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之星倖存者:上海去了97個 只剩我一個了

胡堅躍。

54歲的胡堅躍突然『紅』了。在踏上東方之星遊輪之前,老胡還只是一位獨居在寶山區張廟街道呼瑪二村的上海阿叔。可當他6日晚從岳陽乘著高鐵回到上海時,街道、居委會、社區民警…許多人突然出現在了他身邊,親人的笑臉,媒體的攝影機,讓老胡有些眼花。

初衷:母親讓我散心

根據北方網報導,老胡是一個人報名登船的,錢還是80歲的母親墊付。原因是因為老胡一直沒有結婚,老是在房間裡睡覺,母親擔心他會得憂鬱症,讓他去散散心。

一 沉船那一夜

5月28號,老胡從南京出發,同一個艙位裡還有另外三個來自上海的遊客。6月1號晚九點多,江面上風雨交加。老胡嫌悶,看到棋牌室有人正在打麻將,便駐足觀看。

『怎麼他們打著打著,船晃的幅度越來越厲害啦,桌子傾斜幅度很大,連麻將也往下掉了。大家剛想問到底怎麼回事情呢,突然船一下子就往下面翻,水馬上就進來了,我站著的地方靠門口,一下子就被水衝出去了,等我反應過來時,我已經到了江上了。』描述到當晚場景,老胡記憶猶新。

『那個風雨大的啊,我被浪上上下下衝了四次!臉被打得生疼,耳朵裡也進了水。好不容易緩過來點,我就在水面上看,巧了,離我不遠地方居然有兩個救生圈。』老胡說,船沉得非常快,等他在水裡緩過神來,船已經下去了三分之二。

『人都是有求生的本能哦,我把一個救生圈套在身上,另一個套腳上,就浮在江上了。這時邊上游過來一個人,後來我知道他是無錫的,他水性好,朝我遊過來我本能的害怕,我怕他搶我的救生圈啊,還好,他就是一隻手搭著我的救生圈,用腳划著水,沒搶。』兩個人開始在江上漂流,並四處呼救。後來經過了一艘漁船,也是因為它報了警,老胡才得以脫困。

『那個風雨大的啊,我被浪上上下下衝了四次!臉被打得生疼,耳朵里也進了水。好不容易緩過來點,我就在水面上看,巧了,離我不遠地方居然有兩個救生圈。』老胡說,船沉得非常快,等他在水里緩過神來,船已經下去了三分之二。

二 獲救那一刻

『上了船我們才知道,那時是一點多鐘,我們在水裡泡了四個多小時了』老胡說,後來又來了一艘漁船一直守在他們附近。不一會,海事船趕了過來,在漁船的幫助下,一陣手忙腳亂,二人被救上了船。

『當時他們放繩子下來,我根本就爬不動了,我自己都不記得在江裡面泡了多久。他們一個海警下水來,在下面托我的屁股,硬把我托上去了。那時風大雨大的,絕對比現在的救援還要危險!上了船我們才知道,那時是一點多鐘,我們在水裡泡了四個多小時了』老胡上船後的半小時,另一位乘客也被救了上來。

又過了半小時,船長上了船,但船長很快被隔離到了另一個房間。『我們一上來,他們就讓我們把髒衣服脫下來,給我們毯子蓋,給我們熱水喝。船長一上來,濕衣服都沒換,就讓他寫經過,後來就被帶走了。』

之後,老胡被安置到了湖北監利縣一家賓館,當地安排了專人對接,照顧他的起居生活。『你看,我的衣服褲子鞋子襪子都是他們買的,還給我一部手機,讓我給家裡打電話報平安。』

三 上海,我回來了

『社區民警早早將臨時身分證辦好送上了門』『直到他打電話回來,我們才知道發生了那麼大的事,我一開始還想呢,要是死在外面可怎麼好!』

老胡的媽媽告訴記者。老兩口平時住在閔行區大兒子家中,由于老胡住在寶山,雙方之間經常是電話聯絡。街道從電視上看到老胡幸存的消息,通知老兩口會去把兒子接過來,也早早通知了媒體守候。老兩口在家里忙得不亦樂乎。

老胡的媽媽告訴記者。老兩口平時住在閔行區大兒子家中,由於老胡住在寶山,雙方之間經常是電話聯絡。街道從電視上看到老胡倖存的消息,通知老兩口會去把兒子接過來,也早早通知了媒體守候。老兩口在家裡忙得不亦樂乎。

『你看政府多關心啊,我們在電視上也看到趙市長專門去慰問了我家兒子,太感謝了,太感謝了!』老胡83歲的父親胡關寶一再致謝。

來自街道、居委會的慰問品和慰問金也一同送到了老胡父母家,社區民警早早將臨時身分證辦好送上了門,眾人都向老胡和他的家人祝福,說著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來自街道、居委會的慰問品和慰問金也一同送到了老胡父母家,社區民警早早將臨時身份証辦好送上了門,眾人都向老胡和他的家人祝福,說著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四 留下的還有很多

『還有好幾個三四歲的小孩子,好可愛的,另外船上的工作人員,都很年輕,三十出頭。沒了,應該都沒了』當老胡意識到,這次上海去的97名乘客中,很可能就他一人倖存下來時,神情再次黯然下來。

『7日頭七了,你別說,我還真想為他們做點事情,可我不知道能做什麼,能請你們媒體幫我把哀悼送出去麼?其實跟我們一個房間裡的人關係都不錯的,畢竟在一起也玩了五天了,其中有個65歲的,也是寶山那邊的,估計現在應該也遇難了,唉,那人真不錯,還說著等結束時互留位址,下次可以一起玩的。還有好幾個三四歲的小孩子,好可愛的,另外船上的工作人員,都很年輕,三十出頭吧…..沒了,應該都沒了。』

五 母親的心願

『不知道這次回來,能不能找個伴,算了,還是隨他吧』胡堅躍的媽媽王月卿也私下嘀咕。當晚,在接受完媒體採訪後,老胡離開父母家,住到了附近的旅館。

胡堅躍:上海去了97個 只剩我一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