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披露 習近平考察花茂村細節

在王治強的家中,村民們與習近平座談,王治強和妻子分坐習近平兩側。

習近平16日在遵義縣楓香鎮花茂村考察,曾到訪村民王治強經營的農家樂『紅色之家』。記者18日聯繫到花茂村現任村支書王偉和村民王治強,王治強告訴記者:『習近平很關心我的農家樂生意,感覺他挺細心的,我也很感動!』

根據北京青年報報導,習近平16日下午四點半左右,來到貴州遵義花茂村。據村民王偉介紹,習近平一行在村裡停留了一個多小時,大約傍晚6點離開。習近平到白泥組黨員群眾之家,聽取村級組織建設和脫貧致富情況介紹,察看駐村工作室、金融便民服務點、藤編工藝和製陶工坊,瞭解開展精準扶貧的具體專案和實際效果。

花茂村近年來發展山地現代高效農業、推動農旅一體化,開辦了42家鄉村旅館、10個農家樂,村民生活有了顯著變化。在經營農家樂的村民王治強家中,習近平同村民們圍坐在院子裡聊起家常。習近平在王治強經營的農家樂,房前屋後看得十分仔細,『家裡種什麼?』『土地經營情況怎麼樣?』『農家樂搞得怎麼樣?』

總書記對大家說,這是我第三次來遵義,特別想瞭解老百姓尤其是農民的生活。透過你們剛才講的,看到每個人洋溢在臉上的愉悅表情,知道你們過得不錯,這裡的脫貧致富是比較成功的,你們對黨和政府是擁護的。群眾擁護不擁護是我們檢驗工作的重要標準。黨中央制定的政策好不好,要看鄉親們是哭還是笑。要是笑,就說明政策好。要是有人哭,我們就要注意。

總書記來過後我的農家樂客流明顯增加
之前不知道總書記要來

北青報:能不能講一下當天習近平到訪你家時的情況?
王治強(經營農家樂的村民):6月16日下午大約四點四十分,總書記來到我們家,大概停留了半個小時。總書記很熱情,我們圍坐在一起聊得挺開心的。

北青報:習近平都和你們交流了什麼?
王治強:總書記問農民的生活,問黨的政策制定得好不好,還問我們知不知道黨都有什麼政策。他還讓我們繼續努力,把農村建設好,貴州是貧困的省份,說貴州其他地方都達到我們村這種水準就好了。總書記還問縣委書記曾瑜,這樣的村莊在貴州有多少啊?縣委書記曾瑜回答說,我們縣達到這樣水準的就有60多個。當時現場很多代表都發言了,這些代表都是來自我們村各行各業的人,有開農家樂的、搞烤煙的等等,都是很優秀的人。

北青報:你之前知道習近平總書記要來嗎?
王治強:我們之前不知道總書記要來,只是被通知有位重要的客人要來做客。看到總書記時非常激動,我激動得連跟他合影照相的要求都忘記提了。

總書記問我蓋小樓花了多少錢

北青報:習近平有沒有讓你印象深刻的話?
王治強:有啊,就是習近平關心我生意的情況。總書記問我這小樓是什麼時候蓋的,花了多少錢,投資收回來了嗎,現在生意還好不好,能夠接待多少人。感覺總書記挺細心的,我很感動!

北青報:你怎麼回答的呢?
王治強:我告訴總書記,這小樓是去(2014)年蓋的,當時正逢村裡搞新農村建設,是在老房子的基礎上改建的。改建花了10多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現在房子已經顯得小了,因為客人多了,接待客人已經有壓力了。

北青報:農家樂經營情況如何?
王治強:一樓用餐,二樓住宿。總書記來之後,客流明顯增加,現在每天可接待200人。小樓後面還有個小院,也可以接待客人。農家樂主要經營貴州特色的農家菜。

總書記走後,這兩天我家『人山人海』

北青報:這次習近平來貴州調研一個重要主題就是了解貧困人口如何脫貧致富,能否講一下你家的故事?
王治強:說起來,我家也是從貧困走過來的。以前我家姊妹多,很窮。我今(2015)年52歲,我17歲就去遵義打工了,我出去的時候兜裡只有5塊錢,直到去年,我才結束打工生活回到村裡。我們花茂村搞新農村建設,我覺得還不錯,然後回來在去年9月份開了這個農家樂。

北青報:農家樂讓你的生活條件發生了很大改變?
王治強:哪裡是很大改變,簡直是翻天覆地的變化。

北青報:收入如何?
王治強:是這樣的,我家現在有6口人在經營這個農家樂,有我們夫婦倆,還有弟弟、弟媳兩口子,以及我兩個兒子。扣除人工、各種費用以及弟弟、弟媳的工資後,我和妻子每月還能剩個萬把塊錢。

