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石病逝:晚年捐出百萬稿費 成立基金促進法治

喬石。

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沉痛宣告:喬石同志因病醫治無效,於6月14日7時0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

早年歲月:讀《列寧全集》 做3000張資料

根據新華社報導, 1924年12月,喬石出生在上海市一個普通職員家庭。父親受過新學教育,青年時代做過職員。由於家境貧寒,母親8歲時就被送到紗廠當童工。在這樣一個家庭裡,母親對喬石影響很大。喬石常說:『母親就是我最好的老師。』在母親的教育薰陶下,喬石自幼酷愛讀書。

曾在喬石身邊工作的同志說:『喜歡讀書、做事認真和孝順雙親是喬石的特點。』據喬石回憶,他曾分別在青年學生時代和和平建設時期,兩度集中時間,認真地將幾十卷本的《列寧全集》通讀兩遍,並先後做了3000多張資料卡片,在每張卡片上都用鋼筆一絲不苟地詳細注明篇名、頁碼、內容摘要和分類編號。『字跡之工整與道勁,令人過目難忘』。

1940年8月,16歲的喬石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喬石曾經回憶說:『其實自己一開始並不知道革命的真正含義,只知道要天下的窮苦百姓都能夠過得上好日子,要為天下百姓謀取福利。但是隨著閱歷和經歷的豐富,才明白這些和革命本質上是一致的。』

參加革命後,喬石即開始組織上海學生運動,先後任上海南方中學、光華附中地下黨支部委員、書記,上海同濟大學地下黨總支書記,上海地下黨學委總交通、新市區委副書記,上海市北一區學委書記,浙江省杭州市委青委宣傳部部長、組織部部長、市委青委書記,中共中央華東局青委統戰部副部長等。回憶往事,喬石說:『在上海的那段日子裡,我過著非常危險的生活,尤其是在國民黨的白色恐怖那段時期,我要時時警惕著被特務盯上,但這是我為理想奮鬥的最重要的時期,因為那時我就一個信念:人民都應該得到溫飽。這也是當時入黨的夢想和動力。』

中聯部的二十年:文革時受折磨曾失血休克

60年代中期,喬石從中央黨校畢業後開始在中聯部工作,其業務能力得到大家的認可。中聯部研究室前主任吳興唐就曾回憶稱:喬石的業務很強,做的卡片非常細致,做卡片是中聯部一絕。除直接涉及業務的之外,馬恩列斯和毛澤東的著作,也都摘抄整理成卡片,而且字寫得很好。

喬石在退休後回憶在中聯部工作的日子時曾稱:『那時在中聯部,工作雖很辛苦,生活也清苦,但很單純,同志間關係也很單純。你記得嗎?那時住在中聯部大院內,每天天濛濛亮,大家走出大門在河邊跑步,總有百來人。我和老吳(指吳學謙)也每天相約加入這個隊伍。現在想起來還是挺有意思的。』

文化大革命中,喬石夫婦因被指是『喬、鬱二人是國民黨反動派的「孝子賢孫」』受到衝擊,被關進中聯部的『南小樓』隔離審查,之後下放『五七幹校』。據喬石女兒喬曉溪回憶:大概是在1968年,經過連番數日的遊行、陪鬥、批鬥,一天中午,爸爸拖著疲憊的身軀從外面回來,進了洗手間。我們一家正準備著吃飯,突然聽到洗手間裡傳來一聲巨響•••門開了,爸爸面無血色,沒有說上一句話,又直直地朝著我們倒了下來。』,『爸爸被送到附近的復興醫院急診室,診斷為十二指腸潰瘍出血,導致失血性休克。』,『正當醫生們討論治療方案時,爸爸單位的造反派聞訊趕到。

