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老兵吳淞:我沒有錢 但我可以當兵

第12屆海峽兩岸媒體採訪團記者採訪抗戰老兵吳淞。

他是一位抗戰老兵,他的胸前沒有佩戴軍功章,而今的他一身僧衣,脖掛念珠,他的名字叫吳淞,出家法名釋來空,今(2015)年93歲。

根據台灣網報導,『我的普通話講得不好。』曾參加過常德會戰、第四次長沙會戰、衡陽保衛戰的吳淞老人面對簇擁在自己身邊的第12屆海峽兩岸媒體採訪團的記者們,思路清晰,應答流利。

『一寸河山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1938年,也就是震驚中外的『七七盧溝橋事變』爆發第二年,日軍攻佔武漢三鎮威逼長沙。當時的吳淞還是一名16歲的中學生,『那時長沙街頭到處都在宣傳抗日,有個標語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共赴國難」,長沙很多學生都報名參軍,我想我沒有錢,但我可以當兵。』

吳淞報名參軍成為在河西岳麓山下駐防的稅警總團的一名通訊兵。1942年被保送到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受訓。第二年秋軍校結業時,因稅警總團已改編為新一軍遠征印緬,吳淞不能再回原部隊,便奉調轄贛西、鄂南以及湖南的第九戰區兵站總監部參謀處任中尉科員,當時駐地在衡陽。

1943年秋,為切斷通往川黔的陸上交通,日軍舉兵十萬餘人進犯常德,第七十四軍五十七師師長余程萬部奉命保衛常德。吳淞當時所在部隊駐紮在衡山,為支援常德戰場,該部接到命令急赴常德援戰。眾所周知,常德會戰是中國抗戰史上一場異常慘烈的保衛戰。中國軍隊僅以8000餘兵力,對抗日軍數萬人。

『我還記得九團團長叫張惠民,他本來可以在指揮所用電話指揮戰鬥,但是他不顧危險,親自跑到陣地坐陣,當時日本鬼子的飛機飛得很低,我們都能看到駕駛員的臉,張惠民被敵人的飛機掃射,全身從頭到腳都中彈了,他就犧牲了。』老人說起張惠民的死亡仍然難掩悲憤之情。

經歷過血雨腥風的吳淞老人而今身體仍然硬朗,生活尚能自理。1999年,他正式剃度出家,他說出家是為了超度那些在戰場上犧牲的遇難者。

在常德會戰中犧牲的張惠民
在常德會戰中犧牲的張惠民。

第12屆海峽兩岸媒體採訪團的記者和當地師生為73軍抗戰陣亡將士墓獻花
第12屆海峽兩岸媒體採訪團的記者和當地師生為73軍抗戰陣亡將士墓獻花。

73軍抗戰陣亡將士墓
73軍抗戰陣亡將士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