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騰訊挑頭民營銀行 傳統銀行的第一張死亡通牒?

馬雲。

隨著阿里主導的網商銀行在6月26日正式開業,首批五家民營銀行(浙江網商銀行、深圳前海微眾銀行、上海華瑞銀行、立溫州民商銀行及天津金城銀行)試點已全部落地,民營銀行與傳統銀行之間的對壘正式拉開大幕。在利率市場化改革向深水區推進、存款保險制度正式實施後,民營銀行試點的批量落地無疑是這輪金融改革劇目裡的大戲點。

根據虎嗅網報導,傳統銀行躺著掙錢這麼多年,已經深深陷入到房地產行業的漩渦,挑肥揀瘦脫離實體經濟,進入到一種畸形的逐利模式。這種慣性帶來的自我束縛,讓傳統銀行在資金流向實體經濟的動力上存在著較強的惰性。而這種資金調節效率,顯然已經不能滿足目前經濟新常態下對創新經濟增長點的扶持要求。

從目前來看,讓不同背景的民營資本參與金融創新,特別是網路巨頭發起民營銀行,他們所扮演的已經不僅僅是沙丁魚群中的鰱魚角色——他們更像沒有枷鎖的野狗,甚至是遊蕩在牧場之外的孤狼。在監管的籬笆逐漸削低後,相對市場化的競爭環境裡,傳統銀行肯定將會有一批『老弱病殘』率先倒下。這也是一次完整競爭生態重構的過程,傳統銀行的好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

農村金融機構慘遭『滑鐵盧』的可能最大

5月份,大陸央行已將金融機構存款利率浮動區間的上限由存款基準利率的1.3倍調整為1.5倍。看此趨勢,存款利率完全放開,已為時不遠。

遊戲規則的改變必然會打破舊的平衡。傳統銀行之間,以及傳統銀行與民營銀行之間透過存款利率自主定價圍繞攬儲規模的爭奪,將會快速進入白熱化。存款人第一次升級為甲方,誰給的利息高我就存誰那裡。存款競爭的公開化,將會在較短時間內讓銀行業整體進入利差縮小的盈利模式。

而現實的情況是目前銀行業普遍以利息收入為主,利率波動對盈利的穩定性影響較大,這意味著銀行將承擔更多的風險。其中城市商業銀行和農村商業銀行將受到存款競爭公開化和民營銀行最直接的衝擊。

目前農村金融機構包括農村合作銀行、農村商業銀行、村鎮銀行等以傳統的存貸款業務為主,中間業務和其他表外業務開展得並不多,利差收入占總收入的絕大部分,並且地域性特徵強,業務覆蓋範圍受限。

沒有中間業務和其他表外業務利潤強有力的補充,農村金融機構在可以預見的激烈的存款爭奪戰中,面對規模更大,業務體系更豐富的國有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乃至資本雄厚開拓大陸市場心切的外資銀行的激烈競爭中,難有招架之力和可持續應對的籌碼。

然而,真正撬動農村金融機構根基的將會是民營銀行中具有純粹網路基因的網商銀行。雖然銀監會的公告顯示,網商銀行金融業務範圍為:吸收公眾存款;發放貸款;辦理國內外結算;辦理票據承兌與貼現;發行金融債券;從事同業拆借;買賣、代理買賣外匯;提供擔保等業務。

但剛搭起爐灶的網商銀行顯然更願意輕裝上陣,小步快跑。不設物理網點,不做現金業務,也不會涉足傳統銀行的線下業務,如支票、匯票等。網商銀行將自己的客戶群聚焦為小微網商、個人創業者和普通消費者,特別是其中的農村消費群體。

把手伸向農村,網商銀行何來的底氣

這裡與阿里電商,物流、金融向農村傾斜尋求高增長是高度一致的。阿里去(2014)年已經啟動了千縣萬村計劃,在3到5年內預計投資100億元,建立1000個縣級運營中心和10萬個村級服務站,覆蓋全國1/6的農村地區。支付寶早前已披露了一項面向三四線城市和農村的發展計劃,希望透過移動平台和雲計算及資料技術改善三四線城市的醫療、交通、公共服務水準,並推動移動金融服務在農村的普及。

螞蟻金服目前已與2300多家農村金融機構聯通,一方面為農村用戶開通線上支付通道,方便他們線上、線下購買生活、農資用品的支付需求;另一方面對接金融機構和農戶,為農戶提供消費、農資購買等信貸需求。

與網路企業在農村線上金融的積極佈局相呼應的是農村移動網路用戶高速度成長。2013年底,農村移動網路用戶在農村網民的比例已經高達84.6%。而經過近兩年千元智慧機的普及潮洗禮,農村移動網路用戶的基數仍在高速成長,有望突破3億。

而另一出乎意料的資料是,透過手機購物的農村網民占比高達64.2%,使用電腦購物的只占32.9%。透過移動購物、移動支付、移動理財所逐步形成的移動端金融習慣,已經為網商銀行在農村市場的快速成長打下了比較堅實的基礎。借助微信的高覆蓋率和活躍度,微眾銀行同樣可以借助微信和手機QQ實現海量的用戶轉化。

