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齡」達40年! 10萬餘噸「殭屍肉」銷大陸全國

10萬餘噸「殭屍肉」銷大陸全國。

『70後』豬蹄、『80後』雞翅……有的比一些年輕人年紀還大的『殭屍肉』透過走私入境,悄無聲息地出現在宵夜攤、餐廳。這些肉有的來自疫區,有的嚴重過期,用化學藥劑加工調味品後居然搖身一變成為『賣相』極佳的『美味佳餚』,威脅著百姓的食品安全。

根據新華網報導, 6月份,大陸海關總署在大陸14個省份統一組織開展打擊凍品走私專項查緝抓捕行動,成功打掉專業走私凍品犯罪團夥21個,初步估計全案涉及走私凍品貨值超過30億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包括凍雞翅、凍牛肉、凍牛豬副產品等10萬餘噸。

從查處情況看,這些走私凍肉衛生狀況令人擔憂。那麼,這些凍肉究竟是如何逃過層層監管,竄上百姓餐桌呢?

來源不明的凍品分銷各地『泡椒鳳爪』成重災區

長沙海關6月1日破獲一起特大走私凍品案,打掉以黎某、鐘某等分別為首的2個涉嫌走私凍品團夥,查扣涉嫌走私凍牛肉、凍鴨脖、凍雞爪等約800噸,價值約1000萬元。據長沙海關介紹,這是湖南歷年來查獲的最大宗走私凍品案。

『太臭了,整整一車廂,打開門差點吐了。』長沙海關緝私局警員張濤(化名)說。據瞭解,這兩起案件共抓獲涉案人員20人,其中包括17名湖南籍、2名廣西籍和1名廣東籍涉案人員。

當天在長沙共發現了3個用來存放這些走私凍品的冷庫,總面積約3000平方公尺。冷庫中堆放了大量包裝上寫著外文的來源不明的凍品。黎某走私的凍品即存放在其中的兩個冷庫中,透過長沙市紅星冷庫的門面分銷到湖南省內14個市州和大陸全國各地。

占地面積180畝的紅星冷庫是湖南最大的凍品批發市場,也是湖南省主要凍品集散地。據長沙海關保守統計,紅星冷庫每年輸送量80萬噸凍品中,約1/3是來源不明的境外凍品。

長沙海關緝私局副局長楊波說,走私的凍肉都是沒有經過檢驗檢疫的肉品,如果進食攜帶禽流感、口蹄疫、瘋牛病等細菌、病毒的凍肉,或會危及生命。

冷凍技術的發明,本是為了保證食物的新鮮。然而,記者瞭解到,一些走私凍肉包裝上的生產日期顯示,『肉齡』竟然長達三四十年。在6月的海關打擊凍肉走私的專項行動中,有『80後』緝私人員在廣西某口岸查處了一批比他年紀還大的『70後』凍肉。

專家告訴記者,多年的凍肉品質上比鮮肉會差,但只要冷凍過程中沒有發生解凍現象,從外觀和口感上很難區別。但是走私肉運輸條件惡劣,不斷解凍等過程中容易滋生各種細菌,甚至是開始腐爛又重新冷凍,其衛生安全和食品質量不堪想像。

這些來歷不明的肉品透過批發市場,進入大排檔、餐館,甚至是正規超市。隨著生鮮電商的風生水起,一些網路平台也成為其潛在銷售管道。透過醬油醃製、辣椒調味後,這些肉品有的被製作成袋裝熟食,有的演變成餐桌上的『佳餚』,消費者吃起來很難分辨。

很多人喜歡吃的『泡椒鳳爪』,是走私凍品的『重災區』。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某些『色香味俱全』的雞爪甚至有幾十歲『高齡』,可能是來自異國他鄉,不法分子用過氧化氫等漂白劑浸泡,讓雞爪顯得胖乎乎、白嫩嫩的,『賣相』特別好。據調查,黎某和家人近一年至少走私了數百噸豬腳和雞爪等進入湖南,再透過紅星冷庫的門面分銷到全國各地。

