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投資界黃藥師」 汪潮湧的江湖

汪潮湧。

他15歲時考取華中理工大學,22歲時加入摩根大通,33歲就被國家開發銀行聘為顧問,創辦信中利國際控股公司,累計管理外幣基金規模約12億美元,人民幣基金規模接近30億元人民幣。

根據鳳凰網報導,汪潮湧的這段少年天才的學業職場經歷,如果用『武功修為』來打比方,大概稱其為投資界的『黃藥師』是再貼切不過。

黃藥師上通天文,下通地理,五行八卦、奇門遁甲、琴棋書畫,甚至農田水利、經濟兵略等亦無一不曉,無一不精。『桃花影落飛神劍,碧海潮生按玉簫』是他一生武功的寫照,武功造詣非凡,已臻化境,為金庸小說中武功絕頂的高手之一。

業界『黃藥師』的稱呼或許一半是對汪潮湧天縱英才、稟賦極高的投資技藝的讚譽,另一方面或許就是對其文雅風流的生活方式的打趣。

汪潮湧與老婆李亦非現在還保留著初戀的激情,常常在世貿中心大樓外的草地上,汪潮湧一邊吹笛子,李亦非一邊唱歌,唱少年時代的革命歌曲,也唱鄧麗君,可謂琴瑟合鳴,常常引來大批老外喝彩。有次接受電視媒體採訪時,汪潮湧吹笛子,李亦非舞劍,他們覺得這代表了他們笑傲江湖,俠士風尚的心境。

此外,2005年,他宣佈投資組建『中國之隊』,進軍美洲杯帆船賽。成為美洲杯帆船賽150年歷史上第一個中國人身影。這個每年耗資數億美元的決定是由於他的情懷。

『那時,辦公室位於如今已不復存在的世貿中心五十多層。每到夏天,大約下午五點多鐘,我都會透過辦公室窗戶,看到大西洋上帆船開進紐約入海口的情景。一邊是曼哈頓的摩天大廈,一邊是夕陽中帆船在大西洋揚帆。中間是高高矗立的自由女神雕像。那幅情景首先觸動了我對帆船運動的愛好。』汪潮湧如此描繪在華爾街上班時每天對著的美景。

不過,這位『武林高手』的海外遊學經歷,年紀輕輕便掌管數十億(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基金的經歷更為人所稱道。正如多數武林高手之所以成為高手是因為天資聰穎,遇到了貴人恩師,四處遊歷、增長見聞,而且有一個常人只能望洋興嘆的朋友圈。

恩師朱鎔基

18歲,汪潮湧考入清華大學經管學院,成為第一批研究生中最年輕的一位。1985年,有一天下午他跑步回來,看見副院長在門口等他,並小聲對他說:『朱院長剛回來,帶回來一個留學獎學金名額,我們研究讓你去。』朱院長指的就是當時任國家經委副主任兼清華大學管理學院院長的朱鎔基,他去美國考察,巧遇紐澤西州州立大學校長,帶回來一個獎學金名額。

臨行前,朱鎔基還告訴汪潮湧說,選專業就選金融。20歲的汪潮湧帶著30美元和一隻箱子,踏上赴美留學之路。他當時並沒有意識到這個機遇對自己後來生活的巨大改變。

『當年在清華的時候,朱鎔基是我的恩師,他是清華經管學院的締造者,而且當時他為我們這些研究生請來很多的兼職教授,打開我們的眼界,然後也給我們講宏觀經濟這些方面的課程,給我們後來的事業的發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礎。包括我們其他的一些同學進入到國家的一些宏觀經濟的部門、決策部門,做得也很好。』汪潮湧如是形容恩師對於自己的影響。

就在大陸的國有的金融機構或者說宏觀的經濟部門工作了兩年,汪潮湧當時是拿一塊錢的薪水,完全是抱著一種回報國家、學習在體制內工作的這麼一個心願去工作的。『所以在那兩年,給我的這個印象也很深刻,也是一個非常難得的人生成長的經歷。後來轉到創投,自己創辦這個公司呢,也是中間這兩年給我了一個所謂的軟著陸、緩衝帶,使我對大陸的國情有更深刻的瞭解,不會在創業的時候水土不服。』

華爾街精英回國創業第一人

汪潮湧的人生遠非幸運兩個字可以概括。從一歲的時候被送到大別山當起別人的養子開始,從帶著區區三十美元遠渡重洋刷盤子洗碗開始,汪潮湧就體驗著比同齡人更深刻的苦難。真正幸運的是,他心中從不缺乏鞭策自己向前的動力。

在美國留學的汪潮湧意氣風發,又有些對前途的茫然——這就是他那時的心情。但是,年輕的心滿懷希望,雖然初去美國人生地不熟,而在課餘,他甚至要去餐廳靠端盤子維持生活,但他堅持了下來,回首那段歲月,他承認極大地磨練了自己的意志力。

