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限人物/5歲娃沙漠徒步 遭遇沙塵暴堅持走到底

子其母子在沙漠中艱難前行。

第一次徒步沙漠就遭遇沙塵暴,鋪天蓋地的風和沙子有縫就入,方向都很難識別,風把人吹得無法前行,甚至無法站立……這種狀態,連大人都無法忍受,但5歲半的孩子卻能堅持走到底!這個月,子其媽帶著僅5歲半的女兒去了一趟內蒙,走進遼闊的沙漠、草原、濕地……大自然除了呈現它的美麗,也向小子其呈現了它狂躁的一面。然而,孩子的潛能卻讓大人們驚訝。

『狼嚎』後,沙塵暴攜雨至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子其今(2015)年才5歲,但小小年紀的她,已經有過多次旅行的經歷。1歲3個月的時候,媽媽就已經帶著她到水庫邊露營。3歲,子其跟著媽媽去爬山。5歲,她來到了自然界中條件最艱苦的地貌之一——沙漠,並歷經了一次『嚇人』的沙塵暴。

那是在內蒙古的騰格里沙漠,大陸第四大沙漠,內部有沙丘、湖盆、草灘、山地、殘丘及平原等交錯分佈。一行人除了子其及媽媽外,還有另外幾家人。

那天晚上,幾家人一起在當地租了帳篷,打算在沙漠中露營。天氣還算不錯,於是大家搭好帳篷後,就聚在一起點起了篝火。當大夥剛準備把美味的羊肉放入鍋裡,忽而一陣風刮來,接著是大滴大滴的雨點。大夥唯有狼狽地躲進帳篷裡。

風很大、雨很大、沙塵更大。帳篷幾乎要被風吹走。由於之前沒有預計到沙塵暴,所以租的是休閒帳篷,透氣口非常多,雨和沙就不停地刮進帳篷裡,溫度也急劇下降,冷得讓人發抖。幸好旅行經驗豐富的子其媽準備了充足物料。她給女兒和自己穿上了羽絨服,在帳篷裡撐開雨傘,遮擋風沙與雨水,並安慰女兒入睡。

『呼——呼——呼——』風不停在刮,聲音大得有點恐怖。子其說:『媽媽,我很怕,睡不著。』『媽媽也沒聽過這種聲音。別怕,寶貝,就當風聲在跟你聊天,睡著了就不怕了。』子其白天玩得也很累,在媽媽的安慰下,很快就入睡了。而媽媽就整個晚上都沒合眼,撐著雨傘到天明。第二天天亮時看到,帳篷裡是厚厚的一層沙。

媽媽感受:心理壓力雖大但不能傳遞給小孩

『當時,其實我自己的心理壓力非常大。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沙塵暴,之前完全沒有準備,沙漠裡沒有手機信號,所有事情的可控性非常低。但我知道我不能把這種壓力傳遞給小孩。』子其媽說,雖然當時害怕,但熬過了以後,還是覺得,這是生命中很寶貴的一段經歷。『十次旅行,也不一定有一次能遇上沙塵暴。』

沙漠徒步 女兒連爬帶走

經歷了一整晚的沙塵暴後,第二天,大夥還是繼續行程中的沙漠徒步。一路上,有熟悉地理知識的叔叔給大家講沙塵暴的相關知識。人們如何在沙漠中培育植被、防風固沙。子其都很認真地在聽。雖然沙塵暴過去了,但當天的風還是非常大,足有10級。吹得人眼睛有時都睜不開。『有時感覺,連站都站不穩。前行更是困難』子其媽說。

當天,大夥租了一輛沙地車,但由於一次只能坐五六個人,只能輪流乘坐,走一段路,坐一段路的車。只有5歲半的子其,走了沒多久,就覺得累了。『媽媽,抱抱我吧,我實在走不動了。』子其哀求道。『媽媽也走得很累,但我們需要堅持。媽媽這時也抱不了你。你和媽媽一起繼續走吧。來!』媽媽一邊堅定地跟子其說,一邊用力地牽上子其的手。

雖然是小小年紀,但旅行經驗也甚為豐富的子其,也知道堅持的道理。這次撒嬌不成,唯有自己繼續努力。但實在太累,她唯有走一段,爬一段,咬緊牙關,手腳並用。終於,她和其他人一樣,完成了這次前後約3小時的沙漠徒步。不過,可能由於這次旅行的運動量非常大的緣故,回來後這些天,子其都表示全身骨骼比較疼。

媽媽感受:行程裝備要備好,徒步沙漠要高幫鞋

『有一件事,我覺得自己沒做好。』子其媽有點內疚地說,這次徒步,自己穿的是高幫的沙地鞋,進鞋的沙子不多。但由於準備不夠充分,給子其穿的是普通的運動鞋,到達目的地後,幫子其脫下鞋子時,媽媽發現,鞋子裡裝滿了沙,非常沉。『即使是成年人,穿著這麼重的鞋子走路也很辛苦,更何況是小孩?孩子行程中的裝備,一定要備好。』子其媽說。

