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臉譜/網路女主播:常有富二代一擲千金

網路女主播生活。

我叫妮妮,是浙江農林大學的日語專業畢業生,畢業後我選擇在家做一名專職網路遊戲主播。活在這個半虛擬的世界裡半年了,我每天的時間從中午12點開始,將自己打扮成鏡頭前光鮮的女主播,再一直工作到凌晨。 

根據鳳凰網報導,每晚8點,化妝、調試好燈光、攝影機,電腦另一端幾千位粉絲在等待,我被他們尊稱為『妮妮老大』。在這個平台我和大家一起聊天打遊戲。喜歡我的粉絲會買遊戲公司的虛擬禮物送我,我從這些消費裡提成,這也是我主要收入來源,每月6000元人民幣左右,在同學中算不錯的。

網路遊戲主播個人的收入相比網路直播平台的收益,算是『廉價勞動力』。有些遊戲主播會在直播之餘,推銷自己的網店。選擇這份工作是因為我從小就喜歡玩遊戲,畢業後想找一份自由一點的工作,就想到了網路女主播。

半夜直播時,媽媽會擔心我的健康,給我送些水果,粉絲們並不介意我在直播時候吃東西。觸手可及的首飾盒裡放滿了各種各樣的首飾,有時一點點細小的變化,就能給網友不一樣的感覺。

除了在家直播,一些網路咖啡廳(除了上網服務,還提供會議,休息,咖啡等功能的地方,以下簡稱網咖)為了吸引人氣,會請我去直播。網路女主播形象很重要,儘管平時生活很宅,但是去合作的網咖直播前,我一定會精心搭配衣服配飾,折騰到滿意才出門。

跟網咖合作,會為老闆帶來生意,也有一個平台讓『真實的我』和粉絲接觸。直播時我會和網友一起打遊戲,偶爾也會帶隊打遊戲。在遊戲間隙,我和大家聊天,給在網上『圍觀』的粉絲唱歌。

右下角螢幕中的女孩就是我。直播時,我常看到粉絲說『沒有你我該怎麼辦』、『老大我愛你』等等。而在一些娛樂影片網站上,還會有些被稱為『國王』的粉絲,他們花十幾萬人民幣甚至更多錢圍觀當紅女主播,又會在成千上萬人的圍觀下為女主播砸錢送禮物。

網咖直播結束後,我會和粉絲『九爺』一起去吃宵夜。一些粉絲會在線下對我展開追求。感情的事還是要看緣分,對於這些追求者的美意,我保持著謹慎的態度。

直播結束後我仍會和一些粉絲互動。粉絲中不少一擲千金的『富二代』,多次送禮之後,他們也會要我的聯繫方式,偶爾聊天。

我做網路女主播不是為了掙多少錢,那樣太累。只是覺得畢業了,不想一直問家裡要零花錢,有自己的收入總是好事,我理想的收入是每月一萬人民幣左右。父母反對這份工作是覺得常熬夜傷身體,另一方面就是網上充斥著各種網路女主播的負面資訊。但他們比較開明,不會干預我。

自從做了網路女主播,我就一直咳嗽。最近媽媽開始逼我每天吃藥。馬上要去網咖直播,我一邊趕時間化妝,一邊把藥喝了。

有些粉絲和我漸漸成了現實中的朋友。因為父母不讓我養寵物,這只叫『雪碧』的貓我寄養在一個粉絲家,每次到網咖直播的時候,粉絲就會把『雪碧』帶來。

深夜直播結束,有時我會坐在車上想想自己的未來。我熱愛這份工作,但網路女主播不可能做一輩子,將來還是要回歸家庭,接管父母的生意。趁現在年輕,我能做些喜歡的事,總不會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