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天凱回應「若美艦機逼近南海島礁,中方能否開火」

崔天凱就南海局勢接受《華爾街日報》外事主編霍瓦特專訪。

大陸駐美國大使崔天凱就南海局勢接受《華爾街日報》外事主編霍瓦特專訪。崔天凱在專訪中表示,近來美方對南海局勢做出過度反應,不斷採取導致緊張局勢升級的言行。美方向這一地區派出搭載媒體記者的軍用偵察機,顯然是試圖挑動和加劇緊張局勢。『我們對美方上述過度反應感到擔憂。』

根據中新網報導,外交部網站6月2日公佈了專訪主要內容。全文如下:

霍瓦特:大使先生,感謝你來到《華爾街日報》。本周,美中之間圍繞南海局勢的論戰不斷升溫,主要關於中方在斯普拉特利群島(南沙群島)採取的行動以及美方對此的反應。你認為這場論戰會發展到什麼程度?地區有關各方在這一問題上應採取哪些正確的行動?

崔天凱:首先,我很高興來到這裡接受專訪。也許我們應該先搞清一些基本事實。第一,中方目前所做的事情僅限於大陸主權管轄範圍內的島礁上。我們現在並沒有試圖收回那些被其他國家侵佔的島礁,雖然我們認為這些侵佔是非法的。第二,我們進行的建設活動主要出於民用目的。當然,島礁上有一些軍事防禦設施,但主要功能還是為各類民事需求服務。這些服務不僅提供給中方的船隻,也提供給其他各國船隻,比如海上保護和搜救、氣象觀測、海洋環境保護、漁業生產等等。

第三,近來美方對南海局勢做出過度反應,不斷採取導致緊張局勢升級的言行,我們對此感到很意外。美方向這一地區派出搭載媒體記者的軍用偵察機,顯然是試圖挑動和加劇緊張局勢。美方還發表大量言論,對大陸進行無理指責,並在地區領土主權爭議問題上選邊站隊。這些言行只會使地區局勢變得更不穩定。我們對美方上述過度反應感到擔憂。

霍瓦特:目前美方的解釋是,上述行動是在回應中方採取的被美及有關周邊鄰國感到具有挑釁性的行動。一是中方可能對一些礁石提出領空聲索;二是中方在有關島礁上修建軍事設施,使這一地區軍事化,而這一地區是大陸和多個周邊鄰國之間重要的戰略通道。對一些國家認為大陸正在採取挑釁行動這一觀點,你怎麼看?

崔天凱:事實上,大陸比其他任何國家都更關心南海的安全和航行自由。大陸是世界主要貿易國之一,每年都有大量進出口貨物透過南海航道進行運輸。因此,保持南海的穩定不僅符合大陸的利益,也符合其他各國的利益,除非有人另有所圖。如果有人真的希望看到地區局勢緊張升級,那這種緊張局勢就會被他們當作推進軍事部署、組建冷戰式的軍事同盟、部署新型反導系統的藉口。如果這確實是一些人的真實意圖,那麼他們做的其他事情就順理成章了,其中的邏輯也更加顯而易見。否則,我看不出這些公開表態背後到底有什麼邏輯。

霍瓦特:我注意到大陸外交部官員曾提到美方『另有所圖』。中方是否真的認為美國正以此為藉口加強在地區的軍事力量?

崔天凱:正如我剛剛談到的,維護地區穩定符合包括大陸、美國和地區國家在內的各方利益。但美方目前的所作所為在大陸受到很多質疑。為何美方有這些反應?為何美方反應過度?為何美方派越來越多的軍艦和軍機對大陸進行抵近偵察?美方真實意圖何在?是試圖在亞洲重新上演冷戰嗎?

霍瓦特:中方是否感到美國及其盟友近來採取的行動對大陸形成了包圍?幾件事情我認為你也許會提到,包括日本與菲律賓和澳大利亞提升防務合作等。但這些相關國家都認為他們的行動是對中方加強地區力量投放、航母建造計劃以及聲索更多領海和領空主權的回應。

崔天凱:實際上,我們並不擔心與鄰國的關係。我認為我們與鄰國的關係發展得相當好。比如,我們與亞洲國家的整體關係就非常好,如你所知,最近我們同印度甚至日本的關係都在發展。大陸始終致力於同鄰國發展友好合作關係。使我們感到擔憂的不是我們可能被包圍或遏制,我也不認為世界上哪個國家有能力包圍或遏制大陸。

我們真正感到擔憂的是那些可能對地區以及全球安全造成影響的行動。如果我們繼續放任這種冷戰思維,冷戰就有可能在亞洲重演,亞洲就可能出現如同冷戰時期一樣大國軍事集團相互對峙的局面。出現這種局面對誰有利呢?大陸,美國還是亞洲人民?我認為對誰都不利,因為如果亞洲地區的穩定受到干擾、經濟發展的良好勢頭被削弱、區域經濟合作被抑制,各方利益都將受損。這是非常嚴重的後果。我不知道華盛頓是否認真思考過這些後果。

霍瓦特:你對大陸與鄰國在其他方面友好關係的評價是準確的。但有些時候,正是這樣的友好關係,令那些地區以外看到這一系列紛爭的人們感到困惑:為什麼這些島礁如此重要?相關國家不僅要進行聲索,還要在上面開展建設活動並透過它們來擴大主權聲索?