北青報:習近平考察花茂村後,這兩天你的生活有沒有變化?
王治強:總書記走後,變化很大,我們家這兩天『人山人海』,很多鄉親來我家看。

十八大後習近平29次考察至少10次『訪貧』

習近平在遵義考察了曾經的貧困村,瞭解其如何脫貧致富。『扶貧』、『脫貧』是習近平就任以來離京考察的重點,記者梳理發現,十八大後習近平離京考察29次,其中10次考察行程涉及扶貧。

連續三年新年考察都選困難地區

貴州遵義楓香鎮花茂村,是十八大後習近平考察的首個脫貧的『貧困村』。原名『荒茅田』的小村莊,因脫貧致富才改名『花茂村』,寓意花繁葉茂。脫貧致富是此前習近平在離京考察貧困地區時始終強調的。

2013年元旦前夕,習近平趕赴河北省阜平縣龍泉關鎮駱駝灣村、顧家台村看『真貧』,此後連續兩年『新年訪貧』。2014年新年前夕,習近平到訪大陸最偏遠地方之一的雲南省貢山縣獨龍江鄉,鼓勵當地鄉親迎難而上;2015年新年後不久,習近平再訪雲南,在考察烏蒙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的昭通市時表態,決不能讓困難地區和困難群眾掉隊。

就任以來,習近平已至少10次考察貧困地區。地處太行山深處的特困村河北駱駝灣村、顧家台村,有『瘠苦甲於天下』之稱的甘肅定西、臨夏,地處武陵山連片貧困地區的少數民族貧困村,最偏遠地方之一的貧困區雲南省貢山縣獨龍江鄉……從這些地方不難看出,習近平不僅『訪貧』覆蓋的省份多,同時問診的貧困村類型多樣。

習近平為何頻繁訪貧?

為何要頻繁到訪貧困地區?在探訪貧困的第一站河北省阜平縣,習近平明確提出『沒有農村的小康,特別是沒有貧困地區的小康,就沒有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重要論斷。

今年1月,在扶貧任務繁重的雲南省昭通市,習近平又再次強調,扶貧開發是我們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的重點工作。現在距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只有五六年時間了,時不我待,扶貧開發要增強緊迫感。

20天後,在另一個貧困地區——陝西延安,習近平主持召開陝甘寧革命老區脫貧致富座談會。習近平對來自陝西、甘肅、寧夏的24位市縣委書記強調:『加快老區發展步伐,做好老區扶貧開發工作,讓老區農村貧困人口儘快脫貧致富,確保老區人民同全國人民一道進入全面小康社會,是我們黨和政府義不容辭的責任。』

在上述座談會上,習近平也對縣委書記坦言,自己為何經常講扶貧的問題。他說:『對這個問題,我一直掛在心上,而且一直不放心,所以經常講這個問題,目的就是推動各方面加緊工作。』

習近平如何為貧困地區支招?

在探訪扶貧的首站河北阜平,習近平提出扶貧開發工作的4項原則:因地制宜、科學規劃、分類指導、因勢利導。這四項原則在此後歷次扶貧考察中均沒變過。在湖南湘西,習近平強調貧困地區的幹部要從實際出發,因地制宜,把種什麼、養什麼、從哪裡增收想明白,幫助鄉親們尋找脫貧致富的好路子。

在雲南他又提出要深入實施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專案要提高精準度,扶到點上、根上。在山東菏澤,他出主意說,欠發達地區抓發展,更要立足資源稟賦和產業基礎,做好特色文章,實現差異競爭、錯位發展。

習近平還在歷次扶貧考察中對貧困地區幹部提出要求。他在甘肅要求各級幹部要多到群眾最需要的地方去解決問題,多到發展最困難的地方去打開局面。在湘西要求各級黨委和政府都要想方設法,把現實問題一件件解決,探索可複製的經驗。在阜平顧家台村的座談會上,習近平甚至提醒幹部:『我非常不滿意,甚至憤怒的是扶貧款項被截留和挪作他用。』

習近平的到訪確實為上述貧困地區帶來了變化。以革命老區阜平為例,習近平探訪後,河北省成立『阜平扶貧攻堅領導小組』,省委副書記趙勇任組長,保定市市委書記、阜平縣委書記親自抓駱駝灣村和顧家台村未來五年的發展規劃。另外,河北各方及相關扶貧機構為阜平提供年均3億元的扶貧資金,這一數字是阜平過去20年全部扶貧資金總和的1.5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