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泛民派大佬退黨辭議員:未能與中央建立正面關係

湯家驊。

香港公民黨創黨大佬之一湯家驊22日宣佈退黨,並辭去立法會議員,理由是公民黨日益偏離它的創黨理念。公民黨是香港泛民陣營的主要力量之一,湯家驊22日在記者會一度哽咽,他在上午發表的公開信中說,他原本希望公民黨『成為與中央建立關係較為正面的首個民主黨派』,可惜他發現這一目標無法實現。

根據環球時報報導,湯家驊18日與泛民議員在立法會對政改方案捆綁投了反對票,他在投票之後迅速退黨退會,是對自己真實態度的表達。他的個例告訴人們,泛民的捆綁投票形成了一種壓力,迫使一些溫和反對派議員支持了否決政改的極端行動。

香港立法會就政改方案投票前,極端反對派不斷透過各種方式製造聲勢,形成強制所有泛民議員投反對票的輿論氛圍。本來很多人認為,特區政府是有可能在泛民議員中爭取到一些支持票的,然而到了投票前夕,所有泛民議員捆綁投反對票看上去『大局已定』,原因就是反對派製造的壓力超過了正常狀態,使得溫和的泛民議員必須跟著走,沒有別的選擇。

當有議員被迫違心投票,只能在投票後傾訴自己的真實想法時,民主就出了問題。香港立法會否決政改方案是非理性的,支撐這種非理性的是一系列惡劣的政治操作,包括用『占中』營造民意假像,透過泛民控制的媒體與西方輿論合作,為同中央對抗打氣等等。

人們相信湯家驊違心投反對票的情況不是唯一的。如果今後一段時間有其他泛民議員做出類似湯家驊的舉動,恐怕不值得驚訝。

只可惜,好端端的『一人一票』政改方案已被否決,它對香港政治進程的傷害難以彌補。但是香港的日子還要過下去,反對派處理好同中央的關係仍是香港政治生態的重大課題。湯家驊22日的行動因此依然很有意義,它值得泛民派認真反思,對他們之前的激進做法進行清理。

香港不是獨立政治實體,『一國兩制』的基礎是『一國』,香港反對派同中央的關係必須是建設性的,而不能搞成『逢中必反』的對抗。泛民派需要在《基本法》的大框架下尋找自己發揮政治影響的空間,而決不能把自己變成『倒中勢力』,讓自己凌駕於《基本法》和大陸憲法之上。

在香港政改方案被否決後,泛民派應當接受當前的政治機制繼續發揮作用,與其他力量一起幫助香港社會將注意力轉移到民生建設等社會經濟發展上來。特首梁振英19日提出11項與民生和經濟有關的撥款申請,這符合香港廣大市民的利益,應當受到包括泛民在內的香港所有政治力量支持。

世界各地的情況表明,少數人激烈的政治主張往往不難包裝成社會更大群體的要求,泛民派否決政改方案就是這樣的典型情況。香港多數人支持通過政改方案,最後卻屈從於少數人的意見。這是一個深刻的教訓。

不管怎麼說,過去的一頁應當翻過去,我們只需戳破必須戳破的謊言,清楚香港廣大民眾對發展民生的熱切願望,以及他們對無休止政治對抗的厭倦。泛民派尤其應從湯家驊的例子中看清這一點。我們願意相信香港終能在大陸的支持下走出眼下的困局,重拾令整個亞洲豔羨的發展和繁榮。

延伸閱讀
公民黨偏離理性走極端路線

作為公民黨創黨成員之一,湯家驊當初組織公民黨,是希望吸納中產和溫和人士。但現時很多專業人士對公民黨非常失望。他慨嘆,是公民黨推他們加入新民黨、自由黨和經民聯等其他政黨。他曾指,當初說過黨魁只能擔任兩屆,即四年,但後來這規條改變了,理論上樑家傑和余若薇,可以無限期連任,看不到黨內有更換領袖機會。

湯家驊公開對公民黨漸漸偏離原來政治路線表達『感到很失望』。自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8.31決定後,湯家驊曾經多次試圖『撮合』反對派中人與中央官員會面,希望特首普選問題有突破性發展,但最終不獲公民黨及反對派重視。

特首普選方案被否決後,梁家傑受訪時主動稱,公民黨在『後政改時期』不能回避『本土角度主流化』問題,並支持由『本土派』及激進反對派提出的、研究修改《香港基本法》的『必然性』,明顯背棄創黨原意,投向『本土』懷抱。

由於公民黨已『變質』,湯家驊退黨後,帶動了一個浪潮,將來還會有其他人不滿公民黨變成『專業界別版』的『本土組織』而離開。湯家驊一直受到梁家傑的排擠,未來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公民黨已經不打算協助湯家驊參選立法會,湯家驊的議員生涯被迫中斷。湯家驊認為,現在公民黨已經被本土派占據了要津,與原來的建黨宗旨和章程已經相去甚遠。公民黨的前身就是基本法四十五條關注組,出發點是承認基本法,承認『一國兩制』。湯家驊認為,公民黨已經變得越來越激進,甚至和本土派掛上了勾,並且走上了非法的『占中』的道路。

第一,公民黨是法律專業人士的政黨,應該遵守法治,爭取民主一定要按照法制。否則,就變成了革命。這是沒有辦法成功的。

第二,如果站到了建制之外,甚至說要修改基本法,放棄基本法,這會使得公民黨更加孤立,得不到市民的支持。公民黨黨魁梁家傑的主張和湯家驊的理性路線截然不同,梁家傑是本土主義路線熱衷的支持者。2014年12月29日他接受信報採訪時說,將會重新檢視創黨宣言及黨綱,重申港人核心價值、香港民族意識和生活元素等,並有意把本土意識納入該黨的論述,同時配合未來兩年的選戰主題,誓從年輕人角度思考香港問題。到了最近,梁家傑說,『公民黨擬納本土意識』。公民黨已經背離了原來的宣言及黨綱,走向激進,走向本土主義,走向『港獨』。


圖中左一為公民黨黨魁梁家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