先是宣讀了「最高指示」,接著告誡醫生:他是走資派,屬於「牛鬼蛇神」、重點審查對象,你們看著辦。有了這樣的指示,醫生只給予一般保守治療,輸上液,用了一些止血藥,在醫院觀察了幾天。好在爸爸命大,在急診室的候診椅子上躺了幾天,出血居然停止了。病情稍見穩定,馬上被請出醫院。』

被下放鍛煉的時候,喬石這樣形容自己的遭遇,一句是『子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貧』;另一句是『母親錯打了孩子,孩子怎能怨母親?』。

1978年2月,喬石被任命為中聯部副部長。隨後隨團訪問南斯拉夫,並起草了《關於中南兩黨恢復關係問題的宣傳提綱》,幫助兩黨兩國恢復了正常關係。

1982年4月,喬石接任中聯部部長。同年9月中旬,喬石在中共十二屆一中全會上當選為中央書記處候補書記,仍兼中聯部部長。

1983年7月,喬石調任中央辦公廳主任、中組部部長。離任時喬石曾表示:『1982年把我選進中央書記處當候補書記,別人以為官做大了,很得意吧,其實,老實說,事先我沒有思想準備。我想這一輩子也就在中聯部幹點具體的事,有空閒看看書,寫寫字,生活得簡單點。我感到,職務越高,工作擔子越重,越複雜,任務越艱巨,心裡總是沒有底。但我相信,在中聯部打下了很好的基礎,特別是中聯部有勤奮工作的風氣。我對中聯部永遠是感恩的』。

『經濟要繁榮,黨政機關要廉潔』

在1987年召開的十三大上,喬石成為中紀委書記。第二年年初,黨中央提出了『經濟要繁榮,黨政機關要廉潔』的要求。在此背景下,中紀委採取的一個重要措施就是建立人民建議徵集制度,重視群眾監督的力量。其中,鐵道部的『大老虎』就是在群眾的監督下浮出水面的。

1988年,中紀委信訪部門陸續收到許多舉報線索,檢舉時任鐵道部副部長張辛泰以權謀私,中紀委十分重視。沒多久,鐵道部另一名副部長羅雲光的嚴重失職和受賄問題被發現,中紀委要求張辛泰赴鄭州,協助調查羅雲光案。張辛泰居然頂風作案,表面上『協助調查』,暗地裡先後3次潛回北京,接受他人賄賂。1990年5月,辦完羅雲光案後,中紀委集中調查張辛泰的受賄線索,張辛泰自以為天衣無縫:『送禮人送東西時,我當時不在北京,現在正要向組織說明。』最終,中紀委工作人員在鄭州查到了張辛泰潛返北京受賄的證據,拆穿了其謊言,張辛泰終告落馬。

親自主抓平反冤假錯案

1985年喬石同志兼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就任伊始,喬石就非常注重防止冤假錯案,主抓了一批典型案件並處理了相關責任人。比如1986年喬石親自過問了北京市海澱區公安分局預審科副科長葛林、項普所犯的執法違法事件,查明他們在承辦的案件中竟有49件犯有逼供信,傷害了60多人。後由北京市中級法院立案審判,判處他們有期徒刑。

又比如1985年喬石親自過問了複查河南省鞏縣錯判了魏清安攔路強奸婦女殺人案。由於真正的殺人犯田玉修在魏清安被錯殺後,自己招供了,經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複查,撤銷了對魏清安原判,宣佈了魏清安無罪,依法給予了賠償。

主政政法委的7年裡,喬石一直支持法院依法審判。如在嚴打時,喬石一再表示『從重是在法律規定的量刑輕重範圍內的從重,從快是在司法程式規定的時間內的從快。』『「從重從快」不能高出法律規定的量刑最重處罰,不能違反司法程式規定的時限。』

在1992年的全國高級法院院長會議上,喬石說,『法院判了不算,這不行。這樣會把法院搞得一點威信都沒有了,那怎麼算是法治呢?!法院的威信應該是很高的,我們法院的威信目前還不算很高,我支持把法院的威信提得更高一點。』

