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局部極端還是大汛前兆 解讀12輪強降雨襲擊大陸南方

6月15日,在廣西大化瑤族自治縣六也鄉華善村,村民划船出行。

廣西暴雨、江西暴雨、江蘇暴雨,湖南受災、上海被淹、湖北預警……今(2015)年5月份以來,連續12輪強降雨襲擊大陸南方多地,尤其是進入6月後,特大暴雨在長江中下游地區和西南地區愈演愈烈,各地災情嚴重。

根據新華網報導, 那麼,南方受災情況到底怎麼樣?各地防災措施如何展開?這連續12輪強降雨到底是局部極端天氣,還是聖嬰現象帶來的大汛前兆?

災情嚴重:『上海一天降水量相當於把21天的雨下完』

6月16日至17日,強降雨帶橫掃重慶、湖北、安徽、江蘇、上海等地,江蘇和上海局地出現特大暴雨。而據中央氣象台首席預報員張芳華介紹,從5月初到現在,南方地區已經經歷了11輪強降雨,16日開始的這輪是第12輪。江南、貴州等地一些地區降雨量比常年同期偏多3至8倍,局部地區偏多1倍以上。

暴雨之下,各地災情嚴重:

上海:入梅以後最大的一場特大暴雨從16日夜晚開始襲擊上海,局部地區雨量超過200公釐。到17日早晨,上海近百條馬路積水到膝蓋,公車開行困難,大批小車拋錨,老舊房屋水漫金山。據上海市水務局辦公室相關負責人介紹:『近年來,上海每年的梅雨季平均21天,而16日至17日一天的降水量相當於把21天的雨一天下完!』

廣西:持續的強降雨已造成廣西超過78萬人受災,8人因災死亡另有3人失蹤。廣西大化瑤族自治縣遭受立縣以來最強降雨。記者在大化縣六也鄉加司村弄水屯看到,上千頭死豬漂浮在布滿綠色藻類的水面。『幾乎只是搬一袋飼料的工夫,洪水就漲到了腰部。』廣西漢世偉畜牧有限公司廣西區總經理王林介紹,14日上午,洪水大漲,這些豬瞬間就被洪水淹沒。

湖北:17日湖北多地遭遇強降雨襲擊,在位於暴雨中心的鄂東北地區24小時降水量超過100公釐,達到大暴雨量級。截至16時,武漢中心氣象台已經拉響16次暴雨警報,提示相關地區防範風險。而就在此前的6月6日至8日,湖北就已經遭遇過一次強降雨過程,造成全省8個市州的24個縣市區24.86萬人受災,4人因災死亡。更早前的6月5日強降雨,造成咸寧、荊州、恩施等地35個縣市區的95.3萬人受災,3人死亡、4人失蹤。

江西:據江西省民政廳統計,截至6月15日8時,10日開始的洪澇災害造成吉安、上饒、鷹潭、萍鄉、撫州、贛州、宜春7個設區市35個縣(市、區)52.6萬人受災,因泥石流掩埋死亡1人,緊急轉移安置1.5萬人,農作物受災49.4千公頃,倒塌房屋459間,直接經濟損失4.8億元人民幣。

湖南:截至9日14時,近日來的強降雨已造成湖南省懷化、婁底、常德、岳陽、張家界、邵陽、湘潭7個市州的235個鄉鎮受災,受災人口達55.39萬,1人因滑坡泥石流掩埋死亡,近1萬人被緊急轉移,倒塌房屋314間。

中央氣象台17日10時繼續發布暴雨黃色預警:預計17日14時至18日14時,湖北南部、安徽南部、上海、浙江中北部、江西北部、湖南中北部、貴州東部和南部等地有大雨或暴雨。雨虐大陸南方,人們的心在揪緊。


這是6月15日拍攝的紅水河廣西大化縣河段。


6月15日在廣西大化瑤族自治縣六也鄉華善村,村民在乘竹筏出行。


6月14日在廣西大化瑤族自治縣六也鄉德禮村,救援人員在轉移被困群眾。

防災救災政府與民間都在努力

面對持續的雨情,從中央到地方,從官方到民間,應急、預警與救援、互助都在展開。4日,國家防總會同國家能源局部署水庫水電站安全度汛。6日,中央氣象台『雙警齊發』,拉響暴雨黃色預警和強對流天氣藍色預警。並自此日起,持續發布南方暴雨預警,提示各地做好防汛準備。8日,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下發通知,要求19個省份整改汛前檢查中發現的各類問題。

