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鴻夫人廖靜文去世 享年92歲

徐悲鴻與廖靜文。

『我不僅愛徐悲鴻,也是他的崇拜者。』廖靜文被評價為『一個為徐悲鴻而生,為徐悲鴻而活的女人。』

根據成都商報報導,廖靜文1923年出生於湖南長沙。1939年考入中央美術學院,曾任中央美術學院圖書館管理員。1945年與徐悲鴻結婚。協助徐悲鴻工作並照顧其生活,直到1953年徐悲鴻突發腦溢血逝世。徐悲鴻逝世後,廖靜文將徐悲鴻留下的1200餘幅作品,及徐悲鴻收藏的唐、宋、元、明、清和近代著名書畫1000餘幅、圖書、圖片、碑拓、美術資料等萬餘件全部捐贈給國家,並捐出北京的一套寓所以建立徐悲鴻紀念館。著有《徐悲鴻一生》(傳記)。

徐悲鴻先生的夫人廖靜文16日晚7點03分,在北京的家中安然逝世,享年92歲。由於事發突然,就連徐悲鴻紀念館的張主任17日晨接到記者的電話時都一臉愕然,廖靜文在成都的家人16日晚深夜都還未獲得消息。17日晨0點25分,作為廖靜文生前最後專訪過她的媒體,記者打通了廖靜文家人的電話,對方告訴記者,廖靜文逝世於16日晚7點03分,『去世時很安詳,家人還沒有通知到紀念館的同仁,目前家人情緒還很平靜。』據悉,目前徐家正在緊急安排廖靜文去世後的事宜,包括和有關單位組成治喪委員會,追悼會的時間也正在安排。

『廖奶奶走得很安詳,家人心裡稍感安慰,可以說的是,走之前這幾天她過得很開心,生活也很愉快。』廖靜文的家人透露。

中國人民大學徐悲鴻藝術研究院院長、徐悲鴻之子徐慶平也表示,『廖靜文先生一生為國家,特別是為國家的藝術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對子女、對晚輩也盡到了一個母親,一個長輩的職責,我們很感激她,很感恩她為國家,為家做的一切。』

值得一提的是,廖靜文走之前沒有留下遺言或者『最後願望』,作為陪伴徐悲鴻走到最後的人,她也許已了無遺憾。『她走得很安詳,92歲,好多老人在這個年紀都走得挺痛苦的,很感恩,老天對她那麼好,走得那麼平靜安詳。』廖靜文的家人說。

去(2014)年3月,記者在徐悲鴻的孫兒徐冀的帶領下,拜訪廖靜文,與徐家一家四代人促膝長談。成都,是讓廖靜文感念思想的一座城,這裡有她的大學時光,這裡有她和徐悲鴻的感情,她親口告訴記者:『我和悲鴻最美好的時光是在成都度過的。

為了當時即將在武侯祠舉辦的徐悲鴻紀念大展,廖靜文還親筆為成都大展寫賀信,對於聯絡廖靜文三年之久終於成行的成都媒體,她還親筆題詞祝成都商報的讀者新年快樂。一年過去,廖靜文走了。廖靜文一直不喜別人稱她為『徐悲鴻遺孀』,而是喜歡也習慣了別人稱她『徐悲鴻夫人』。白駒過隙,徐悲鴻夫人,請上馬,一路走好。

去年3月,廖靜文接受記者專訪:悲鴻為我畫過許多畫。只要我喜歡,悲鴻就會立刻在畫上題字,送給我。那一次對話,廖靜文和記者聊的,幾乎全都圍繞著徐悲鴻的畫,但從中也透露出不少她和徐悲鴻的生活點滴。

在對話中,廖靜文告訴記者:『悲鴻為我畫過許多畫。這次在成都展出的油畫《讀》,還有一幅素描頭像,都是他以我為模特兒畫的。也是我們在四川生活時,他精心創作的。只要是我喜歡的,悲鴻就會立刻在畫上題字,送給我。 』

而談到如何鑑別徐悲鴻作品的真偽,廖靜文提到:『悲鴻從來不用現成的盒裝墨汁和宿墨,每次畫畫前,都是用上好的墨塊,我幫他研磨出來的。盒裝的墨汁與現磨出來的相比,兩者成色、質量相差甚遠,所以如果看到用墨汁畫出來的畫,那就不是他的作品。那個時代很艱苦,悲鴻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還是非常講究用紙的。有時候條件實在不好,他便選擇在皮紙或高麗紙上作畫,這是其他畫家很少用的。

悲鴻的題款和印章也是很講究的,一般他不喜歡在畫上題太多的字。而且題款都在畫的最邊上,豐富畫面,但不會破壞畫面。由於現在假冒印章的技術太高了,所以從印章上已經不容易辨別出來。』


廖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