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17歲少女愛上40多歲毒梟 開豪車為其販毒

她為情替毒梟販毒。

留守家庭長大的17歲少女小路,因與年逾四旬的毒梟『秋哥』產生戀情,甘願鞍前馬後為毒梟販賣毒品,並成為這個特大毒品販賣網的核心成員。最近,東莞市高埗公安分局破獲了一宗特大武裝販毒案。該團夥構成『金字塔形』架構的四級毒品銷售網路,販毒範圍涉及廣東、重慶、湖北等多省市。警方共抓獲團夥成員19名,繳獲毒品冰毒40多公斤,麻古300多粒,仿『六四式』手槍1支、子彈8發,查扣涉案賓士等豪車6輛。

少女開著大奔販賣毒品

根據羊城晚報報導,本宗特大販毒案的線索,來源於一宗較小的吸毒案。今(2015)年3月,東莞高埗警方在日常排查中抓獲吸毒人員熊某。據其交代,毒品來自該鎮振興路一名叫『古董』的男子。『古董』在當地一直遊手好閒,是典型的街頭混混,『難道他轉型做毒品了?』警方馬上成立專案組進行調查。

透過順藤摸瓜,警方又找到了『古董』的上家小華以及小華的上家小路。令警方驚愕的是,這名出貨量很大的上家小路,竟然是一名年僅17歲的女孩。

經查,小路來自廣西,獨自一人住在東莞長安鎮的一間普通公寓裡,卻開著一輛大奔。每次出去交易,小路都開著豪車招搖過市。她有多名下家,通常與下家在酒店的停車場或偏僻的路邊進行交易,『就好像香港大片中的交易場景,一般就是在兩車會車時,小路將裝著毒品的手提袋扔進對方的車中,全過程僅需短短幾秒鐘,交易過程中也不收取毒資。』

辦案民警說,看上去交易手法很老到,但經過偵查,發現小路的毒品來自陸豐市一名叫『二哥』的男子,該男子每半月都會批量將毒品運至東莞,在長安的高速路邊與小路完成交易。隨後,小路將毒品運至長安鎮一商住大廈的房間存放。這間存儲毒品的房間,是小路租賃的,只存放毒品不住人,有下家要貨時再來取。

幕後老闆從不碰錢沾毒

年僅17歲,原本是花季的年齡,小路不可能是這個販毒網路的大老闆!辦案民警斷定,其幕後一定還有黑手。果然,經過一段時間的跟蹤,民警發現小路的行蹤頗蹊蹺:她每隔一段時間都會駕車出一次遠門,之後銀行卡都會有一筆10萬-20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款項存入,但隨即又會轉出;這些錢又透過幾個中間帳戶中轉後,最後轉入一個帳戶。民警透過這個最終帳戶,找到了取款人,並在ATM機上調取取款影片。

然而,讓警方迷茫的是,這些中間帳戶都是用其他人的身份資訊開設的,與秋哥本人並無聯繫,只有最終取款帳戶的開戶人是秋哥妻子的一個親戚。更重要的是,警方跟蹤後發現,秋哥與小路平時接觸很少,他本人既不接觸毒品,也沒有直接收取毒資,這與其他毒梟要麼控貨要麼拿錢的做法很不相同。秋哥到底是何方神聖?他究竟是不是幕後老闆?

酒店交易時被一網打盡

轉機終於在今年5月14日出現。當天,專案組發現秋哥住進了長安某酒店,小路到存放毒品的房間拿貨後,也來到了這家酒店。『應該是秋哥讓小路拿毒品到酒店和下家交易。』專案組認為抓捕時機成熟,決定收網。

當晚10時許,東莞市公安局高埗分局組織60多名警力,兵分多路,對前期摸排的5個鎮街、12個監控點實施統一抓捕,這些監控點均為警方前期掌握的秋哥的下家。

辦案民警介紹說,當晚小路將車停在酒店停車場後,拎著一個很重的手提袋進了秋哥的房間,民警立刻進入酒店將三人抓獲。但令民警驚奇的是,小路的手提袋裡裝的並不是毒品,而是她自己換洗的衣服。最後,民警在小路的車上搜查出了1.5公斤毒品。原來,小路這次是準備幫秋哥運送毒品去重慶,去酒店只是和秋哥道別。

警方當日共抓獲團夥成員19名,繳獲毒品冰毒40多公斤、麻古300多粒,毒資20多萬元,繳獲仿『六四式』手槍1支、子彈8發,查扣涉案賓士等豪車6輛,及假員警證、車牌、手機及銀行卡等物品一批。經審訊,12名犯罪嫌疑人對違法犯罪行為供認不諱。

為降低風險開大奔販毒

秋哥今年40多歲,已有妻子和孩子。去(2014)年年底,經朋友介紹,他認識了17歲的少女小路。小路父母長年在外打工,她從小由爺爺奶奶帶大,剛滿16歲就來到東莞打工。兩人很快發展成情侶關係,但據說又很快分手。『分手原因不得而知,但感覺得出來兩人感情很好。』辦案民警到看守所提審時,秋歌還一味打聽小路的情況。在被抓之初,小路情緒波動很大,為了保護秋哥,她將所有罪名都攬在自己身上。

然而,秋哥卻是一個心思縝密的人,一直躲在隱蔽處,自己從不經手毒品和毒資,只是透過電話聯繫買家,再由小路和另外一名下家小劉負責販毒。從陸豐運送毒品來莞的『二哥』是秋哥的堂弟。小劉負責省外交易,他駕車往重慶、湖北等地,只要到酒店開好房,將房號告訴秋哥。隨後將毒品放在房內,房卡放在『請打掃房間』的牌子後面然後離開,馬上就有下家進入房內取貨。秋哥按每次交易4萬-5萬元支付給小劉勞務費。

小路主要負責省內交易,偶爾小劉有事,才由小路代他運輸毒品到省外。雖然和秋哥已不是情侶關係,但小路對秋哥依然情深義重,她從今年年初開始幫助秋哥販毒。秋哥要按給小劉的報酬支付給她,可她拒絕了,她每個月只收取幾千元的生活費。秋哥為了補償小路,特地買了一輛大奔給她,而自己只是很低調地開一部豐田轎車。除了感情之外,秋哥在被審時坦言,『開豪車上路,也是為了降低被員警查車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