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高考「槍手組織」 考前PK後被替換仍拿酬勞

南昌十中監考人員向警方出示的李某身分證。

2007年,張偉(化名)按下電腦Enter鍵,正式加入中南某省份的『XX考試聯盟該群』,QQ群有500多個成員。張偉透過QQ群開啟了替考生涯,並觸及了高考替考鏈條的多個環節。張偉對記者說,在大學的時間裡他透過QQ群還先後參加了公務員、四六級等多重資格考試替考。

因『萬元高薪』加入替考組織

根據新京報報導,2007年,已經大四的張偉在其就讀的中南某省份高校裡看見一則小廣告,『上面寫著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高薪招代考,那時候缺錢,就記下了QQ號』。張偉稱,這與『四六級保過』不同,高額的回報瞬間刺激著他的神經,誘惑著校園的新面孔。

張偉特意註冊了一個新的QQ號與代考組織方聯繫,當時正接近高考報名時間,在對方瞭解其學習能力和考試意願後,對方將他拉入一個有更多替考者的QQ群裡,名為『XX代考群』。

入群前,張偉並沒有參加任何考試,群裡的人每天聊考試題型和技巧,一個月之後對方發來一份試卷。『單科80分(測試滿分100分)就能過了。篩選完畢後,我們還是不清楚要去哪裡考,替誰考。』張偉表示,與替考組織的交流工具只有QQ,不打電話,雙方也不見面。直到考試前兩周,替考組織要求張偉上交自己的彩色證件照,用於證件製作。

替考者分為『全能型』和『單項型』

張偉替考當年的合格要求為80分,替考者按照測試結果分為兩類,『一是「全能型」,各科均衡發展,得分都比較高,這樣的人可以全程替考下來;另一種是「單項型」,比如我英語好,我就只替考英語,別人數學好,他就來幫同一個人考數學。』張偉表示,為取得好成績,一個被替考者(即真實考生)可同時擁有幾個不同的替考者。

而一些藝術特長生,要求單科成績突出,組織者就會安排『單項型』替考者參與考試,達到單科成績拔尖即可。替考者多半為大一、大二的新生,剛參加完高考比較熟悉考試內容,也有部分實力派的『考霸』畢業後還繼續替考,成為社會替考人士,『這種人一般在行業內都是很有名氣的。』張偉說。

考前PK後被替換仍拿酬勞

高考前一周,張偉收到一筆幾千元的『差旅費』,這是加入組織第一次收錢。而此前,組織方很少提及報酬以及其獲取『雇傭金』的來源和分成。『因為要提前買機票,所以考前一周我知道了目的地,但替誰考還是不清楚。』

張偉被安排在西南地區一個城市參加單項考試。到達目的地後,一個組織者接上他和幾位陌生的替考者前往賓館入住,並發放被替考者的身分證和准考證,上面的照片均為替考者本人。

『等他交代了一些保密事項之後,又發試卷測試。』張偉稱,聯繫人讓替考者在賓館內答題,並根據結果臨時調整替考者。『他們給我替考的那個人準備了兩個槍手,我們倆要臨時PK,誰考分數高誰上。』由於張偉的分數少於另一位『槍手』,於是他被臨時替換掉。儘管未進入考場參與考試,組織方仍給了張偉1萬元作為報酬。此後,張偉便再沒見過接洽他們的單線聯繫人。

下線多為社會閒散人員

半年時間,張偉取得組織方更多信任後被拉入一個更大的核心考試群,名為『XX全國考試聯盟』。該群成員約有500多人,其構成為大陸全國範圍的替考者、做答案(高科技作弊)人員、負責包考場以及打理關係的人員。『有任何消息,我們都會群內共用。』張偉表示,除替考者外,其餘基本為社會閒散人員。

『就我瞭解的網上替考組織人文化水準都不高,幾乎都是無業遊民,他們都是單線操作,由隱藏的上級來擺平關係網。』張偉稱,與他們在網上直接溝通的組織人實際上是下線,他們與雇主(即被替考者)沒有直接接觸,雇主的傭金均由其上線轉交。『據我所知,組織者一年可以賺一兩百萬,而一個替考者的酬勞約有幾萬元』。

替考者舞弊流程 (據張偉講述)

小廣告宣傳/口口相傳
QQ群建立聯繫
試題測試
QQ溝通後購買機票
前往目的地
第一次見接應者
拿到身分證和准考證
參加考試/臨時替換
收款 偽造資訊 (據張偉講述)

張偉介紹稱,考生報名時偽造身份資訊有三種途徑。第一種是使用被替考者的真實資訊,包含姓名、身分證號、照片等,替考時使用假身分證,『最保險、最常用』。第二種是透過考試院、學校、教育部門關係幫忙修改資訊。第三種,雇傭駭客攻入教育系統篡改考生資訊,『風險最大』。

