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字幕翻譯的糟心事兒:翻譯20年 一朝背罵名

進口片字幕翻譯那些糟心事兒。

好萊塢超級英雄大片《復仇者聯盟2》五月中旬大陸上映,目前依然雄霸影市。首日即引發的字幕翻譯吐槽奇觀,令譯者劉大勇的英語水準被辛辣嘲諷。其實,每次進口片的字幕翻譯,幾乎都會遭到網友的瘋狂挑刺。

根據北京日報報導,不過,這些背負了罵名的字幕翻譯者也有一肚子苦水,他們在翻譯過程中遇到的那些糟心事兒,也許未必如網友所指斥的那樣簡單。

翻譯大片20年一朝背罵名

作為一部備受期待的超級大片,《復仇者聯盟2》大陸上映遭遇口碑淪陷,最讓觀眾憤怒的竟是字幕翻譯。網友『我叫三顆牙』連發數條微博率先發難,一時引發網友熱議。如片中美國隊長說了一句:『Even if you get killed,just walk it off。』這是他的靈魂格言,意思是『即使是死,也要慷慨赴死』,然而觀眾看到的翻譯為『有人要殺你,趕緊跑』。此外,還有一些眾多網友不能容忍的翻譯,如『I am Ordin’s son』,本意是『我是奧丁之子』,卻被錯譯為『我是奧丁森』。有網友調侃,《復仇者聯盟2》字幕還不如網路軟體翻譯,片中很多對話的台詞本來風趣幽默,卻被譯成了一杯寡淡無味的白開水。

『我叫三顆牙』 挑出一堆字幕翻譯的錯誤後,還在微博上隔空喊話:『八一電影製片廠劉大勇,你四級過了沒?』面對網友的嘲諷,翻譯者劉大勇始終沒有站出來回應。字幕翻譯圈人士透露,年近花甲的劉大勇最近本來身體欠佳,更因《復仇者聯盟2》『字幕門』事件而精神上深受打擊,謝絕了一切對外採訪。網友有所不知的是,劉大勇的英語水準遠超英語四級,屬於譯製片界的一個『元老』,也是一個標竿式的人物,深受後輩的尊重。

劉大勇曾長期在八一廠任職,從事進口片字幕翻譯已達二十多年。當年他譯過《鐵達尼號》《搶救雷恩大兵》等經典之作,近些年也譯過《阿凡達》《綠巨人》和《鋼鐵人》等進口大片,只是好事不出門,一直在幕後默默無聞。他還是圈內有名的打字快手,因此前幾年被國家航天局某單位當作翻譯人才挖走。劉大勇之前翻譯過漫威系列超級英雄大片,對《復仇者聯盟2》中的人物並不陌生,卻不料此次陰溝裡翻了船,一下子暴得罵名。

而字幕翻譯圈覺得他很委屈,更像是陷入了一場預謀之中。《復仇者聯盟2》上映前夕,民間字幕組大神『谷大白話』在微博上透露自己參與了該片的字幕翻譯,這條微博引發網友的一片叫好,影片的字幕翻譯也因而備受關注。影片上映後,『谷大白話』卻迅速撇清,透露說片方沒有採用他的字幕翻譯,於是網友把矛頭對準了劉大勇。『我們事先就知道劉大勇會被罵,因為被他們盯上了。』進口片字幕翻譯者賈秀琰說,這些挑刺者有網路資源,在字幕翻譯員挨罵的網路狂歡中,粉絲量大量增長,而譯者卻有苦難言。

新東方教師王曦衝著字幕翻譯特意去看了《復仇者聯盟2》,他認為一些網友有誇大炒作的嫌疑。『除了無可爭辯的少數硬傷外,透過上下文來理解台詞,感覺劉大勇的翻譯更多是意譯,基本可以接受,不能完全說是錯誤。網友不瞭解美國人用語的習慣,吐槽很情緒化。』他稱,好萊塢大片裡有不少美國流行語,很多台詞在詞典雷根本找不到,語言更新換代是一個難點,對譯者也是一個挑戰。

影評人沙丹雖然覺得《復仇者聯盟2》的字幕翻譯明顯有問題,但也很同情劉大勇,他舉例說,《復仇者聯盟2》裡有一些小粗口,劉大勇以意譯回避了原文的粗俗,卻也被網友炮轟。在他看來,像《復仇者聯盟2》這類爆米花大片,本來就是無腦電影,不需要翻譯得那麼精確,觀眾需要體諒譯者的不易,沒必要死死揪住幾處翻譯的硬傷。這類視覺特效大片跟文藝片不一樣,後者的台詞要翻得傳神,更講究些。

