋疲力盡了,說不出話。我讓他雙手抓著船舷,我和同伴一起將他拉上船來。』馮凱敏說。

廣興洲鎮黨委書記吳國良說,鎮裡12個村,目前每天都有上百名村民自發沿著江邊搜查,希望能發現更多的人。除了村民,戶外救援隊、環保組織等多重民間力量也在行動。民間救援組織藍天救援隊隊員王曉暉接到長江沉船事件通知時,距其婚禮還有3天。他立刻報名從北京奔赴現場參與救援,婚禮只得取消。

『搜救過程不會間斷,救援隊員都是輪番上崗。』藍天救援隊湖南隊的一名負責人說,民間救援力量已經分了幾個小組,為了避免重複工作,按分工,重型裝備在上游搜救,下游以搜江面為主。

『總體判斷沒有生還可能』

6月3日8時,監利附近江面風大雨大。緊靠『東方之星』沉船的航勘201號救援船船頭成了一個臨時指揮部,北海艦隊海上防險救生支隊的指揮人員用水上電視、電話等指揮潛水員在水下開展救援,透過潛水員頭頂的網路攝影機監看船艙內情況。21時40分,救援人員開始對『東方之星』進行切割作業,以便潛水員進入艙體探查。

截至4日下午,針對『東方之星』輪的水面搜尋和水下探摸24小時不停歇同步進行,180名潛水員、202名其他搜尋人員以及兩艘500噸級工程吊桿船、1艘160噸級工程吊桿船投入搜救。

在昨晚的新聞發布會上,交通運輸部發言人徐成光表示,基於近期搜尋結果等,未發現生命跡象,再有生還者的希望越來越渺茫,總體判斷沒有生還可能,所以可以實行扶正。

扶正過程中,首先由潛水員潛入船舶底部,在難船前後套上鋼絲。然後由兩艘浮吊船開展扳正起浮作業。為了保證扶正順利,作業現場4日下午已進行管控,直至難船上游50公尺,下游1200公尺範圍。難船扶正,在兩個起吊船中間和施工區下游50公尺設置兩道攔網。

徐成光稱,儘管經過專家充分研究論證,由於水下情況很難預計,同時水溫條件隨時變化,風險客觀存在,但制定方案時已經做出預估,並有相應預案。在實施過程中出現風險時,各項預案能相應跟上。

船長張順文掌舵七年妻同船工作生死未卜

『東方之星』翻沉後,船長張順文獲救,隨即被控制。記者近兩日走訪該船所屬的東方輪船公司及船長同事、親友,得知張順文已掌舵該船7年,其一同在船上工作的妻子莫斌至今生死未卜。

『東方之星』有船員46名,均為重慶東方輪船公司員工。記者從該公司瞭解到,張順文生於1963年,17歲時進入四川萬縣地區(現重慶萬州區)輪船公司工作,服役的第一艘船是父親退休前擔任船長的604輪。

『為了繼承父親的事業,張順文選擇了水上工作』,退休10年的東方輪船公司員工張女士回憶說,張順文的父親是公司最早的幾十名員工之一,現已亡故。張順文的妻子莫斌也在『東方之星』輪船上當服務員,目前毫無音信。

『他為人老實,待人不錯。』張順文的朋友萬老師最後一次見到張順文,是在自己大姨今年3月去世前的住院期間,『他前後來看望了多次。』

2008年,張順文開始擔任『東方之星』輪船船長。公司運輸部負責船員調度的蘇姓員工稱,自己與張順文相識23年,張順文擔任船長的7年裡,帶領的團隊安全、服務等指標位列公司旗下船隻第一名。2011年,張順文還曾獲得『萬州區個人安全先進』的榮譽。船廠一位修理工說,他在與張順文閒聊中得知,張順文工作過的船種很多,說起船舶運行時總頭頭是道。公司提供的履歷顯示,1984年張順文透過航運學校駕駛培訓,次年轉為舵工,後歷經二副、大副等職,2004年升為船長。

據瞭解,張順文與前妻育有一子,後因感情不和離婚。兩年前,張順文與現任妻子莫斌結婚,一同在『東方之星』船上工作,莫斌擔任客運領班。同事口中的張順文『話不多』、『總是笑瞇瞇的』。一名蘇姓員工稱,張順文工資不高,日常生活簡單。

要不是老伴最後一刻撒手我也許就不在了』

這場劫難,讓58歲的天津老漢吳建強一直沉浸在痛苦中,『要不是老伴最後一刻撒手,我也許就不在了……』吳建強是天津市東麗區人,老伴李秀珍比他小一歲。老兩口在老鄉的鼓動下,與同村6個朋友決定來一次『甜蜜之旅』:12天前,他們坐火車來到南京,登上了12公尺高的『東方之星』。6月1日晚飯前,雖然天氣不好,雨越來越大,吳建強還是給33歲的兒子吳億福打電話報了平安。

晚上9時許,在船艙內的吳建強和老伴都沒睡著,風雨飄搖中,船也開始有些搖晃。9時30分許,躺在床上的老伴拉緊了老吳,老吳則安慰老伴:『放心吧,沒事。』

突然,船身向右側大幅傾斜,船艙裡的床也往一邊滑,更加糟糕的是,此時江水大量湧進船艙。即便如此,吳建強還是沒松開老伴的雙手。船傾斜的角度越來越大,李秀珍被倒下的床壓住了身子,水也到了齊腰深。吳建強使出全力拉老伴,可水讓他使不上力氣。

『撒手!』老伴突然喊了一聲。吳建強一愣,手上勁一鬆,巨大的水流托著他的身子,頂開身旁的窗戶,把他從窗戶擠了出來。而眼前的『東方之星』就在一瞬間,徹底翻轉過來,倒扣在江面上。吳建強回憶,從傾斜到倒扣在江面上,就一兩分鐘。

吳建強稱,與他一起從船上跳入江中的有4個人。遊了十多分鐘,精疲力盡的吳建強終於爬上了岸,而跟他一起跳船的4個人已不見蹤影。

大約半小時後,江中一束燈光照來,一艘運砂石的船隻將吳建強救起。他用船上一個男子的手機報了警。很快,海事局和當地公安部門的搜救船趕到現場,隨後在沉船水域救上兩名男子。


6月2日,救援人員在沉船現場救起一名倖存者。


6月3日凌晨4點50分,一名救援人員潛入水中搜救。


張順文。


58歲的天津人吳建強是被救後第一個報警的,他和老伴及同村共8名老人參加遊船之旅,現在只有他一個人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