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大陸/鬼吹燈的精絕古國在哪 尋找新疆神秘的失落古城

尼雅古城。

小說裡面描寫的最多就是關於西域那一塊神秘的土地了。千百年來,西域各種繁華已漸漸沒落,悄無聲息。人生無常啊,多少繁華不過眼前塵埃,盡付笑談中。西域裡失落的王國又有多少呢。

樓蘭故城

根據優遊攻略報導,在古代這裡曾是一個水草豐茂、地勢平坦的地方,西元前後曾有過一個繁華的樓蘭國,它是當時聞名遐邇的絲路重鎮,可是到西元4世紀前後,這個曾經名噪一時的國家卻突然神秘消失了,只留給人們無數未解之謎:曾經繁華一時的樓蘭為什麼會變成這般荒涼?一個王國為何會一夜之間消失?樓蘭文明究竟發展到什麼程度?時至今日,這個震驚世界的歷史遺跡帶給人們的仍是一個個未解之謎。

高昌古城

高昌古城維吾爾語稱亦『都護城』,即『王城』之意,曾是高昌王國的都城。始建於西元前1世紀,分外城、內城、宮城三部分,全城有九個城門,西面北邊的城門保存最好。故城在13世紀末的戰亂中廢棄,大部分建築物消失無存,目前保留較好的是外城西南和東南角的兩處寺院遺址。

龜茲古城

古龜茲國曾被譽為『西域佛都』、『西域樂都』,孕育出的龜茲石窟藝術、龜茲樂舞曾廣泛影響了中原和北韓、日本及東南亞地區,其中龜茲石窟被譽為『中國四大佛教』石窟之一。早在西元三世紀時,佛教就經絲綢之路傳至絲路重鎮龜茲,僧俗造寺、開窟、塑像、繪畫、供佛等活動已很頻繁,鳩摩羅什、玄奘等大僧都曾雲遊於此。

蘇巴什古城

蘇巴什故城建於魏晉,鼎盛於隋唐。唐玄奘西行取經經過龜茲時,曾在這裡開壇講經兩個月;7世紀中葉,安西都護府移設龜茲後,這裡更是高僧雲集,佛事興隆;9世紀後佛教在龜茲開始衰落;13世紀後蘇巴什寺被廢棄。東寺三座佛塔有著波斯式的穹頂,西寺遺址較多,其中一座十多公尺高的方形佛殿是蘇巴什故城的標誌性建築。透過一條台階登上塔頂,可以眺望故城的全貌。

且末古城

歷史上昆崙和阿爾金山系中的最大河流——車爾臣河將且末澆灌成了一個世外桃園,這裡曾有沃野千里,良田萬頃,豐茂的牧場無邊無際,河水兩岸花草繁茂、綠樹成蔭、蘆葦成片。自古漢人、匈奴人、羌人、吐蕃人以及回、維等民族曾在這裡雜居。如今,再來到這片土地,連當年隨處可見的陶片、鐵塊、煉鐵渣、磨磐石殘塊、玻璃片、料珠等也無處可尋了,唯有茫茫的稀疏黃土。

北庭古城

北庭故城遺址是在漢代金滿城的基礎上擴建而成的,現在只留存殘垣斷壁,但官署和街市依稀可見。北庭曾雄峙於天山北麓六百年,14世紀中期開始衰落,毀滅於15世紀前期的戰火之中。西大寺是其附屬建築之一,是迄今北疆地區碩果僅存的一處歷經唐、宋、元時期的佛教文化藝術寶庫,105號配殿的《王者出行圖》和供養人壁畫不得不看。

米蘭古城

古代米蘭是塔克拉瑪干沙漠南面的一個綠洲城市,如今再來尋訪當時的古老城市,只能找著些『土包子』的痕跡。一個個殘缺的土牆、土堆點綴於大漠之中,數千年的歲月讓這隆起的黃土與大漠融為一體,帶著一縷遠古氣息的孤寂和蒼涼,勾勒出大漠孤煙的畫卷。米蘭古城遺址最著名的三個標誌是飛翼天使壁畫、中國最早的佛塔、漢代完整的水利灌溉系統。

塔什庫爾干石頭城

一座建在高台上的古城遺跡,是絲綢之路經過蔥嶺——帕米爾高原的最大驛站。雖然石頭城也只剩下了殘垣斷壁,周圍的雪峰、草灘、河流,配上濃郁的塔吉克民族風情,甚有幾分粗獷豪放之美。當太陽快要落山的時候,整座石頭城會反射出豐富的光線,開始整座城只是灰黑色,接著就會還有磚紅和赭石。站在這亂石堆上,看著眼下的草原,遠方的裸山,似乎會忘了時間的存在。

尼雅古城

這裡便是《鬼吹燈》中的精絕古國,經歷了一千六七百年的歲月流失後,重現人世。房屋、寺院、佛塔、田地、古橋、陶窯等遺跡,或被茫茫黃沙淹沒,或被高大枯死的紅柳沙包覆蓋,或被無情的風沙吹蝕得面目全非;一些棺木也因風沙肆虐而從地下露出,屍骸暴野,沉重地述說著這片曾經的綠洲的滄桑歷史。這裡是舊中國的一段傷心史,英國人斯坦因之後,美國人亨廷頓、日本人桶瑞超都曾涉足,掠走了大量屬於我們的珍貴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