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悍匪殺哨兵奪槍 11年逃亡經歷曝光

2013年6月,梁開武被押下警車指認現場。

『2002年8月和12月,在山西鳳縣和四川資陽發生了兩起持槍殺人案。受害者分別是一名哨兵和一名公司女出納。這兩起案子都驚動了公安部。』2015年6月11日,在資陽公安局的辦公室裡,民警王敏(化名)又打開了那份厚厚的辦案筆記,當年他接到女出納被槍殺案時,還是一名不到30歲的普通民警,如今他已經是專案組的組長。

根據華西都市報報導,他翻到了有關氈帽的那一段:現場物證、三根黑髮、兩根白髮。王敏已經記不起,在過去13年裡,他曾多少次重讀這頂氈帽和頭髮的資訊。但他知道這一次也許是最後一次了,因為氈帽的主人在這一天已被執行槍決。

正是這頂氈帽上遺留的資訊,幫助警方找到了2002年兩起槍擊大案的主犯——梁開武,一個隱姓埋名逃亡了11年的悍匪。在逃亡中,梁開武當過木工,賣過鋼材,甚至兩次因其他案件被警方抓獲,連他的同夥都被抓過,但他都逃了過去。但當年的那頂氈帽始終還在,追捕他的警方沒有放棄,在案發11年後,透過更為先進的刑偵技術,梁開武露出了破綻。

兩起特大案件
槍殺哨兵和女出納
凌晨換崗
發現戰友倒地 步槍不見了

2002年8月30日凌晨2點多,陝西省鳳縣寶成線41km+261m處、秦嶺隧道南口附近,居住於此的陳德宏聽到敲門聲。他打開門,見兩名戰士站在門外,他們是附近武警班的戰士,敲門是向他借手機報警,『說槍被搶了,人被打傷了。』

後來,陳德宏才知道,當天凌晨2點20分左右,戰士去換曹建強的崗時,發現哨位推不開門,也不見曹建強的蹤影。戰士返回營房叫戰友一塊下去,用手燈照見哨樓外側有血跡,從窗戶看見曹建強側臥在地,執勤用的81-1式半自動步槍(帶刺刀)不見了。兩名戰士趕緊跑到營房給秦嶺車站派出所打電話,又到營房旁陳德宏房間用手機打110報警。

經鑑定,22歲的曹建強系生前被他人持非制式槍擊中頭部,造成嚴重顱腦損傷死亡。槍擊案現場除了子彈等證物外,只在一處水溝草叢中,發現了鍍鋅『虎牌』手電筒一根,內裝1號『猴王』電池兩節。

事後,多名戰士回憶,30日凌晨1點左右,有一趟火車剛過,聽到從隧道那邊傳來『砰』的一聲,他們以為是汽車爆胎的聲音,就沒有在意。此案,驚動公安部,被列為『督辦』特大案件。

背後一槍
女出納身亡 41萬元人民幣被搶

時隔3個月,2002年12月1日凌晨,距陝西鳳縣千里之外的四川資陽,一聲槍響,再次驚動公安部。當天凌晨5點,資陽市四海公司33歲女出納曾文被鬧鐘吵醒。因為家在30多公里外的簡陽,曾文平時住在公司宿舍。起床洗漱後,曾文出了宿舍,來到出納室,放下不離身的手提包,去了金庫。從金庫出來,她手裡挎了個袋子,裡面是當天要發放的收豬款。鎖好金庫,曾文向20多公尺遠的出納室走去,身後兩三公尺的距離,跟著銷售員唐英。二人剛走進出納室,突然出納室門外一側,一個戴氈帽的人迅速從腋下衣服裡抽出一支長槍,朝曾文背後開了一槍。

唐英回憶說,開槍的人跨進出納室,迅速取下曾文挎在肩上的錢袋,轉身就跑。『曾文倒下時,本能地扭過頭來,眼裡滿是怨恨。』開槍的人搶走錢袋朝門外跑去。大門口還站著一個人,提著一支手槍,兩人匯合後迅速向外逃,錢袋交給了持手槍的人。

『搶錢啦!』公司同事開始大喊,並朝兩人追去。兩人逃到大門外約50公尺的小橋上,騎上事先準備好的摩托車消失在夜幕中。遺憾的是,現場沒有人看清搶劫人的長相,只能確認被搶現金為41.2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追捕
警方的11年

資陽市公安機關一經發現哪有涉槍案件,便尋找與資陽槍擊案的關聯。但是,專案組民警核查涉槍案件線索1000餘條,卻始終沒有線索指向『2002.12.1』案。

一頂氈帽
11年後比對出真凶

資陽『2002.12.1』案發生時,事有湊巧。時任資陽市公安局雁江分局刑偵大隊城西中隊隊長嚴建中回憶,當天凌晨,他帶兩名民警,剛剛辦完城區一起搶劫案,準備回隊上休息,6點03分便接到了新指令。當天資陽出動警力600餘人,車輛80餘台次,對主要交通要道設卡守候。但是,兇手逃得無影無蹤。