崔天凱:這些主權聲索和領土爭議由來已久。我認為,如果有關各方都採取建設性姿態,我們是能夠處理或管控好這些問題的,各國之間的整體關係也不會受到干擾。這仍然是大陸的既定立場。但重要的是大國不要採取干涉行動。而更為重要的是行動背後的意圖。那些高頻率、高強度的抵近偵察活動以及所有相關行動背後的真實意圖到底是什麼?我們現在談的不是墨西哥灣,不是加利福尼亞海岸,也不是夏威夷,我們談的是南海,距離大陸如此之近。如果美方沒有任何敵意,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

霍瓦特:我想你知道答案,因為美國同大陸的一些鄰國有盟友關係,他們在本地區也有自己的利益。

崔天凱:如果按照這種解釋,就意味著美國同這些國家的同盟關係本質上是以反華為目的的。如果這些軍事同盟致力於維護地區共同安全並與所有地區國家開展合作,那麼它們就不應該做現在這些事。唯一的解釋就是這些軍事同盟將大陸看作對手甚至敵人。這是最危險的。

霍瓦特:你是否認美國同澳大利亞、菲律賓等國的軍事同盟關係是反華的?

崔天凱:這個問題應該由美國政府來澄清。我認為,採取建立反華軍事同盟的政策只會適得其反,甚至是愚蠢的。

霍瓦特:但我想說,這些軍事同盟確實存在著並相互開展防務合作。這不是什麼新事物,已經存在了很長時間。你使用『反華』這個詞給我的感覺是,你比以前更加認為這種軍事同盟對大陸是一個威脅,或者是在公開場合更視其為威脅。

崔天凱:問題不是我們怎麼看,而是這些軍事同盟怎麼做。它們不應該做那些使大陸人更加確信它們是在針對大陸的事情。我們只看事實。

霍瓦特:美國國防部長卡特呼籲,由於除了大陸之外還有別的國家也進行了填海造地,考慮到當前局勢,所有參與填海造地的國家都應停止建設行動,至少是暫停。請問中方願意暫停或停止建設行動,並就地區局勢進行廣泛討論嗎?

崔天凱:那其他國家過去多年來已經建起來的設施怎麼辦?

霍瓦特:卡特是說各方都停止或暫停建設。

崔天凱:其他國家會將那些設施拆除嗎?

霍瓦特:我想那大概是下一步的問題,對嗎?如果你們各方都能夠坐下來進行討論的話,那將是下階段的問題之一。

崔天凱:美國能做的第一件有建設性的事,就是停止艦機對大陸的抵近偵察。

霍瓦特:如果美方艦機進入這些島礁12海里以內,中方認為有理由對其開火嗎?

崔天凱:同世界上其他主權國家一樣,大陸有自衛的權利和能力。

霍瓦特:我感到,僅僅提出這些問題,就能反映出美中之間的敵意,或者說缺乏互信,至少在海上問題上是這樣。但在其他問題上,如貿易和經濟問題上,美中之間實際上有很多對話與合作。

崔天凱:的確,中美關係之廣,遠遠超出了這些問題。此外,南海問題不應成為中美之間的問題。美國在南海沒有領土主權聲索,為什麼要讓這個問題成為中美之間的問題?正如我此前所指出的,意圖最重要。我們將根據美方的言行做出自己的判斷。我們當然希望同美國發展積極、合作的關係,不僅在貿易、氣候變化、防災等問題上,也包括安全問題。我們願同美方在太平洋、在南海開展良性互動,但這種互動應該是雙向的。中方一直保持著克制,而克制不應是單方面的。

霍瓦特:為什麼你認為美國尋求挑起本地區的緊張局勢?從美方的角度來看,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崔天凱:關於這個問題有一種解釋,儘管我並未接受這種說法,我也希望這不是真的。這種說法是:有些人希望本地區出現緊張局勢,甚至進一步加劇,這樣他們就有理由鼓吹加強軍事部署,建立新的反導系統,加強在本地區的軍事同盟,把大陸限制為一個『內陸』國家。這樣,就會形成一個亞洲版的北約,冷戰就會在這裡重現。有一些人持這種觀點,雖然我對此並不認同。

霍瓦特:大陸是否試圖達成一種平衡,即一方面在軍事上不受制約地投放自己的力量,另一方面避免惹惱鄰國,防止他們聯合起來向大陸挑釁?

崔大使:並非所有的鄰國都這樣。

霍瓦特:一部分鄰國。

崔天凱:對,一部分鄰國。大陸軍力的增長並非由什麼大的戰略驅使,而是由於日益增長的經濟和其他方面的需要。因為大陸正前所未有地融入全球經濟體系。大陸在許多方面擁有更多利益,甚至在遠離大陸的地方。因此,大陸提升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能力是順理成章的事。這樣才能使我們在貿易、能源資源等對外經濟關係方面的利益受到更好保護。

同時,隨著大陸的發展,國際社會對大陸承擔更大國際責任的期待也在上升。我們充分瞭解到這種期待,並為此做好了準備。我認為,人們不應把大陸視作威脅。我們(軍力的發展)是為了滿足經濟發展的需要,也是為了回應國際社會的期待,願意履行應盡的國際義務。這為大陸、美國和其他國家開展合作提供了機遇。世界上還有那麼多問題需要解決,沒有哪個國家可以獨立應對。大陸不行,美國也不行,我們必須合作。

霍瓦特:感謝大使先生光臨並接受採訪。

崔天凱:謝謝。很高興來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