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香港底層民眾的真實生活 住棺材房街道髒亂

香港底層民眾的真實生活。

香港是亞洲繁華的大都市,是國際金融中心之一,開放、多元、美麗,具有東方之珠的美譽。每當夜色降臨,燈光璀璨、景色迷人,令人嚮往,讓人沉醉,是多少人夢中的天堂。可是,生活在其中的人們並不都覺得她是天堂。

香港底層民眾蝸居『棺材間』

根據鳳凰網報導,香港的生活成本居於世界最高之列,對處於收入底層的人來說,這是一個巨大且日益增加的負擔。由於租金越來越高,在這裡板間房和籠屋十分常見,住客不能在房間站或坐,必須躺著,出入也要像動物般爬行。據港媒14年報導,在香港至少有17萬人居住異常狹小的隔間公寓裡,被外媒戲稱為『鞋盒』或者『棺材』。

香港租金越來越高,然而貴的並非山頂豪宅,反而是最貧窮地區深水埗。在這個區內板間房和籠屋已非新鮮事,最荒謬的是一個板間房再井字形分成六間如棺材般小房。住客不能在房間站或坐,必須躺著,出入也要像動物般爬行。而棺材房的始作俑者每月收入高達二十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為了讓租金實現最大化,香港的房東建造了所謂的『棺材房』。這種木板房空間極為狹小,只有1.4平方公尺,每月租金1450港幣。

見証最真實的一面 圖揭香港底層女人的生活

春秧街:香港最真實的街道

春秧街的街道雜亂且潮濕,偶爾還有古老的有軌電車穿街而行,街道的兩旁幾十年前的堂樓下邊,是一家家小店,衣服、襪子、鞋帽,南北水果、海產﹔閩南地瓜、花生、柑桔,牛羊豬肉、雞鴨,海鮮,應有盡有。如果不是賣主的口音,我真覺得是在北京的哪個農貿市常這就是春秧街——北角的地標,據說也是港島變化最小,最能反映香港平民生活的街道。朋友調侃說,想要看看香港最真實的一面,春秧街是最佳的去處。

春秧街的歷史,與大陸移民浪潮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二戰後,大批來自上海的新移民湧入香港。他們大都聚集在渣華道、春秧街和馬寶道一帶。當時的北角是上海新移民居住地首選,上海人帶來上海菜館、美容店和理髮店。不但令北角的人口漸漸增長,更將上海的各類文化,包括娛樂、飲食、印刷等帶到這裡。那時盛行於香港的上海理髮店布滿北角,春秧街的雜貨店隨時可買到上海日用品。

見証最真實的一面 圖揭香港底層女人的生活

據說,在月園遊樂場入口處還經常有一位阿婆用上海話大聲叫賣白蘭花和夜來香。那時在北角,到處均能見到上海的景、體味到上海的情。因此,北角得到了『小上海』的稱號,而上海文化也由此逐步輸入香港,尤其是各種娛樂文化更是深深影響了香港人的生活方式。

70年代以後,北角一帶變為大陸福建籍移民聚居的地方。成千上萬的福建老鄉從貧瘠的鄉下湧來,在月明樓、皇都大廈、南天大廈、新都城的親友家裡落腳。這些大廈都有不同方向的入口,天井昏暗,因為樓面廣大,街道七折八拐,幾乎就是那種可以打城市遊擊戰的地方。而這裡的福建人,又以來自福建晉江人數最多。

他們與海外閩籍的鄉親一樣,後到的投靠早到的,紮下根的幫助無處落腳的,開店辦廠的拉扯找不到門路的。北角慢慢地成為他們的聚居地。福建人也慢慢的取代了上海人,成為北角最多的外省人口,人們慢慢又把『小上海』改叫成『小福建』了。

隨著改革開放的步伐,這裡又逐漸被浙江人所取代,路邊的小百貨也大多為浙江產。比較搞笑的是,在一個攤檔前,一個小老闆故意把包的品牌寫成LU,與LV很相近,與國內的假名牌市場沒有什麼區別。

在香港工作的朋友說,北角之所以成為新移民聚居的地方是有理由的。它缺乏鮮明的香港風格,建築物呆板,電車笨重陳舊,市容也較混亂骯髒,租金自然比較低。在香港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房租是很昂貴的,也是新移民剛到香港時比較難以適應的。

如果你問問從大陸到香港永居的人,很多都曾經在這裡居住過,這好像成了一個定律。新到香港的大陸人最先到這裡落腳,等逐漸適應了香港的生活,融入香港人圈子,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然後離開這裡,到更好的區域租房或者買房居住。

住在這裡的人也遠不如中環尖沙咀的白領們那麼時尚,連百貨公司的貨物都便宜一些。這一切使初到貴境戰戰兢兢的新移民們少一點自卑,多一點安全感。大家都是新移民,都夠土,都囊空如洗。大家都立志瘋狂掙錢,對將來都有無限的憧憬。

見証最真實的一面 圖揭香港底層女人的生活

大陸女教師悲慘的香港生活

黃雪珍,她在大陸原是小學教師,為了與香港的丈夫團聚,九四年被迫放棄優差帶著女兒來香港,零一年搬入天水圍天澤村,開始一段每況愈下的工作生涯。『換了個地方,換了個人』,她無奈地說。

認識黃雪珍,才知道香港的勞工問題如此嚴重,付出勞力專區工資的,比伸手乞錢的更沒尊嚴。來港第一天,她踏入丈夫在上水的鐵皮屋,就知道他根本沒有能力養活一家人,所以她一到剛就開始工作。最初在工廠刨木,在絲印廠印T恤,回歸前後世道較好,她在一間瓷器鋪當推銷員,做了五六年。可惜公司業務北移,她資歷高,零四年四月被裁員。

禍不單行,當送貨司機的丈夫同時失業,兩個子女正念中學,每天都要用錢。她開始發狂找工作,否則一家人吃飯都有問題。

吐露心聲:後悔來港

對工作,黃雪珍從來不挑剔,但她做的都是極易被取代的工作,毫無議價能力,所以工資低之餘,她也要人氣吞聲。得罪了外判商,她便再無工作機會。

她後來告訴我們,她在廣東從化原來有師範畢業程度,是個小學教師。在大陸是個公務員。跟她一起入職的同事現在都已經退休領長糧了。丈夫是同鄉,根她父親相熟,她覺得丈夫為人老實,便下嫁了他,當時並沒有貪圖他是香港人,她也從不想來香港,。生下一子一女後,丈夫老是催他來港,連大陸戶口都給登出了。那是九四年,她帶著子女,無奈過境。

見証最真實的一面 圖揭香港底層女人的生活

見証最真實的一面 圖揭香港底層女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