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中國歷史上 唯一被滅門十族的人是…

方孝儒。

中國封建社會的律法是非常嚴酷的,尤其是政治犯罪,一人犯死罪,家族成員與其共同承擔刑事責任的刑罰制度,即意味著由一個人的死罪擴展為家族成員的共同死罪,這就是古代所謂的『株連九族』罪。

根據頭條網報導,在古代,九族之誅往往施之於重大政治犯罪,凡是與犯罪人沾親帶故都將受到無辜株連。最極端的當屬『十族』的特例,說到特殊,是因為這一駭人聽聞的暴行在一部漫長的古代史中僅有一例,這一慘劇的主角就是明初學界巨擎方孝儒。

方孝儒,生於西元1357年,卒於西元1402年,字希直,一字希古,明初浙江寧海人。他是一代名儒宋濂的得意門生,是當時的大儒。他博學多才,通曉經史,文章蓋世,是朱元璋的皇長孫朱允炆的老師。明洪武二十五年(西元1392年),方孝孺被蜀獻王朱椿(朱元璋的第十一子)特聘為世子之師,並為其讀書處題額『正學』,時人遂尊稱其為『方正學』。

明建文帝朱允炆即位後,將方孝儒招至南京,委以翰林侍講學士之職。此時,建文帝年紀尚輕,缺乏治國治軍的本領,加之方孝儒又是他的老師,更受到其百般信賴和倚重,『國家大事,輒以咨之』。方孝儒對建文帝赤膽忠心,全力扶持。

建文帝即位之初,一直憂心忡忡,害怕他的叔叔們王權過大,擁兵為患。後來就採用齊秦、黃子澄的削藩建議,但遭到以燕王朱棣為首的諸王的反對。方孝儒替建文帝起草了一系列征討燕王的詔書和檄文。

西元1399年,燕王朱棣以『清君側』的名義聯合各個藩王舉兵反抗朝廷,直至西元1402年,歷時4年,朱棣終於攻破明京城南京,戰亂中建文帝下落不明。同年,朱棣即位,是為明成祖。在朱棣得到大明皇位後便迫令方孝儒為他起草即位昭書。方孝儒反對朱棣篡權,寧死不從,擲筆於地說:『死即死耳,詔書不草!』燕王大聲說:『詔不草,滅汝九族!』方孝儒針鋒相對的說:『莫說九族,十族何妨!』朱棣又反覆勸說方孝儒:『不要自找苦吃,我欲效法周公輔佐成王。』方孝孺依然還是不屈服,他說『好,我寫!』他從地上拾起筆來,大書四字『燕賊篡位』。朱棣大怒,他命人拿刀來從方孝孺的嘴角直割到耳旁,並將他投入監獄。見方孝孺仍不屈服,朱棣就下令把方孝孺在午門內凌遲處死。

相傳明宮午朝門內丹墀上的血跡石,即為方孝儒鮮血所濺而成。古代帝王處死大臣,一般都在刑部天牢、鬧市行刑,或者推出午門外斬首,在午門內殺人是沒有先例的。由此可見朱棣對方孝儒怨恨之深。方孝儒在就義前,作絕命賦道:『天降亂離兮,孰知其由;奸臣得計兮,謀國用猶;忠臣發憤兮,血淚交流;以此殉君兮,抑又可求?嗚呼哀哉,庶我不尤!』朱棣處死方孝儒後,仍不解心頭之恨,下令滅他十族。方孝孺的九族加上他的朋友、門生也算作一族,共873人,全部處死,行刑就達7日之久,被入獄及充軍流放者達數千。在整個漫長的封建歷史長河中,方孝孺是唯一一位慘遭滅門十族的人。

方孝孺一介書生,手無縛雞之力,卻面對專制君主的屠刀視死如歸,抗節不屈,這可謂感天地泣鬼神!受到後人的無限敬仰和讚頌。就其個人氣節來看,歷史上實在不多見,這正應了中國人的一句話:『士為知己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