『螞蟻搬家』式走私中間反覆解凍

根據大陸國家質檢總局最新肉類產品檢驗檢疫准入名單,大陸僅允許澳大利亞、紐西蘭、烏拉圭、阿根廷、加拿大、哥斯大黎加、智利、匈牙利等牛肉進口。非這些國家進口的走私牛肉一般賣20元半斤,而新鮮牛肉市場上平均40元半斤。

從湖南這起案例看,巨額利潤促使不法商人鋌而走險,最終形成一條國外發貨、香港拼櫃、越南中轉、中越邊境『螞蟻搬家式』偷運入境、長沙收貨的凍品走私鏈條。

據相關人員介紹,最常見的走私路徑是:走私人員從境外以低價採購貨品,用集裝箱發至香港,然後發往越南海防,在中越邊境的芒街拆解,雇傭邊民『螞蟻搬家式』將凍品運到境內。一個35噸的集裝箱凍品由幾十個邊民搬運,一兩個小時就能搬完。

由於冷櫃車運輸成本高,走私人員用普通車將凍品從南寧運輸到長沙,歷經12個小時路程後這些貨品剛剛解凍,有的甚至已經開始腐敗變臭。到達長沙的凍品被搬進冷庫再次打冷,然後發往湖南各地以及廣東、四川、重慶等地。

據瞭解,在紅星冷庫不少商鋪將大陸國產肉和進口肉摻在一起賣,常常可以看見各種外文標識的凍品箱被搬上貨車運往各地。『要想買有檢疫證明的肉就買國產肉,要想便宜就買進口肉。』一位商家直言不諱地說。

更令人觸目驚心的是,走私凍肉的鏈條牽涉多地。在6月的專項行動中,經初步偵查發現,自2015年1月以來,廣東番禺、江門地區的陳某、黃某、溫某以及遼寧大連地區的劉某等21個走私團夥,承攬北京、天津、重慶、河南、廣東等多地貨主的凍品進口訂單,國外走私凍品由此源源流入大陸國內市場。

皇崗海關、羅湖海關前不久在福田口岸旅檢入境大廳開展凍品、海鮮專項查緝行動,更是發現水客利用行李箱、背包等走私凍品和海鮮入境。

屢禁不絕,更要加強源頭管控

業內人士指出,即便高壓整治,但凍品走私環節多、非法利潤高,一批走私團夥從承攬業務、到運輸、清關、貨物交付都形成了『一條龍服務』,而且在收取中間費用時,採用現金或網路支付,交易記錄隱秘,難以查處。

目前凍品走私已經從家族式單打獨鬥,形成了大陸全國範圍的抱團發展,來自大陸全國各地的凍品走私販私人員建微信群、QQ群,有什麼風吹草動互相通氣。

專家指出,要有效打擊走私凍品的行為,必須加強走私凍品的源頭管控,在走私猖獗的邊境地區設置嚴密的監控網路,堵住凍品走私入境的管道。否則凍品一旦流入大陸,被運上四通八達的交通網後打擊難度更大。

打擊走私凍品需要靠海關、公安、工商、檢驗檢疫等多個職能部門進行配合。目前,各省份都成立了打擊走私工作領導小組,成員包括海關、公安、工商、出入境檢驗檢疫局等十幾個部門,看似參與度很高,但有時常常是『誰都參與、誰都不管』。

『凍品走私網路覆蓋大陸全國,打擊凍品走私應該加強多省合作,特別是湖南、廣東、廣西、雲南等「主戰場」應該聯合打擊,實現源頭打擊,從根源上解決凍品走私販私問題,切實保障消費者的食品安全和人身健康,維護有序、健康的市場環境。』楊波表示。

據介紹,為最大限度防止來源不明的走私肉類走上餐桌,今(2015)年以來海關總署在4月和6月已經在大陸全國部署了兩輪打擊凍肉走私的專項行動。各地也將加大打擊走私凍品的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