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高僧高旻寺德林長老圓寂 享壽101歲

一代高僧德林長老法相。

揚州高旻寺2015年6月22日19時許德林長老圓寂,世壽101歲。大和尚在去(2014)年過100歲生日時曾笑談自己是『100歲』的小和尚,如今,一代高僧撒手西歸,噩耗傳來,四眾哀慟,海天同悲。

根據揚州晚報導,德林長老19歲在高旻寺依來果和尚出家,蒙來果和尚器重,成為臨濟正宗第四十七世傳人,1984年繼任高旻寺第四十七代方丈,2005年退居。德老秉承來果老和尚衣缽,弘揚祖風,整肅規約,唯倡參禪悟道,精進修持,僧眾和合,秩序井然,為各方信善所宗仰,來歸問法者不計其數。臨濟宗風,高揚遠播。

老和尚看似嚴厲的外表,背後卻是一顆慈悲的心,嚴厲的力量來自慈悲心。要知道,80多年之前,德林長老接過來果老和尚的衣缽,以重建祖庭為己任,扶剎竿於既倒,興伽藍於廢墟。以高年碩德,精心策劃,廣結善緣,先後建成大雄寶殿、禪堂、天中寶塔、水晶宮、大講堂、鐘之巔等,大計宏圖,固為佛日增輝,亦為河山生色。

德林長老以一顆菩提心,把高旻寺建設成現在這座恢宏的寺廟,同時又精心維持了禪寺的嚴格家規。僧人守戒律,自不消說,高旻寺一不賣門票,二不賣香火,三不做經懺佛事,一心參禪,求明心見性,見性即是成佛。老和尚設計的高旻寺禪堂,能容納五百人跑香、坐香,被稱為『大陸第一禪堂』。

長老一生,流水行雲百餘年,該擔當時擔當,該放下時放下,末後一著,盡現禪者本色。目前,高旻寺相關工作暫由文龍高僧主持。

痛悼大師
大明寺方丈能修——
德老跟揚州有緣

大明寺方丈、市佛教協會會長能修法師驚悉德老圓寂,第一時間就趕到高旻寺協助料理德老後事,記者採訪他時,能修方丈一臉憂戚,他難過地說:『德老跟揚州有緣,從小就在揚州出家,從19歲到現在,82年間一直沒有離開過高旻寺。

他老人家慈悲而智慧,特別是在文革後,重樹高旻宗風,恢復高旻寺全部佛教建築,作了很大貢獻。他農禪並重,每天堅持出坡,帶領僧眾勞動坐禪。興叢林,建道坊,是這些年來德林老和尚一直在做的事情,高旻寺內大大小小的建築幾乎都融入了德林老和尚的心血。』

揚州文化學者馬家鼎——
德林為高旻寺而生
高旻寺因德林而興

揚州文化學者馬家鼎先生與德林長老因緣甚殊,他的叢書《揚州畫舫新錄》中曾專門記載了德林大和尚的功德。他說,德林是位大德高僧,一位了不起的僧人,『有學問、有能耐、有毅力、有擔當,並且與時俱進。德林為高旻寺而生,高旻寺因德林而興。他出家以來始終都在高旻寺,堅守如一。如果說星雲大師胸懷開闊,放眼世界的話,那麼德老就是堅守高旻寺,堅持佛教傳統,把一生獻給了高旻寺,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傾注了他的心血。』

德林長老用了30年的時間重建高旻寺,然而至今知曉他的人生經歷、懂得他的思想特質的人並不多。對於這位身體瘦削目光堅毅的百歲高僧,馬家鼎很有興趣記錄德老的故事,讓外界透過瞭解一個人的歷史,瞭解大陸佛教的歷史,瞭解禪宗正在發生的事。

馬家鼎先生告訴記者,對於這個請求,德林法師這樣說:『為我寫傳記?不寫,不想寫。不寫還能保持本來面目,一寫我的本來面目就變了。』

現場•高旻寺
盼送長老最後一程
百餘香客深夜守候寺外

記者22日晚7點30分來到高旻寺,寺廟大門緊閉,門外聚集著一些香客,低聲交談著。『聽說德林老和尚走了,過來看一看,送一程。』一位村民告訴記者,德林長老在高旻寺擔任住持幾十年時間裡,周圍的村民對他都很熟悉,『附近住著一位德高望重的高僧,無形之中就形成了一種難以割捨的感情』。

當天晚飯過後,村裡傳來高旻寺德林長老圓寂的消息,不少村民便趕來看望,想送德林長老一程。眼看大門緊閉,村民想進去卻被守門的師傅婉拒,便三五成群聚集在門口守候。

隨著德林長老圓寂的消息在網上擴散,通往高旻寺的水泥村道上,不斷有車輛駛來。當晚,省、市、區宗教局等單位的車輛先後駛入高旻寺,其他車輛人員則一律禁入。但被攔下的香客和車輛仍堅持守候在門外,不願離去。