度過了起初的艱難適應期,汪潮湧很快在華爾街如魚得水。畢業後,他去了美國著名的金融機構工作,在那裡,學習金融投資知識。華爾街是一個金融的萬花筒,那裡成熟的金融市場讓汪潮湧眼花繚亂。而他性格裡又有不服輸的念頭,再加上頭腦敏捷,智商超人,他認識到要在華爾街站穩腳跟,首先要做的就是廣結人脈。

在廣交金融圈人脈,學習他們的理財投資經驗時,汪潮湧東方式的勤奮也讓他在華爾街受到了重用。當他回國時,已經成為摩根史坦利亞洲區的首席代表,出行乘坐豪華轎車,一年數次國外旅行,還能享受十幾萬美元的補貼……這些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的大陸,足以讓人豔羨不已。

當汪潮湧也在華爾街上獲得成功時,卻清醒地認識到:『一個大陸人在摩根史坦利這樣的跨國投資銀行中,充其量也就是做到大陸區的負責人,以後的發展就很有限了。』

汪潮湧在美國收到的名片中,很多人都會標上『FOUNDER』(創始人)』的頭銜,這是一個特別能得到尊敬的頭銜,只有那些公司的創辦者才有資格標注。汪潮湧的偶像和好朋友巴菲特,世界數一數二的钜富,也沒有這個頭銜。顯然,世界上最大跨國投行的地區總裁還不足以圈住汪的『野心』。他毅然決然地在大陸開始了自己的事業。

高大上的朋友圈

汪潮湧的朋友有哪些?和股神巴菲特吃過一頓十年後價值數百萬美元的午餐,和還是路人甲的張朝陽一個辦公室辦過公、吐過槽,指導王中軍投資了之後市值近420億的掌趣科技等等,更別提他那個頂級富豪雲集的帆船圈子。

二十年前的金秋九月,在北京釣魚台的養源齋,汪潮湧作為摩根史坦利北京首席代表被微軟大陸叫去陪客,有幸和當時在大陸尚不為人所知的巴菲特以及夫人蘇珊單獨共進晚餐,為他和蓋茲的首次絲綢之路的旅行餞行。兩個多小時的用餐時間裡,巴菲特就著他鐘愛的可樂,與汪潮湧興致勃勃地分享他的投資理念。當時的伯克希爾沒有直接投資大陸的項目,但是他們投資的可口可樂、寶潔、美國運通等公司在大陸的業務都增長很快。

『「年輕人,相信大陸會有巨大的盈利,要相信你自己的國家。」巴菲特這句醍醐灌頂的話深深地震撼了我,也在我心裡埋下了創業的種子。』與股神的這次對話讓汪潮湧坐不住了。四年後,他辭去摩根史坦利北京首席代表的職務,創辦了的投資公司,而公司的名字就是隱含了巴菲特忠告的『信中利投資有限公司』。

1986年張朝陽赴美留學,1996年持風投資金回國創立愛特信。大陸的企業家們面對窗外陌生的財富世界,無疑有著太多的困惑與茫然。汪潮湧曾經和張朝陽在同一個辦公室工作,張朝陽就不斷向他大倒創業過程中融資困難的苦水。而汪潮湧卻從中看到了屬於自己的機遇,開始為民營經濟的開枝散葉提供資金養料。

『在一個論壇上,汪潮湧講了很多,我都不理解,但知曉了一件事,網路當中,就是遊戲和廣告比較賺錢,回來我就投了一個遊戲公司、一個網路廣告公司。』王中軍所指的遊戲公司就是掌趣科技,這家公司的目前市值近420億。後來,王中軍對其他網路細分領域也有投資,但回報不如上述領域。他總結稱,『潮湧說得蠻準的。』

除此之外,擁有百年歷史的美洲帆船賽也成為汪潮湧富豪朋友圈的一個重要來源。『功夫在玩外。』汪一直這樣評價帆船圈子。

曾發生過這樣的情景,他和大陸國內一些著名企業家到國外,憑藉在美洲杯中樹立的名氣,他會被邀請參加財富家族的一些宴會,而其他企業家卻無法進門。帆船賽敲門磚效應,比起單一的財富,對於國外的王室貴族更奏效。摩納哥國王阿爾伯特二世、甲骨文總裁賴瑞·艾利森、微軟創始人之一保羅•艾倫、普拉達(PRADA)老闆派特里奇奧•伯特利、CNN創始人泰德•特納等人都是航海賽事的參與者。

從2005年至今,8年時間,汪潮湧也試圖讓大陸國內企業家認識到航海運動的高端社交效應。他曾拉王中軍、朱新禮、潘石屹、夏華、李東田等大陸國內企業家下水,每次讓一兩位企業家和『中國之隊』同在一條船上,近身觀摩美洲杯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