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涼山19歲男打工為父治病 父臨終簡訊催人淚

父子最後的交流5條臨終簡訊:寫著愛和牽掛。還有一絲愧疚。

高考結束3天了,當大部分學生正滿心歡喜地期待踏進大學校門時,一個19歲、本該參加高考的男孩卻經歷著常人難以承受的生命之重。

根據華西都市報報導,2歲時,母親離家出走再未回來;17歲上高一時,父親病重,瘦弱的他不得不到餐廳打工攢醫療費。而在離世前兩天,父親還在給他發簡訊鼓勵……6月10日,成都市石人南路出現感人一幕,餐廳老闆召集員工為男孩募捐。拿著30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愛心款,男孩踏上了回家路……

噩耗:發完囑咐簡訊,父親去世了

男孩叫李成龍,今(2015)年19歲,來自涼山州甘洛縣一個只能騎摩托車才能到達的山村——蔣火山村東風組。李成龍工作的地方在成都市石人南路,是一家速食廳,他每天的任務是開單、後廚、收拾桌椅和送餐。2013年6月到這家餐廳工作,到如今,李成龍只請過兩次假,原因都是父親病重。

『第二次請假,就是5月底,他(父親)又開始吐血。』一身藍色衣褲,李成龍面對記者,說話聲音很低沉。他說,父親20年前上山砍樹,不小心被倒下來的樹砸中,肺部出了問題,『20年了,一直沒怎麼醫,現在肺已經穿孔了。』

9日下午,父親突然給他發來簡訊,讓他注意身體,多保重,最後一條還特別強調,一定不要喝酒。『簡訊是(下午)5點過發來的,沒想到(下午)7點過,就接到大姨的電話,說他走了。』摸出手機,強忍了很久的李成龍終於抹起了眼淚。

善舉:同事捐錢,讓他趕緊回家

李成龍的家庭狀況,餐廳老闆、工友都非常清楚,『只有一個生活自理都惱火的爸爸,沒得媽媽,除了每年領點低保,沒得別的收入。』

但是,大家同情他的同時,也都對他的樂觀精神豎起了大拇指。『小夥子特別勤快,剛來我們餐廳的時候,我說試用3天,一進門他就開始忙碌,拖地擦桌子,能幹的都幹,我很喜歡。』老闆余建波這樣評價李成龍。最年長的工友馬師傅也說:『小夥自尊心很強,很獨立,從不亂用錢,踏踏實實的,完全不像一個19歲的年輕娃娃。』

得知李成龍家中傳來噩耗,大夥兒一邊安慰他,一邊為他想辦法。考慮到他手頭困難,大夥先想法幫他買了火車票。工友馬興明的女兒還在微信上幫他呼籲,並募得了幾百元。

10日早上,老闆余建波更是早早來到店裡,掏出2000元錢,帶領大家為李成龍捐款。下午1點,李成龍帶著大夥捐的3000多元愛心款,踏上了回甘洛的火車。

第1幕
2歲時沒了媽媽,在大姨家長大

父親:今天成都那邊天氣好嗎……有太陽不?兒子:大太陽,很熱。父親:那就好,注意天氣變化,保護好自己的身體……

這是父親李明全9日下午和兒子李成龍的第一次簡訊對話,裡面還包含了另一種感受——發自內心的愧疚。把李成龍帶大的表哥羅啟,對此特別有感受。

在表哥印象中,李成龍2歲就到了自己家,『那時候他家很窮,他爸爸被樹砸到後,不能幹重活,他媽媽不堪忍受家庭瑣事就跑了,再也沒回來過』。

李成龍的童年,就是在大姨家度過的。那是一個離自己家要走4小時山路的鄉村,村裡開滿了苦蕎花,常年吃馬鈴薯和蕎餅。大姨一家對李成龍很好,有一顆糖,表哥羅啟和兩位表姐,也會給他留著。『直到7歲,爸爸把我接回家上村小一年級之前,都沒生過病。我特別感謝我大姨和表哥他們。』李成龍說。

然而,就算有再多的關愛,也難以抑制李成龍心裡對母愛的渴望。『小時候我經常看相框裡的媽媽,看一次就哭一次,上初中後我就不想看了,我曉得再看她也不會回來,現在我已經想不起她的模樣了。』