此時,陝西警方也與資陽警方取得聯繫,試圖找到3個月裡這兩起槍擊案的聯繫,遺憾的是,雙方分析案情後,並沒有找到有價值的線索。資陽警方只從事發現場附近找到了一頂摩托車頭盔,以及一頂黑色氈帽。從氈帽裡提取的兩根白髮和三根黑發,因為沒有毛囊,化驗也未取得有價值的線索。

11年很快過去,兩起案件均無新進展。資陽市公安機關一經發現哪有涉槍案件,便尋找與資陽槍擊案的關聯。但是,專案組民警核查涉槍案件線索1000餘條,排查摩托車近萬輛,收繳各類槍支47餘支,破獲一批重特大涉槍案件53起,卻始終沒有線索指向『2002.12.1』案。

2013年4月,資陽『2002.12.1』案再次列為重點督辦案件,專案組重新成立,11年來一直參與此案的民警王敏,承擔起專案組組長的重任。

2013年5月14日,被檢驗了多次的皮氈絨帽,再次被送往北京。5月24日上午,最先進的刑事科學技術進行DNA檢測比對,比中了資陽市樂至縣童家鎮五通村6組農民梁開武。

槍支照片
攻破兇手心理防線

2013年5月26日,在遂寧船山區南津路一出租房內,刑警破門而入將犯罪嫌疑人梁開武抓獲,查獲手機一部,發現記憶體數張當年5月21日自拍的自製火藥槍及數十發各類子彈照片。

審訊沒有想像那麼容易。專案組組長王敏回憶,梁開武被抓獲後,在審訊中一直一副打死也不說的德性。他十分警惕,涉及案情的半個字也不吐露。他甚至主動承認自己丟失一頂氈帽,而且他是到四海公司販賣生豬時掉的。這讓審訊的王敏趕到十分棘手,只有找到槍才能『撬開』梁開武的嘴。

審訊進行的同時,另外幾個組開始對梁開武自拍的手機照片中的槍支彈藥進行搜尋。但在對其家裡和租住地地毯式搜索後,仍一無所獲。專案組決定調整審訊策略,經過幾個回合的鬥智鬥勇,審訊民警從槍支和子彈進行旁敲側擊和攻心,將梁開武的思路引導到『自己的罪行已被公安機關掌握』這一心理上來。

當梁開武說到『從小就喜歡槍』時,專案組抓住縫隙直逼主題,梁開武的心理防線被擊碎。經過長時間的沉默後,他交代了在四海公司持槍搶劫殺人案和陝西鳳縣殺害執勤武警搶劫槍支案。

2013年5月28日凌晨1點,梁開武藏於自家後山坡地窖裡的81-1式自動步槍和54發子彈,被民警起獲。當天下午6點30分,專案組再次在其家後山地窖旁起獲3支自製火藥槍、一支鋼珠槍和若干鐵砂子。

逃亡
悍匪的11年

這些年,雖然認為自己沒有因槍擊案而被警方懷疑,但是他依然隱姓埋名四處逃亡,11年間從未使用過身分證,甚至兩次在被警方抓捕後逃過。

兩人合謀
先搶步槍再搶現金

隨著梁開武的開口,11年前的那兩起槍擊大案終於被警方揭開,同時也揭開了梁開武11年的逃亡生涯。2002年7月中旬,在資陽市樂至縣文峰小學的操場上,梁開武對石盛強(後被判無期徒刑)說有個『要掉腦袋的業務』,但先要搞一支槍,而且土槍不行,要搞一支大真槍。『在哪裡搞槍?』石盛強問。『我在鳳縣開館子時,經常要到寶雞進貨,看見秦嶺山腳下守隧道的武警正在修新營房,老營房距哨位較遠,搶了執勤戰士的槍容易逃,去不去踩點?』石盛強點頭答應:『去看一下。』

兩天後的上午,梁開武帶上自製火藥槍和3發子彈,與石勝強一道從樂至縣童家鎮坐車到成都火車北站,晚上乘火車到寶雞市。第二天到了寶成鐵路隧道南口對面,離武警執勤哨位只有數十公尺小山坡。

二人隱藏在山坡上的小樹林裡,觀察哨位執勤戰士的動靜及火車經過的規律等情況。當晚10點左右,梁開武摸到正在修建的營房後面距哨位五六公尺遠時,發現石盛強未跟上,心生恐懼,放棄了行動。

原路返回小山坡後,梁開武責問石盛強,石盛強說:『我害怕,我還有兒子,算了。』梁開武沒有再堅持,二人掃興地回到了旅館。石盛強次日回到四川,梁開武認為一個人也能搶到槍,於是他8月30日單獨行動,借著火車經過的噪音,從背後一槍擊中哨兵曹建強,並搶走其佩槍81-1半自動步槍。攜槍回資陽後,他和石盛強踩點後,對四海公司出納室進行搶劫,梁開武開槍打死出納員曾文。