晚9時許,一位小夥子乘坐計程車來到高旻寺門口,見寺門緊閉,下車後便面朝寺廟方向,單手作揖後離開。隨後,不斷有本地香客從各處趕來,盼見德林長老最後一面。

『從網上看到的消息,朋友看到後堅持要過來看一看。』市民孫女士家住西區,當晚從網上看到德林長老圓寂的消息,便驅車趕來,眼看不能進入,她和朋友面朝高旻寺拜了三拜後也離開了現場。截至夜裡10點,部分香客、村民陸續離開,但門口仍聚集百餘人。

記者走訪中瞭解到,30多年前,高旻寺百廢待興。1984年5月,請回德林長老擔任高旻寺住持。德老以重建祖庭為己任,他擔任住持的幾十年,高旻寺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幾乎是憑他一己之力,將高旻寺修成現在這個樣子,你想想,高旻寺不收門票不賣香火,不做經懺佛事,很不容易。』一名香客激動地說,『可以說,高旻寺現在的樣子,是德林長老一手設計監工,甚至小到一棵樹,都是他親自栽植。』截至晚11時記者離開時,門外聚集的香客村民仍有近百人。

現場•醫院
德林長老最後時光讓人感動

在蘇北住院期間常回寺中忙碌
22日上午,醫院尊重長老意願送他返回高旻寺

蘇北醫院1號樓10樓,老年醫學科66病床,過去的幾個月裡,德林長老一直在這裡接受治療。而在這期間,只要身體稍微好一點,他就執意要回高旻寺。22日上午10點半,德林長老從蘇北醫院離開,返回高旻寺。

春節後入院治療
2005年就發現心臟功能不好

『我們醫院非常重視,給他安排了最好的病房,由最好的醫生進行治療。』老年醫學科護士長沈志梅說,德林長老身體不好,已經很長時間了,『我第一次跟他接觸是在2005年,當時他的心臟功能不太好。』

『去年年初時,德林長老的心臟功能不好,房顫,我們也找來了上海的專家,』蘇北醫院老年醫學科主任張旭東向記者表示,當時專家就建議他安裝起搏器,『但德林長老不太願意安裝。』去年,有個以色列專家來蘇北醫院交流,張旭東還專門帶這位專家到高旻寺,動員德林長老做介入性治療,『但是大師還是不願意。』

從今年春節開始,德林長老的身體就明顯消瘦了,身體狀況也不如從前,『之後就開始在我們醫院進行保守治療。』

牽掛寺中事務
住院期間經常回寺裡忙碌

德林長老住院也是斷斷續續的,『身體稍微好一點就要回寺裡去,忙完了再跑過來做治療,』沈志梅說,有時給德林長老治療進行到一半、掛水剛到一半時,他就堅持要回寺院去,『我們每天都叮囑他,能不能不要這麼辛苦了。但他對寺院裡的事情真的非常上心,非常認真。』

在今年5月份,蘇北醫院為德林長老做了CT,顯示他食管下段有病變,『本身有感染,身體也慢慢變弱。』『德林長老的身體狀況社會各界都非常關心。作為管床醫生,我們也深知責任重大,治療方案也是反覆研究。』張旭東向記者表示,就在前幾天,德林長老又回到醫院,『進食不好。』為此在不久前,醫院專門從上海華東醫院請來兩位專家,專門帶來了營養液並做了會診,『我是希望把胃管插起來,上海的專家跟我們的意見也是一致的。』不過,德林長老本人堅持不願插管。

尊重大師意願
22日上午出院返回高旻寺

『情況不好,我們醫生護士一直守在德林長老周圍。長老是19日病重的,最後這幾天,長老其實已經不能說話了。』沈志梅說, 『端午節前後這幾天,我們怕他皮膚受損,所以把皮膚所有容易受壓迫的地方都保護起來了。』

22日早上,沈志梅是7點半趕到醫院的,她回憶說:『長老當時心律比較快,基本在140左右,氧氣血氧飽和度後來降到只有40多,我們為大師使用了氧氣面罩,但他就是不願意用。』

在22日上午10點半,在120車輛的護送下,德林長老返回高旻寺,『這種情況下,我們還是選擇尊重病人的選擇。』據悉,在出院前,醫院還為德林長老使用了升壓藥,以保證從醫院到寺廟的途中不會出意外。

德林長老簡介

釋德林,法名禪悟,字德林。河北豐潤人,1915年出生。19歲在揚州高旻寺出家,蒙來果禪師授以臨濟心印,隨住高旻寺多年,1984年繼任高旻寺第四十七代方丈,2005年退居。

德林老和尚被譽為禪門泰斗,20多年來致力重建文革毀壞的高旻寺,恢復坐香和打禪七制度,整肅禪規,重振宗風。每年從世界各地到高旻寺禪修者,數以千計。

2008年2月28日至3月6日,老和尚曾赴港主持寶蓮禪寺禪七活動,在他的倡導下,寶蓮禪寺一改家風,允許女眾進入禪堂修行。


22日晚,高旻寺一直大門緊閉。


俯瞰揚州高旻寺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