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康有為要求妻妾 稱呼他什麼?

本文摘自:《中華傳奇》2010年第7期。

一個人不會因為冠上了歷史兩字就脫生為另外一種生物,他也許一時一地發過光,但不要指望他成為太陽。

根據《中華傳奇》報導,1916年夏天,袁世凱死後,浙江督軍呂公望、警務處長夏超邀請康有為到西湖避暑,住在劉莊,他帶了女兒康同璧和女婿同來。就是這個夏天讓他生出了在杭州建一個安樂窩的念頭。在當地權貴、軍閥的幫助下,康有為在1917年買下西湖丁家山一帶三十多畝地,歷時四年,耗銀四五萬兩,到1921年建成『一天園』,杭州人習慣叫『康莊』,就在西湖邊上。他十分喜歡,每年春秋兩季幾乎都住在這裡,他還自己準備了一艘船,閒時常常泛舟西湖,談詩論文,享受湖光山色,人間絕景。

1919年暮春的一天,他在棲霞嶺附近看到一個浣紗的船家少女,有著健康、青春的美色,他就想納為己有。他打聽到少女姓張,小名阿翠,只有19歲,還沒有婆家,而且父親早故。就托人去說,一次說不成,再托人去說,鍥而不捨,又是送厚禮,又是許諾言,終於讓張阿翠的母親動了心,提出一個條件:如果要娶阿翠,就要安排她的兩個哥哥到康家當差。康有為晚年的老少配就這樣辦成了。據說,康有為還給阿翠起了個大名,叫張光,字明漪。這樣文縐縐的字恐怕也不是船家起得了的。

年過花甲的康有為娶花季少女張阿翠為六姨太(也有人說是七姨太),成為杭州城裡茶樓酒肆的談資。當年5月,婚禮在上海愚園路的康公館舉行,達官貴人、名流大亨紛紛前往道賀,上海轟動一時,不少報紙都有報導。

據說,取名張光的阿翠和其他妻妾稱呼康有為都是『大臣』,他念念不忘的是清廷對他的恩惠、他的頂戴花翎,所以他才會積極參與張勛復闢,而新生的民國,社會各界念及他推動維新變法,對這個民族的貢獻,給了他足夠的寬容。

康有為晚年最寵愛的是不識字的阿翠,不僅請家庭教師教她讀書識字,這位一流的書法家還親自教她寫字。每次他酒酣耳熱要寫字的時候,都是阿翠在身邊。

1927年,70歲的康有為在青島去世,杭州的『康莊』逐漸衰敗。年輕的張阿翠開始守寡,經濟漸漸變得拮据起來。此後,西湖各處景點的小攤上,出現了康有為的大量手跡,有楹聯,也有中堂、橫披,還有條幅,楹聯喊價50元。據攤主說,康有為臨終前不久,考慮到阿翠身後生活,關起門來為她寫了2000件書法,說:『老夫無金為卿養老,此二千件即變相之足赤,夠你受用一輩子了。』

時間長了,西湖邊的康有為真跡卻源源不斷,有人懷疑有專門製造康有為『真跡』的廠商暗中供應,到20世紀30年代中期一幅楹聯已跌價到5元。原來,這些所謂的『真跡』出自康萬木草堂弟子徐勤的侄子之手,康有為晚年此人常在身邊研墨鋪紙蓋印,並且苦練書法,模仿康有為幾可亂真,西湖攤上出售的所謂康真跡大多數是他的手筆,只有印章是真的。

這位徐某和太師母達成君子協定,他寫字,阿翠蓋印,賣字所得兩人對分。對於康有為的真跡,阿翠是捨不得賣的,每當想起死去的丈夫,她就會打開箱子看一眼留下的真跡。聽說1945年阿翠去世的原因,就是這個秘密被人發現,那一箱康有為真跡被人偷走了;阿翠憂懼不已,最後竟至撒手人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