10天譯兩萬字難免出糙活兒

身為一名字幕翻譯的老將,劉大勇慘遭滑鐵盧,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八一廠譯製部主任王進喜在解釋出錯的原因時說,『漫威的東西不好翻,需要查閱很多資料,《復仇者聯盟2》台本有兩萬多字,對劉大勇來說確實有難度。』他提到,現在的譯製片時間緊、流程任務重,《復仇者聯盟2》出現翻譯問題,讓劉大勇一個人背負罵名,實在太委屈他了。

此次因為身體原因,劉大勇沒有進入八一廠錄音棚,英文臺本和翻譯稿都是在家透過網路進行接收和傳遞的。王進喜說,從接到專案到最終操作完成,他們的譯製團隊可用的時間只有不到20天,刨去傳送影片畫面的一天,交稿的一天,剩下不到18天。這期間,他們需要完成翻譯、導演找配音演員、錄音、對口型、混錄等若干個環節。劉大勇本人從臨時接到任務到最終完成兩萬字的臺本翻譯,只有不到10天時間。

因為譯製環節太多,劉大勇在翻譯時甚至不能進行全文縱覽式的翻譯。為了高效完成工作,《復仇者聯盟2》翻譯採用的方式是翻一段製作一段,也就是說一共分為七本臺本,每本20分鐘,翻完一本直接交稿。全部翻譯完成後,片方沒有給劉大勇本人留出核對時間,就把翻譯文稿拿走製作中文字幕去了。『為了趕時間,錯誤不可避免地出現了。』譯製片評論員陸柏宇說。

現在為了做到與北美同步上映,進口片譯制時間普遍偏短,尤其是分賬大片,譯製方一般在上映前一個半月才拿到劇本和音像素材,接著利用20天左右的時間,完成翻譯、配音、審核等多個流程,其中留給翻譯的時間很短。『翻譯時間緊,也是片方決定的,好萊塢大片拍完後經常有細節改動,有些地方直到臨近上映才最終定下來。』賈秀琰無奈地說,有時候最後敲定的台本,跟初稿差別挺大,中間譯製導演也會根據臺本調整一些台詞。她在翻譯進口片《魔境仙蹤》時,在短時間內既要提前看原著小說,還要把約定俗成的人名、稱謂逐一弄清楚,工作量不小。翻譯完成後,片方一般會有人把關,校對中文翻譯字幕。

為了防止盜版,好萊塢片方除了儘量拖延給中方劇本和音像素材的時間,交給譯製人員的拷貝也採取了五花八門的防盜版措施。有的片子畫面是黑白版,有的片子畫面有紅線幹擾,還有的片子畫面上只有嘴巴,沒有人物,根本看不清。

上譯廠老導演曹雷譯製過《鋼鐵擂台》,她抱怨說,美國片方為防盜版,拷貝畫面上打滿字幕,看不清人物,角色口型都看不清。『兩萬字的劇本,一個禮拜就要譯完,之後三天要做好口型,再進棚錄三天。』她吐槽,這麼緊迫,沒法把譯製片當藝術來做,就是一個流水產品,把字幕、聲音素材堆上去就算了。

而在觀眾懷念的譯製廠黃金時代,流程非常嚴格。上譯廠老導演孫渝烽回憶,當初上譯廠有一整套譯製流程,正是這些保證了譯製片的高品質。一部電影到了,翻譯、導演、演員、錄音等先一起看一遍,根據各自的業務瞭解這部電影,然後分頭準備。劇本翻譯要有味道,不是簡單的書面翻譯,台詞要口語化,生動、流暢,跟角色口型符合,起碼需要半個月左右時間。『以前把電影當藝術品來做,現在當商品來做。』影評人韓浩月說,現在的譯製片缺少一套標準翻譯流程,《復仇者聯盟2》就是明顯缺乏把關,才出現一些低級錯誤。

譯製費用低全靠愛好支撐

《復仇者聯盟2》的大陸票房到目前已突破14億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其實劉大勇拿到的翻譯費不到四千元。雖然進口大片的票房動輒超十億,但無論多賣錢的片子,譯製費也就區區5萬元。這5萬元的譯製費,包括製片人、導演、翻譯、錄音師、配音演員等所有人的費用。『費用很低,打擊了譯製人員的積極性。』上譯廠配音演員吳磊說,像上譯廠一年也就接手25部左右的譯製片,光靠這個收入都沒法維持開支。

