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服刑犯妻子為救重病女兒 承諾免費打工20年

劉剛容和她的雙胞胎女兒。

在瀘州有這樣一對形影不離、十分默契的雙胞胎姐妹,你尿床我也尿床,你感冒我也感冒,你痛苦我感同身受,你被欺負我來討回公道。但這樣一對乖巧的雙胞胎姐妹,卻因為妹妹患上惡性腫瘤,也許不能再一起玩鬧。

根據華西都市報報導,面對女兒遭遇的疾病和自己難以承受的高昂醫療費用,雙胞胎的媽媽瞞著在監獄服刑的丈夫,向社會求助:如果有企業或者好心人願意資助女兒治療,她願意為他免費工作20年作為回報。

堅強的媽媽
生活的磨難丈夫仍在服刑 女兒生病入院

家住江陽區金銀街的劉剛容,和丈夫2010年結婚。第二年,雙胞胎女兒降生,一家人充滿了喜悅。『老公對家庭很負責,平時用長安車跑跑業務。因為要照顧女兒,我去(2014)年才開始上班。』劉剛容說。

然而,去年11月份,丈夫給朋友幫忙時引發糾紛,被判入獄三年,這讓劉剛容難以接受。今年5月1日,小雙出現聲音沙啞,開始以為是感冒,吃了藥不見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呼吸都十分困難。5月11日,到瀘醫附院檢查出『舌根及喉部新生物惡性腫瘤』,為此劉剛容不得不放棄工作照顧女兒。5月15日手術後,醫院建議轉到重慶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

媽媽的決定
為救寶貝女兒 願免費打工20年

接連的打擊並沒有擊垮堅強的劉剛容,六一兒童節這天,她帶著小雙來到重慶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檢查結果和之前一致。『這裡的醫生告訴我,這種腫瘤比較常見,採用綜合性治療治癒可能性非常大。』劉剛容聽後很高興,但當她知道治療費用後,又犯起愁來。『一個療程要七八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兩三個療程孩子適應以後,才可以轉回瀘州。』

前期的治療,已經花光了所有的積蓄,後期還需要幾十萬元的費用。『我沒有理由放棄,治癒希望很大,孩子又那麼乖巧,兩姐妹不能少了一個。』劉剛容雖然意志很堅定,但現實壓力讓她束手無策。

經過考慮,她決定向社會求助,但是她的求助方式很特別。『如果有企業或者好心人願意資助女兒治療,我願意為他免費打工20年作為回報。』劉剛容認為,只要能救女兒,一切她都願意嘗試,但為什麼是免費打工20年呢?

『根據醫生的說法,我算了一下,一個療程七八萬,最多四五個療程就可以治癒,總費用在 40 萬左右。而按照每個月2000元左右的工資計算,一年就是2萬,20年就是40萬,就可以償還好心人的資助。』劉剛容告訴華西城市讀本記者,這相當於是預支20年的工資,先為女兒治病,以後再慢慢打工償還。

堅強的背後擔心影響丈夫 默默承擔一切

劉剛容做的這一切,都是瞞著丈夫的。『他比我還愛孩子,如果聽說孩子得了重病,害怕影響他服刑。』劉剛容說,丈夫很喜歡孩子,有時孩子調皮,她打罵她們,丈夫都會不高興,阻止她。

而對於免費為好心人打工20年的這個決定,劉剛容認為丈夫會支持她,『因為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只要能救孩子,他就應該會支持。』目前,劉剛容希望丈夫能夠早日服刑完畢,一家團聚。

可愛雙胞胎
形影不離的姐妹倆那些有愛的互動和默契

當記者來到劉剛容家時,她才剛把大雙從外婆家接回來一會兒,家裡比較簡陋,桌子傢俱都有些陳舊,只有兩姐妹的房間佈置比較新。

兩姐妹幾乎形影不離,做什麼都一起。大雙寫字,小雙也寫字;大雙玩水,小雙也玩水;拍照時,兩姐妹也會擺出相同的pose。『妹妹,你好美哦!』大雙一句話,把大家都逗笑了。劉剛容也對記者講起一些兩姐妹的趣事。

一起尿床 一起感冒

劉剛容介紹,兩姐妹幾乎24小時都在一起,都喜歡唱歌、跳舞。『以前一兩歲,還要尿床的時候,兩姐妹都步調一致,一個先尿床一兩分鐘,另一個就又尿床了。』而兩姐妹生病也是一起,經常是一個先感冒,第二天另一個就感冒了。

相互配合 一起調皮

兩姐妹幹『壞事』也會一起,還懂得配合。『和小區的小朋友搶東西吃時,其他小朋友就會把手背起來,兩姐妹一個在前,一個在後,前後夾擊,搶到了就平分。』

你被欺負 我來報仇

『你被欺負了,我幫你報仇。』有一次,妹妹被其他小朋友打了一巴掌哭了。姐姐見狀,走過去就打了那個小朋友,回來還哄妹妹說『別哭了,姐姐幫你打了他』。還有一次在親戚家,兩姐妹和另一個小朋友玩麻將,結果那個小朋友掐了姐姐一下,然後兩姐妹就把麻將砸了過去。

妹妹生病 姐姐心疼

劉剛容回憶,5月15日手術後,妹妹進入重症監護室,姐姐想進去看妹妹沒被允許哭得很傷心,醫護人員見狀只好讓她進去。『她進來後,牽著妹妹的手,看著妹妹插了管輸液,又不能開口說話,又哭了起來,妹妹也跟著哭了。』

因為生病,本來性格溫柔的妹妹變得有些煩躁,但是姐姐來了,她就會很高興,也很安靜。『姐姐還給妹妹餵飯,還知道吹冷了之後再餵。』

雙胞胎女兒
雙胞胎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