喬石還非常注重提拔年輕人,1985年在胡耀邦的建議下,時任上海副市長的阮崇武和北京市委副書記的賈春旺分別升任公安部部長和國家安全部部長。喬石曾要求他們虛心向有豐富經驗的老同志學習和請教。同時希望他們以更多的精力關注改革創新,開創新局面。阮崇武後來在海南省委書記的位置上退休,賈春旺則官至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

主持修憲,『市場經濟』被寫入憲法

1992年11月,中共中央決定成立以喬石為組長的憲法修改小組。1993年,全國人大八屆一次會議透過了憲法九條修正案,主要是增加『大陸正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和『堅持改革開放』的內容;著重對憲法中關於經濟制度的有關規定做了修改和補充,將『計劃經濟』改為『市場經濟』;將『國營經濟』、『國營企業』改為『國有經濟』、『國有企業』。尤其是將『市場經濟』寫入憲法奠定了之後經濟改革的法理基礎。


喬石在作報告。

1993年3月27日,喬石擔任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後,進一步加大推動立法工作的力度。在經濟立法過程中,喬石遵照鄧小平的指示,一再告訴法律委員會,立法要有長期打算,法律不因領導人的改變而改變,不因領導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變而改變,同時,應當成熟一項就制定一項,不要等『成套設備』。

經過幾年的努力,到1996年底,已制定了《公司法》、《勞動法》、《反不正當競爭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預演算法》、《中國人民銀行法》、《商業銀行法》、《保險法》、《擔保法》、《票據法》、《鄉鎮企業法》等一系列規範市場主體、維護市場秩序、完善宏觀調控和社會保障方面的法律。在其任期內共審議法律和有關法律問題的決定草案129個,透過118個。其立法速度是前所未有的,立法質量也有了提高。

晚年生活『無官一身輕』

1998年,喬石卸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職務,開始了退休生活。喬石自己描述退休生活是『無官一身輕』,『只參加一些禮儀性活動。閒來寫寫字,聽聽音樂,散散步,同家人多接觸。』,『但我多年來養成一個習慣,就是腦子裡不斷地思考一些問題。』

喬石曾表示過自己想研究黨史,但終究沒有成書。他說『(寫一本黨史)這是不可能,也是做不到的。過去毛主席想自己寫本黨史,後來又請董老寫黨史,都沒有做成。』,『我有一個不成熟的想法,就是從馬克思到列寧再到毛澤東,他們都是偉大的革命領袖,但他們對革命往往帶有一點理想主義色彩,總想很快把革命搞成,卻往往並不符合實際情況。還是要准確地研究世界,研究當代資本主義和當代社會主義的發展。過去中聯部在這方面做了許多工作。』

2012年6月,《喬石談民主與法制》一書出版發行。之後喬石將稿費100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捐出(另有一說法為1100萬,據中國廣播網2014年12月26日『喬石1100萬元稿費啟動志同法治專項基金』報導),作為『志同法治專項基金』的啟動基金。喬石的女兒喬凌說,『父親曾長期負責政法工作,把大陸建設成一個民主與法治的國家是他的夢想。

他曾多次提到「維護憲法和法律的權威與尊嚴」,保證憲法和法律的實施,依法治國,依法辦事,是維護社會穩定,實現國家長治久安不可缺少的條件,是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事業的重要保證。」』,『志同法治專項基金』將透過與法律有關的學術課題研究和各種相關的公益專案等形式,致力於維護司法公正,推動大陸民主法治建設的進程。

2013年1月28日,夫人郁文在醫院去世,享年87歲。新華社總結喬石的一生,稱『在7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他對共產主義崇高理想堅貞不渝,對黨和人民無限忠誠,對革命、建設和改革事業鞠躬盡瘁。他的逝世,是黨和國家的重大損失。』雖然喬石已經故去,但他對法治精神的堅持,仍有其現實意義。


喬石和妻子翁郁文退休在家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