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少林寺120畝作物成熟 小和尚開車收麥

一位小師父背著新打的麥子去裝車。在他們眼中,這份辛苦也是一種修行。

1982年版《少林寺》電影裡,李連杰雙臂平伸,手持水桶,健步如飛去澆菜園。這個場景,你還記得嗎?而如今,當你看到僧人們在農田收麥子,是否會有種『穿越感』?

武僧來當『棒勞力』

根據大河網報導,麥收季節到,金燦燦的麥苗,轟隆隆的收割機……少林寺塔林西不足500公尺處,是這片農場的入口。一塊大石頭上刻著這片土地的『身分』——少林寺禪耕農場。年輕力壯的武僧,是收割搬運的『棒勞力』。

這是農場建成後,收獲的第一茬麥子。據農場的『主事人』釋延子法師介紹,去(2014)年5月開始,少林寺禪耕農場正式開建。當時,不少地塊是荒地。機械翻土、打草、犁地……深耕五六遍,才種上了小麥。

寺院上下400多僧人分『堂口』輪流耕作,才有了如今的豐收。就連方丈釋永信也時常下地,指導種植。『這裡小環境好,麥子長得也比外面高。120畝麥田,估計能產5萬公斤。』 釋延子說。

建農場初衷和食品安全有關

釋延子是『70後』,1998年,20歲的他來少林寺習武。2003年出家,拜少林寺方丈釋永信為師。武藝高超的他,上過體院,還在普亭面前展示過少林功夫,之後在深圳建過寺院。

他介紹,少林寺建農場這事兒,得從2010年說起。當年,釋永信為了給少林藥局種植中草藥,在附近少林村租用了860多畝土地,還在少林景區外租用了600多畝土地。可天公不作美,山上缺水,雨水也不給力。種植中草藥難成氣候,土地就此擱置。

去年,釋延子回少林寺探望方丈。釋永信把他留下,利用之前租用的土地,開建少林寺禪耕農場。佛家要承擔社會責任,能不能為食品安全出一份力?這是當時農場開建的初衷。

種田也是一種『修行』

種田更深的用意則是恢復少林寺傳統的修行方式。僧人種地,這在寺院不是新鮮事,而是『復古』。釋延子介紹,農禪並重,是少林寺的老傳統。古代少林寺就開墾山林農田,以自耕自食為主,播種收獲也如平民一樣,依照政府法令規定要完糧納稅。全寺上下,無論長幼須一同勞動, 『一日不作,一日不食』,自給自足。

他說,打坐是靜態,農耕是動態,以農入禪,兩者結合,成了『農禪』這一修行方式。直到近代,寺院土地『縮水』,這一農耕傳統才不得已中斷。『過去僧人們幹活也是練功的一種方式。』釋延誠法師補充說,過去的武僧要先從廚房打雜、幹粗活做起。

想吃農場蔬果得看『緣分』

這麼好的有機食品,大多『內部專供』寺院和慈幼院。比如,麥子是不對外供應的,『餘糧』也要儲存備用。接下來要種的玉米產量大、寺院內需求量小,和不易保存的蔬菜水果,則可以作為對外『結緣』之用。

『結緣』也是佛家自古就常用的一種方式。農產品以出售方式,以和信眾『結下善緣』。租土地有成本,再加上人力成本,這樣農產品會不會身價倍增?

釋延子說,少林寺前陣子就把富餘的核桃、銀杏等作為結緣之物,都是按照市面價格出售。『少林寺禪耕農場的意義,不在於產多少東西,而在於恢復傳統少林的農耕模式。把佛心耕種的傳統理念,落實到人們生活中。』釋延子說。也許在不久的將來,農場將作為科普農業知識的場所,接受來少林景區的小朋友們參觀。


金黃的麥子收入囊中,師父們累並快樂著。


他們也有武俠夢——裝車完畢,有位僧人『秀功夫』被喝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