隱姓埋名
兩次被抓捕後逃過

在審訊中,梁開武交代,從1995年開始,他便夥同他人進行搶劫,而警方在2000年時就曾盯上他,但並不是那兩次槍擊大案,而是樂至縣的一起偷盜蠶繭案。當時參加偷盜的還有石盛強,但後來石被抓後,一直沒吐露與梁一起犯下那兩起槍擊大案。這些年,雖然認為自己沒有因槍擊案而被警方懷疑,但梁開武依然隱姓埋名四處逃亡,11年間從未使用過身分證,甚至兩次在被警方抓捕後逃過。

透過民警的講述,可以大致勾勒出梁開武的逃亡經歷。2002年,犯下槍擊大案後,梁開武就隱姓埋名開始逃亡。2003年10月,梁開武在樂至河邊釣魚,因為此前的偷盜蠶繭案,被民警追蹤並抓獲。但是,梁開武掙脫民警跳入河中,遊到數十公尺寬的河對岸逃跑。逃脫的梁開武,沒有離開樂至縣。2003年11月-2004年4月,一直在文峰、童家等地躲藏。

2004年5月-2006年5月,梁開武來到遂寧船山區,在和平路開店賣木工板。為了不引起注意,2006年6月-12月,他又到陝西鳳縣販賣礦石。此後,他輾轉多地,2007年1月-6月,到成都量力鋼材城賣鋼材。2007年7月-2009年10月,到成都宏達鋼管租賃公司上班。2009年11月-2011年5月,繼續回到遂寧做裝修系列木工。2011年6月-9月,在成都安靖鎮做裝修系列木工。

2011年10月29日,全國清網行動展開,梁開武回來自首。當時,梁開武身上背的案子依然只是2002年的那起涉案6萬元的偷盜蠶繭案,警方採集了他的指紋、血液等後,他被取保候審,但這次他又逃跑了,逃跑到了遂寧長期做裝修木工。不過,他終於露出了破綻:從他身體上採集的樣本,在2013年那頂氈帽的DNA比對中,比對上了。

一個亡命徒的最後懺悔
我經常做惡夢夢見那個戰士端槍向我衝來

在資陽市看守所,梁開武曾告訴華西都市報記者,他從小生活在農村,讀書時不努力,對法律法規也一知半解。『第一次犯盜竊案後,並不曉得啥子是害怕,加上公安沒有抓到我,我覺得自己還有點能耐。』

『我知道案子一旦破了,自己被抓了,那是必死無疑,誰也救不了我。』梁開武在看守所關押期間,漸漸表露出悔意,『我愧對親人,對不起兩名死者。』

梁開武說,石盛強出獄後到遂寧找他,稱自己沒錢用了,想再幹一次。『我說槍還在,但不幹了,再幹對不起無辜死者,你可以買個翻斗車什麼的,做正當生意。』

『說真的,這些年來,我經常做惡夢,夢見執勤戰士端起槍向我衝來,夢見公安給我戴上手銬。特別是四海公司那個被我打死的女出納,倒地前的神態,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裡,一雙憤怒而絕望的眼睛隨時盯著我。』

執行死刑前,梁開武說,『我很後悔,請你轉告我兒子,要好好的學習法律,違法犯罪的事幹不得,千萬不要抱僥幸心理,一定要吸取我的教訓。』

對話專案組長
這件案子曾是我的心病

華西都市報:資陽市公安局當時對『2002.12.1案件『招標』時,最終為什麼讓你帶隊來辦?
王敏:這個案子發生時,我就作為一名偵查員參與了。11年來,我從沒有放過任何一條與槍關聯的線索和每一次串並案的機會,這是我的一塊心病。可能還有一點就是,男子氣概、刑警本色在作祟。而且這個案子11年未破,大家都知道它的難度,幾乎沒有人投標,最後只有我一人主動請纓。

華西都市報:11年追擊過程中,這個案子與其他案件有什麼不同?
王敏:這個案子的難度是,留下的線索、物證很少,而且受當年刑事科學技術和檢測條件限制,11年中一直未能掌握有價值的案件線索。

華西都市報:對梁開武是什麼印象?
王敏:第一次歸案後的梁開武趁押解民警不備戴銬脫逃。6年後,梁開武潛回老家剛巧被辦案民警發現並抓捕,梁開武極力反抗,在民警警告無效開槍擊傷其左小腿的情況下再次脫逃。由此可見,此人個性凶殘,可能隨身攜帶槍支,且有很強的反偵查能力和潛逃技能,抓捕的危險性不言而喻。

華西都市報:這個案子給你帶來了改變沒有?
王敏:要說改變,就是10多年來偵查經驗更成熟了,還有就是每次有涉槍案件時,『是什麼槍?長槍還是短槍?』已經成了我腦海中的條件反射。

案發現場發現的氈帽。
案發現場發現的氈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