相關處罰
替考者和被替考者

《國家教育考試違規處理辦法》第二十條規定,在校學生、在職教師,有代替考生或者由他人代替參加考試的、組織團夥作弊的、為作弊組織者提供試題資訊、答案及相應設備等參與團夥作弊行為的,教育考試機構應當通報其所在學校,由學校根據有關規定嚴肅處理,直至開除學籍或者予以解聘。

教育部明確表態,由他人代替或者代替考生參加考試的,一律取消本次考試所有科目成績,並視情節輕重同時給予暫停參加高考、各種國家教育考試1至3年的處理;對替他人參加考試、組織作弊的在校大學生,還將按照《普通高等學校學生管理規定》給予開除學籍處分。構成犯罪的,由司法機關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組織者及涉事人員

北京京潤律師事務所律師韓驍表示,對於替考組織者可以適用『非法經營罪』。韓驍分析,考試部門工作人員如果在替考事件中負有責任,依據不同情況及職務,將可能構成受賄罪或瀆職罪或玩忽職守罪等刑事犯罪。

1 焦點
身分資訊如何偽造

一位不願具名的教育系統人員透露,高考考生報名工作十分嚴格,需由當地考試院多個部門交叉核實,流程比較複雜,要想在報名時替換照片基本上難以操作。『但不排除後期的資訊錄入中有人動手腳。』

張偉介紹稱,考生報名時偽造身份資訊有三種途徑。第一種是使用被替考者的真實資訊,包含姓名、身分證號、照片等,替考時使用假身分證,『最保險、最常用』。第二種是透過考試院、學校、教育部門關係幫忙修改資訊;第三種,雇傭駭客攻入教育系統篡改考生資訊,『風險最大』。

考生在入場時攜帶的身分證造假的方式也有三種。第一是真身分證真資訊,假頭像,即將替考人和被替考人的照片用電腦合成為第三張照片,原身分證上的照片打磨後蓋上此照片。『這種合成照兩個人都像,真身分證也不怕識別,是最安全的方式。』

第二種是真身分證,假資訊。張偉稱,這需要透過公安系統的人員參與製作,『但公安系統很難攻破。』第三種為假身分證,假資訊,假頭像。『這是最不得已的方式,但由於大部分考場都是肉眼辨別證件,運氣好的話也能順利考試。』

張偉還表示,上述替考屬於『有目的性』的替考,是指有真實的被替考對象,但也存在『無目的性』的替考,即考試前偽造一個根本不存在的身分資訊,考完之後再『買分』。『這樣做特別難,買分者必須有極其強大的關係網將替考者的分數賦予在自己身上,需要同時買通學校、考試院和教育部門。』

2 焦點
雇主、仲介方是誰

『當一個平時成績不好的學生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績時,老師和同學會感到好奇,便作為典型的成功案例進行雞血式宣傳和鼓勵。』張偉稱,如此一來,當地官商等富足家庭便會從朋友圈中打聽方法。而另一方面,舞弊替考的『行業』圈內會宣傳當年的成功案例,當某地的案例有名氣時,找他們組織方也相應增加。

3 焦點
社會替考者如何追責

替考行為在法律層面如何處罰?北京京潤律師事務所律師韓驍表示,目前大陸刑法上還沒有明確的罪名相對應,僅僅是部門規章級別的規範性文件規定的『警告或處罰』。

根據罪刑法定的原則,在以往發生的『替考』事件中,由於替考者使用的身分證、准考證屬於國家機關制發的國家證件,司法部門只能依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相關規定,最多可處15日拘留,並處1000元罰款。『這實際上對違法者並沒有太多威懾力。』韓驍說。

替考者在替考過程中,提供了自己照片,供非法高考替考組織用來偽造身分證、准考證使用。大陸刑法也有偽造、變造居民身分證罪,一般可在3年以下量刑。但該罪懲處的主體是身分證的偽造者,而不是一般使用者,即替考者不應以此罪處理。

據瞭解,目前大部分參與替考的人員為在校大學生,但有部分學生在畢業後仍然從事替考工作。關於社會替考人員的法律規定,國家教育考試違規處理辦法第十七條第二款規定,代替考生或者由他人代替參加國家教育考試的,由教育考試機構建議行為人所在單位給予行政處分;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的,由公安機關依法處理;構成犯罪的,由司法機關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韓驍認為,立法機關應該將考試舞弊罪納入刑法中,或者制定專門的考試法,對舞弊行為的認定程序、舞弊行為的處理以及法律責任作出詳盡規定。

南都臥底記者帶入考場的准考証和假身份証。
南都臥底記者帶入考場的准考證和假身分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