一度被誤傳為劉大勇學生的賈秀琰,之前也因字幕翻譯多次被推上風口浪尖,還被網友傳聞為靠潛規則上位。『網友以為從事字幕翻譯有多大的利益,其實每年的進口片數量就這麼多,這個行業不構成產業鏈,根本就沒有什麼名利。』她笑道,十幾個人分這麼一點錢,大家出於愛好才來做的。字幕翻譯員都很低調,大家經常會彼此鼓勵,把壓力儘量化作動力。像劉大勇做了二十多年翻譯,之前也沒有被關注過,只是現在突然被揪出來了。

長期從事外國片策展的沙丹深有體會,他感嘆翻譯人員不容易,掙不了多少錢,很多時候網友吐槽很簡單,但去做的時候就會發現,這是一個很雞肋的事情。大陸人都要看字幕,但是沒有人願意去做這個工作。上譯廠導演狄菲菲也說,現在有一句台詞沒有翻譯好,大家就把這個翻譯者全盤否定了,對堅守在這個崗位上的翻譯者很不公平。

既然從事字幕翻譯吃力不討好,有網友質疑為什麼不讓民間高手來義務參與呢?『我叫三顆牙』就稱自己分文不取,也願意接受進口大片字幕翻譯任務。但問題沒這麼簡單,『進口大片保密性強,一旦洩露責任重大。像《復仇者聯盟2》上映前,翻譯員可以提前看到片子,要是在網上洩露劇情怎麼辦?中影因此只會找信任的人去做,八一廠、上譯廠等四家隊伍都是法人單位,至少能確保影片不洩露。』中影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說。

此外,民間字幕翻譯雖然活潑,但也未必適合進口片翻譯。王曦就參與過民間字幕組,他直言,民間字幕組翻譯的確很鮮活,但讓他們來翻譯進口片,也可能會出問題。民間的影片字幕翻譯沒有相關部門審查,可以隨便搞笑沒節操。影院公映的進口片不同,字幕翻譯必須經過審查,會自覺過濾掉一些髒話,一些政治人物和敏感詞也要回避。民間字幕翻譯的句子沒有長短限制,影片上甚至打括弧注釋,而進口片字幕不可能加注解。

發行方應更重視翻譯環節

目前國內從事進口片字幕翻譯的單位並不多,共有長影廠譯製中心、中影、八一廠和上海譯製廠四家隊伍。上譯廠配音演員吳磊透露,上譯廠是國內唯一保有『譯製廠』編製的單位,有兩名專職翻譯人員,還養著錄音師、譯製導演和配音演員,譯製團隊非常固定。而八一廠、中影並不養專職翻譯、專職導演和配音演員,翻譯成員都是兼職,由媒體人、大學老師或者電影公司內部人員組成,經常參與翻譯的也就六七個人。

八一廠近兩年參與進口片翻譯比較多的也就是劉大勇和賈秀琰。作為劉大勇的後輩,賈秀琰曾是八一廠的宣傳人員,本科學的是中文,英語也還不錯,於是被王進喜發掘,成為一名字幕翻譯者。賈秀琰的專業水準並非如網友嘲弄的那樣不及格。她於2006年進八一廠,得到過劉大勇的指點。『雖然不是專職翻譯,但平時我一直也在做翻譯工作。』她說,進口大片數量有限,自己總共翻譯過五六部進口大片,不太可能專職翻譯大片,還會做引進買斷片的字幕翻譯。

其實,之前很長一段時期,進口片字幕翻譯並未引起詬病,翻譯者乏人關注,直到2012年上映的《MIB星際戰警3》打破了這一局面。『難道你就不擔心這路邊攤兒上的東西用了地溝油或瘦肉精?』『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片中英文台詞被譯成了高度『大陸化』的中文字幕,引發網友熱烈吐槽,賈秀琰也成了網路『紅人』。之後,她翻譯的《環太平洋》《星際異攻隊》又遭到網友的炮轟。雖然屢惹爭議,但片方卻並未棄用賈秀琰,甚至讚賞她的天馬行空式的翻譯。索尼公司總監、大陸區發行方張苗就稱,使用網路流行語和古典詩詞是大膽嘗試,目的是讓廣大大陸觀眾看懂電影。

當前大陸電影市場,進口片都由中影和華夏兩家公司壟斷發行,進口片的字幕翻譯交給誰來做,不是由好萊塢片方說了算,而是由中影進出口公司說了算。中影會把字幕翻譯任務分配給這四家譯製單位,一般來說,根據片子類型來決定誰來翻譯,八一廠適合翻譯科幻、戰爭大片,上譯廠適合翻譯劇情片、科幻大片,長影廠適合翻譯南韓片、動畫片。其中,進口系列片會考慮延續性,像《魔戒首部曲:魔戒現身》系列、《飢餓遊戲》系列和漫威系列一直都由八一廠翻譯。