李成龍覺得,父親發簡訊關心他,主要原因,一方面可能因為媽媽,另一方面還是覺得病重,給自己增添了負擔。『其實我一點都不怪他,也不怪我媽媽,只要他身體是好的,我就滿足了。』

第2幕
同事聚餐,捨不得花錢躲寢室裝病

兒子:你要注意身體。父親:我都幾天沒吐血了,可(能)是天氣的變化,今天早上到現在痰頭都有血,不過你放心,服點藥就會好的,你就安心上班吧……

17歲,李成龍帶著父親借來的學費,上了高一,這也是父親最後為他借到的一筆學費。隨著病情越來越重,父親每個月花的藥費也從原來的幾百元上升到1000多元,『能借的地方,我們都借了,除了大姨一家,我們也沒得別的親戚。』

這樣的狀況,讓李成龍無心學習,成績開始下降。在老鄉的推薦下,李成龍上完高一第一學期後,就來到成都菊樂路一家冒菜店當起了服務員,每月工資1500元。

這筆錢對李成龍來說,已是一筆不小的數目。『發工資的第一個月,給爸爸寄了1200塊,我自己留了300塊,買了兩件20(元)的衣服,買了一條褲子,40,鞋子最貴,69。』他說,『畢竟,城裡要穿得好點才行,特別是服務員,穿得破破爛爛的,形象不好,影響生意。』

但好景不長,幾個月後,冒菜店關門了。李成龍只好扛上鋪蓋,東奔西找,輾轉來到石人南路這家速食店。老闆余建波得知他家裡的情況,給他漲了300元的工資。這每月1800元的工資,李成龍寄1700元回家,其中400元作為父親的生活費,1300元用作醫藥費,自己只留下100元。

『爸爸發的這條簡訊,是讓我安心工作,一方面是家裡確實缺錢,只要我工作努力,老闆還會給我漲工資;另一方面,他也不想給我太多的壓力,他總是覺得對不起我。』李成龍說,特別是有一次,父親無意之中得知他每個月只留100元在身上,同事們聚餐,他捨不得花錢躲寢室裝病的事後,父親在電話裡哭了很久。

第3幕
曾經讀過的書,他一直帶在身邊

兒子:身體是革命的本錢。父親:好小子,平時約會千萬不能喝酒,不要在酒的面前衝(充)英雄,切記。

兒子:我只(自)有分寸。父親:傻瓜,什麼自有分寸,聽老爸的不要喝酒,你知道喝酒給人體帶來多大的危害嗎,特別是你那種身體,不是喝酒的料,明白了嗎?

參加工作後,李成龍曾經也想過,以後攢足了錢,如果有機會,他還想繼續讀書。『讀了大學出來,才能找個好點的工作。』這種想法,一直延續到現在。儘管高中一年級的知識他已經忘得差不多了,但那些曾經陪伴過他的書,卻一直帶在身邊。這也是讓父親李明全最為欣慰的地方。

然而今(2015)年初,自從哥哥送了李成龍一個二手的智慧手機後,情況就有些變化。『他工作很努力,很勤奮,但是在寢室也不怎麼看書了,日記也不愛寫了,就是愛用手機看電影。』工友這樣說。

而這個事傳進父親耳朵後,父親把他狠狠批評了一頓。『其實我的想法應該也沒錯,但是爸爸只認準讀書才是正確的。』李成龍說,『我是想先學一門技術,保證能自力更生,再學習,但是他不同意』。

因為此事,一向覺得李成龍已經長大的父親,忽然間又覺得他還是個孩子。『他給我發簡訊,叫我「傻瓜」,就是還把我當成小娃娃,哪個給大人發簡訊還這種稱呼。』李成龍覺得,父親給他發的最後這條不讓喝酒的簡訊,是對他的未來不放心,反覆叮囑。

『爸爸走了,我也長大了。』李成龍說,沒了爸爸,沒了媽媽,更要自力更生。談到未來,他說想拜個師傅,學一點技術,以後自己做點什麼……


飯店的老板和員工為李成龍捐款。


6月10日,李成龍久久看著父親最後發來的簡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