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侄女談家風與家規:伯父不讓我父親當官

周恩來「清廉」總理生涯實物在上海集中展出。

『總理是國家的,不是我們家的。』新中國開國總理周恩來侄女周秉宜4日作客南開大學『公能講壇』,回憶周總理的生活點滴,講述『西花廳的家風與家規』。『伯父和伯母不僅嚴於律己,對親屬們也嚴格要求,這使周家樹立起了良好的家風。』

根據中新網報導,周秉宜是周恩來胞弟周恩壽的三女兒,1949到1968年期間,在中南海與周恩來、鄧穎超一起生活,從小受到他們的言傳身教。一直從事周恩來思想研究工作,有著較高的學術造詣。現為中央文獻研究室周恩來研究會常務理事、南開大學周恩來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

『伯父不讓我父親擔任什麼官職。所以,父親一直就是內務部的一名普通幹部。』周秉宜說,北京解放以後,周恩來就把三弟一家接到北京,原因有二:其一,周恩來的母親臨終前囑咐他一定盡長兄職責,照顧好兩個弟弟;其二,擔心弟弟在天津受到特殊照顧,破壞黨的紀律。『一些領導有意提拔我父親,也都被伯父拒絕了。』

在周秉宜的記憶裡,周恩來工作起來一直沒日沒夜,晚上經常工作到凌晨五、六點,每天只睡不到6個小時。『一到晚上工作,伯母就特別不放心,就怕他坐進辦公室裡好幾個小時不出來。』周秉宜說,周恩來工作起來是不允許打擾的,別人勸他休息,他總是『拖延』。

後來,鄧穎超想了個辦法,她有意讓小孩子進去把周總理拉出來,『強迫』他休息。『如果是兒童,他是不太拒絕的。因此,我那時候比較多的任務是拉他出來去散步。』周秉宜說。

西花廳是總理辦公的場所,孩子們在西花廳生活也有『三大紀律』:保持絕對安靜;周恩來和秘書們的辦公室不能進,不能享有領導幹部子女特殊待遇;不該看的不看,不該問的不問,不該說的不說。

作為總理的侄女,周秉宜從來就享受不到所謂的領導幹部子女『特殊待遇』。她回憶,某年夏天,總理在西花廳接待蘇聯外賓。國務院招待科的工作人員就準備了一桶霜淇淋,用以招待外賓。工作人員看見兩個小孩兒在,就給周秉宜他們一人盛了一小碗。『很快我伯母就知道了,她把那位工作人員嚴厲地批評了一通。以後就再也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我們再也沒吃過那麼好吃的霜淇淋了。』周秉宜說。

周恩來總理還規定,家裡的小孩子上了小學就不能再在西花廳吃飯了,必須去吃大食堂。周秉宜記得,上小學的那年九月,總理的衛士長發給她一個搪瓷缸、一把勺子,給了她兩毛錢人民幣,讓她和哥哥一起到國務院第三大食堂打飯吃。從那以後,除了老家來了親戚外,無論刮風下雨都是如此。

雖然是周總理家的孩子,周秉宜卻不被允許隨便到其他領導家串門、玩耍,就連西花廳的工作人員家也不行。『伯母不允許我們去打擾別人,給人家帶來麻煩。』周秉宜說,小學畢業那年,鄧小平的女兒鄧楠熱情邀請周秉宜去家裡玩。在『請示』了伯母後,按照伯母要求,到中南海大門外,透過警衛通報,請鄧楠出門接到家裡。

『其實,是可以從裡面穿過去的,而且警衛都認識我們這些孩子。可是伯母就是不允許搞特殊,嚴格按照出入規定來辦。』周秉宜談及往事一件件,處處透出『家風正』、『家規嚴』。

周秉宜還一直記得總理曾在一次家庭會議上的表態:『你們不是我的子女。如果是,我會要求得更嚴格。』『伯父伯母為什麼那麼嚴格地要求我們?他們就是想讓我們明白,總理是國家的總理,不是周家的總理,是為大家服務的。』周秉宜表示,因為總理的言傳身教,自己無論什麼時候都提醒自己是個普通人,不能搞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