不出意外的話,進口片字幕翻譯仍將由八一廠、上譯廠等四家攬活,翻譯品質短期內仍將難讓所有網友滿意。『不能把責任簡單推到翻譯者頭上,更多的是發行方缺失責任心。一部大片的票房一二十億,為什麼不多投入一點時間和金錢來做翻譯?』影評人韓浩月認為,他們就沒把批評當回事,根本不重視翻譯環節。如果發行方提前讓粉絲看一遍影片挑挑刺兒,完全可以避免出現字幕錯誤,然而他們為了搶上映時間,根本不願意這麼做。吳磊也有同感,他覺得如果時間充裕、價格提升,進口片翻譯肯定會做得更好。

記者觀察
速食時代出精品
如緣木求魚

今天是一個速食文化盛行的時代,各種山寨貨、抄襲品層出不窮,要求進口片字幕翻譯做成精品,無異於脫離現實大環境。客觀地講,進口片字幕翻譯雖然屢遭詬病,但其翻譯錯誤比例相比於其他行業來說並不算高,翻譯質量整體上過得去,翻譯人員也並非爭名奪利之輩。比如在圖書翻譯行業,剪刀加漿糊、東拼西湊的現象,早已不是新鮮事,還鬧出過把蔣介石翻譯成『常凱申』的笑話。字幕翻譯不盡如人意,讓翻譯人員背負所有罵名,確實顯得不夠公平。

進口片字幕翻譯成為輿論焦點,跟自媒體的興起不無關係。新影聯總經理周鐵東曾長期任職於中影進出口公司,他坦率地說,過去譯製片是配音版,觀眾也聽不到原聲,翻譯是可以藏拙的。即便是原聲字幕版,過去發行的拷貝也有限,字幕翻譯不太受關注。正如周鐵東所言,現在資訊發達,懂英語的觀眾很多,原文曝光給所有人,翻譯不可能藏拙了,億萬雙眼睛都盯著這個事兒,網路的傳播是病毒式的,根本藏不住。有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每一個人都是批判家、評論家,對字幕翻譯的監督、挑刺,可謂無所不用至極。這一方面增大了翻譯人員的壓力,另一方面也是好事,督促翻譯朝更好更規範的方向發展。

不管是英文譯成中文,還是中文譯成英文,字幕翻譯實際上涉及到跨文化移植的問題,而不是簡單評論對與錯。周鐵東認為,學語言必先學文化,語言是文化的載體,語言是個符號,如果你對背後的文化沒有瞭解,望文生義的話肯定會貽笑大方。比如大陸人見面打招呼說『你吃了嗎』,要是直接翻譯成英文字幕,那就鬧笑話了。就拿《復仇者聯盟2》來說,字幕翻譯人員要想翻譯出高品質的字幕,必須要瞭解漫威文化,還要瞭解當下美國流行語,否則,很難譯出臺詞中一些很微妙的意思。

周鐵東打了一個比方,大陸人吃魚喜歡吃帶刺的全魚,但是外國人吃魚不願意吃帶刺的,他們吃魚片、魚丸或魚排。字幕翻譯也是這樣,要把那些文化魚刺給剔除,才能讓別國文化的觀眾理解。比如美國版《一代宗師》在一些挑剔的影評人看來,簡直是一個被屠宰得慘不忍睹的版本。畫面被重新剪輯和刪改,增添了畫外音和字幕解說,那些貫穿始終的人物識別說明,就好比幼稚園阿姨在不厭其煩地教小朋友如何看圖識字,生怕美國觀眾不明白。這類字幕翻譯要是放在國內,也必然引起影迷炮轟。有時字幕翻譯是兩難之事,照顧了大多數普通觀眾,可能資深影迷又不樂意了。

能讓大家都滿意的高品質翻譯,往往需要神來之筆,在跨文化移植中找到最佳銜接點。周鐵東舉了一個例子,一部英文動畫片裡一隻螞蟻背著一隻田鼠,田鼠說了一句:『Be careful!I am a lady of immense refinement。』意思是『小心,我是一個非常優雅的女士』,但螞蟻一抬頭,不小心把田鼠摔了。田鼠壓在螞蟻身上,螞蟻就說了一句:『Yes,very immense。』如果照原文直譯,幽默效果就出不來。後來這兩句被譯成:『小心點,我可是個大家閨秀呀。』『是夠大的。』就巧妙地把不同文化的幽默銜接起來了。只是,這種字幕翻譯費心勞神,當下的客觀環境哪有時間讓你琢磨,能直譯出來就不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