預警,是為了最大限度減輕災害影響。眼下,在這場預測之中,但強烈程度又超乎大家預料的災情面前,減災、救援力量從一開始就在展開。

在廣西大化縣六也鄉,剛接到六也鄉華善村弄代屯有許多留守老人被困的險情報告,縣人民武裝部政委塗鐵托就帶著民兵們,與鄉鎮幹部們一起前往村屯搶險救災。他們跋山涉水,在乘坐衝鋒舟渡過一段水域後,將幾百斤重的衝鋒舟扛在肩上,一步步翻越山頭、再下山,再涉水,將多名留守人員救出危難。

上海、江蘇等地市政、城管等部門第一時間組織力量進行城市內排澇。記者在蘇州市虎阜路9號美花日用香料有限公司廠區內看到,廠區內汪洋一片,一些工人們光腳蹚水進出,積水淹沒到腳踝以上,市河道管理處安排的泵車正緊張作業。

上海市有關部門介紹,上海市目前積水搶排工作正在進行,大部分道路、小區、下立交積水已排除,僅剩個別積水路段繼續組織全力搶排。危急關頭,如何救災同樣考驗著每個社會的應急能力與公民責任。

上海市嘉定區教育部門決定,轄區內32所學校停課;上海市楊浦區二師附小門前積水嚴重,學校老師和保安臨時用三輪車當擺渡車,接送學生,並準備了薑湯來驅寒。在江蘇無錫市,五愛小學門口架起』愛心橋』,由老師和保安肩背手抱將孩子送進學校。一些公司則發起了愛心衣物送災區活動,將一件件、一副副帶著愛心溫暖的衣物、手套送到受災群眾手中。


6月16日在廣西大化瑤族自治縣六也鄉加司村,村民划船在洪水中出行。

焦點追問:『黑手』是『聖嬰現象』?今年會否遭遇大汛?

據中央氣象台預測,22日之前,江南、貴州等地仍有較強降雨,之後雨帶將北移至淮河流域。預計局地降雨量比常年同期要偏多3至8成,甚至一倍以上。

『今年入汛以來跟同期相比降雨量偏多,且時間較往年也有所提前。』廣西氣象台首席預報員劉國忠說,『以往都是六月份才真正進入雨水多發期,今年從五月中旬就開始了,提前半個多月。』

那麼,導致南方此次強降雨的原因到底是什麼?氣象專家指出,這12輪南方強降雨應與本年度的聖嬰現象現象有關。本次聖嬰現象自2014年5月以來持續發展,目前已維持14個月,達到中等強度。國家氣候中心氣候監測首席專家周兵介紹,受聖嬰現象事件影響,通常夏季大陸南方地區降水偏多,北方降水偏少,呈現明顯的『南澇北旱』特徵。目前,『南澇』形勢已基本明朗。

公眾記憶猶新的是,1998年,大陸長江流域發生特大洪水,其氣候背景就是1997年到1998年,赤道中東太平洋發生了歷史上最強的一次聖嬰現象事件。

那麼,今年的聖嬰現象會否再次造成大陸的大汛呢?大陸國家氣候中心預計,今年的聖嬰現象將持續至秋季,達到中等以上強度,但或將弱於1997/1998年。周兵預計,今年夏季,大陸長江中游到江南西部、松花江流域汛情將較重。

氣象專家指出,雖然目前來看,南方的強降雨暫時還屬於局部極端天氣範圍,但不排除未來進一步持續、擴大的可能,防汛工作需要早做準備、做好準備。

據記者瞭解,目前一些地區已經集結了地質、氣象、勘探、國土等部門著手下一步減災救災的措施。在農業人口居多的地區,政府的幫扶重點則在受災人口的救濟,以及受災農產品補償方面。除此之外,記者注意到,在汛情面前,不少人的擔憂也並未從『雨一大即內澇』的城市排水這一頑疾上抹去。

業內人士表示,近年來,暴雨等災害性天氣有所增加,更加需要城市建設和防汛能力同步發展,目前不少城市的排水管道標準主要應對一般性降水天氣,對於持續時間長的強降雨承受能力依舊有限,這就要求一方面務必儘快逐步提高城市排水管線標準,另一方面在防汛準備上要重點加強城市應急排澇的物資儲備和人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