騎駱駝踏草地,內裡也有文章

沙漠裡的交通工具,除了沙地車,還有駱駝。這次,子其也坐上了這種『沙漠之舟』。坐駱駝之前,子其和媽媽已經看見了不少零散的駱駝,一直盤算著坐上去有多麼好玩。當真的可以去騎時,子其甭提有多興奮了。不過,當她騎上去的時候,她發現了另外一樣事情。

她發現,這些載人的駱駝鼻孔裡都穿了一條小木棍,領駝人再用繩子把這些木棍竄連起來,把駱駝串成一列。子其問媽媽:『為什麼駱駝的鼻子要這樣串起來?』對於子其的提問,媽媽啟發她去思考。『你認為呢?或者你自己先觀察一下,看看這是為什麼?』媽媽說。

在駝背上走了好一段路,子其自己終於有答案了。『把木棍穿入駱駝鼻孔後,當它的行走速度與其他駱駝不一樣時,它必須調整自己的速度,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領駝人用這個方法可以控制整個駝隊的速度。』子其高興地跟媽媽說。同時,子其覺得,領駝人的這個方法,有點殘忍。媽媽點點頭,表示認可。

在沙漠和草地裡,子其還有其他新的『發現』:那些蜥蜴為了保護自己,會把身體的顏色變得和沙子的顏色一樣;被人經常走的草地,草會生長得不好,甚至會死。草死了,馬就沒有草吃,所以,草原不能讓太多的人去踐踏。

媽媽感受:生活中滲透知識,引導孩子去思考

『旅途中,孩子會有很多疑問、很多發現,這時,媽媽可以滲透很多知識,激發孩子多方面的興趣,引導孩子去思考,讓孩子懂得,萬事萬物都有其規律。』

子其媽告訴記者,歸功於經常的旅行,子其雖然只有5歲半,但獨立性很強,經常有自己的見解,與人溝通的能力也較強。『孩子愛思考的習慣,要靠家長在日常生活中引導。』

10歲仔徒步50公里

雖然像子其那樣,小小年齡就進行沙漠徒步的孩子不多,但讓小孩子進行登山、騎行、徒步走等考驗耐力、體力的運動,卻是不少年輕父母的選擇。今年10歲的飛飛,不久前就與爸媽一起徒步了50公里,而早在6歲時,他已徒步過20公里。

飛飛爸爸和媽媽都是旅行愛好者,孩子很小時,就非常注意其體育鍛煉。飛飛6歲20公里徒步那次是在秋天。起因是,飛飛說他不知道什麼是『幸福』,不知道什麼叫『挨餓』。為了讓飛飛感受一下貧困地區小孩們的上學艱辛,父母於是下定決心找個周日,帶著飛飛在東平河畔徒步20公里,而且,中途不吃飯,讓他好好感受一下。飛飛竟一口答應了。

那天,從早上10時走到下午5時,從碧桂花城沿著江邊出發,走到北滘繞回東平新城,再走回碧桂花城。足足20公里,歷時7小時21分鐘。整個過程一家人共喝了四瓶水、吃了3個橘子、10個板粟、還有後備的一小包奧利奧和外婆塞的1個饅頭。

一開始,飛飛心情非常愉快,但是走到約17公里處,坐下來連饅頭都吃不動了。從東平大橋邊上走到佛陳橋的路上,水喝光了,飛飛走幾百公尺就要蹲下休息。這時候的飛飛,累得早就忘記了飢餓的感覺。

而在今年4月,飛飛和爸媽一起,進行了50公里徒步。之前,一家人先進行了一次40公里徒步拉練。到10公里處,飛飛開始喊累;15公里飛飛已經要淚崩了……不過,到真正50公里徒步那天,飛飛的表現令爸爸媽媽驚訝。一直走一直走。在碧桂花城處,飛飛也曾想放棄到外婆家玩,但在不斷鼓勵下,飛飛與爸媽終於一起走完了50公里!

爸爸感受:這將成為孩子的財富

『現在的孩子,家裡大人圍著轉,衣食住行樣樣照顧周到。孩子不知道飢餓、口渴為何物,偶爾做一下極限運動,讓他們體會一下什麼叫辛苦,什麼叫艱難。當各種辛酸,各種淚崩,各種疼痛都經歷過之後,就成為孩子人生中寶貴的財富。今後還有什麼困難能嚇到?!』飛飛爸說。

觀點
孩子極限運動,你怎麼看?

家長張女士:5歲半就進行沙漠徒步,我覺得超出了孩子的極限。畢竟是這麼小的孩子,很多身體機能都沒有發育好。尤其是在沙漠,那些風沙,大人都難以忍受,更何況孩子。讓孩子玩到疲勞,可以堅持一會,但我不主張極限運動。

家長李先生:我認為,在保證基本安全,保證水和食物補給的情況下,可以偶爾給孩子做一些大運動量的運動,包括沙漠徒步,不失為一種人生體驗。一個孩子單獨走的話,常會容易喊累,我和一些朋友嘗試過讓幾個孩子一起爬山,因為有相互競爭的關係存在,孩子們都相對更容易堅持。家長們的信任,也會給孩子堅持下去的力量。


沙漠裡的變色龍。


在濕地公園,子其興奮得跳了起來。


沙塵暴前夕,點起篝火烤羊肉。


飛飛6歲時的20公里徒步。


飛飛與媽媽在備戰50公里徒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