在這種用戶接受金融服務習慣變革的趨勢下,目前農村金融機構除了一些政策性的金融服務和老年群體的固定客戶群外,將會很快面臨年輕客戶群體快速流失與增長匱乏的局面。並在很大程度對網路金融管道產生較高的依賴,乃至於淪為管道,將前端拱手讓給網路企業。一批規模不大,競爭力不強,業務模式單一的村鎮銀行、信用社等農村金融機構肯定將面臨出局的現實。

傳統銀行走向『管道化』自我救贖

曾經躺著掙錢,坐享行業壟斷所帶來的龐大既得利益的通信運營商們,因為固步自封,缺乏用戶思維去主動進化,短短幾年之內被OTT業務接管前端服務市場,用戶用腳投票推動了整個通信服務行業的深度變革。在基站資源以鐵塔公司的名義獨立平台化,在行動內容、工具服務被行動網路企業全面蠶食,行動資料業務被免費Wi-Fi大規模分流後,傳統運營商在產業鏈條裡的管道化趨勢已經成型。

現在這種管道化的趨勢正在金融行業上演,對象則變成了傳統銀行。餘額寶等網路金融產品,前期已經充分展示了網路企業的產品創新能力和對行動端用戶與資金的快速聚合能力。行動端綜合金融服務產品的快速崛起已經贏得了用戶口碑,用戶規模達數億。包括P2P、眾籌、理財市場在內的網路金融新形態產品的湧現,都在不斷接管行動端前端金融服務市場。傳統銀行與用戶之間的距離正在疏遠。

民營銀行的正式開閘,特別是像微眾銀行、網商銀行這些具有騰訊、阿里網路巨頭背景的民營銀行的加入,才是金融服務業新舊秩序交替的開始。目前支付寶註冊用戶3.5億,微信支付用戶4億,並都具有傳統銀行儲戶或者說是客戶所不可比擬的黏性、活躍度,以及大數據沉澱。微眾銀行和網商銀行走向前台,意味著這兩個龐大網路金融流量入口正式具備了構建新金融生態的能力,而不用再看傳統銀行的臉色行事。

從支付帳戶向網路銀行帳戶的打通對於網路企業來說輕車就熟。一系列紅包大戰、補貼活動、事件炒作和輿論話語權的掌控,已經充分證明了網路企業對於用戶習慣的遷徙與平台聚合能力。對於行動網路普及度更高的城市而言,一大批中小規模的城市商業銀行與信用社等機構,在利率市場化的激烈競爭下還將面對成長型客戶和居民存款向網路銀行等民營銀行集中遷行的局面。有多少家中小城市商業銀行能在這一劇烈的陣痛中走到最後還有待市場驗証。

目前,影響這種新舊秩序交替的只剩下『開戶面簽』這一最後環節。相對而言,開戶櫃檯面簽是對傳統銀行線下網點和市場份額的最後一道保護閘, 目前來看,這個金融改革緩衝帶的籬笆也正在逐步撤離。

正所謂無風不起浪,近日流傳的《中國人民銀行關於銀行業金融機構遠端開立人民幣銀行帳戶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說明央行將有可能為銀行遠端開戶開『綠燈』。考慮到金融行業的特殊性,這個過程不會一步到位,還是需要給傳統銀行緩衝適應的時間。即使最終檔出台,遠端開戶預計也不會一次全部放開,開戶應該依然以櫃台面簽為主,遠端開戶為輔。只有制度放開,用戶用腳投票自然會加快這一進程。

除了網路銀行在金融服務新秩序上的競爭外,傳統銀行還面臨著由不同實業資本投資組建的民營銀行在細分行業市場上的激烈肉搏。從首批起航的5家民營銀行結構來看,除了純網路銀行外,包括華瑞銀行、金城銀行、民商銀行的業務都結合了自身的優勢非常有針對性。

華瑞銀行將自己的業務聚焦在了自貿區企業和科創型企業領域,針對性研發了『FT 自貿區分賬核算系統』來貼近自貿區企業的需求。此前在國內發展比較艱澀的『投貸聯動』模式,華瑞銀行也在做積極的嘗試,特別是在創業板火熱,IPO註冊將實施的大環境下,銀行在未來回報可期,爭取摸索出適合國情的『矽谷銀行』模式使非常有意義的。

溫州民商銀行則主打溫商牌,將自己的核心業務定位在了產業鏈金融,貸款利率最高不超過8%,而存款利率則為目前規定利率的上限,並大幅下調中間服務費用。這種策略靈活的微利運營,相對於傳統銀行來說更具狼性,當然也更受客戶的歡迎。

與此同時,第二批民營銀行的試點也將于近期展開。按照規劃民營銀行的試點未來在地域上將從東南沿海經濟發達城市逐步向中西部地區滲透,最終實現全域覆蓋。可以預見的是民營銀行與地域性的城商行、信用社等傳統金融機構,不可避免的將會有一場圍繞市場份額爭奪的激烈肉搏戰。定位更為專業性,營銷策略更為靈活,市場擴展更為狼性的民營銀行已經掌握了一定的主動權。

在風險容忍度增加,行業整體趨於微利的大趨勢下,新舊秩序交替下的激烈競爭必然會導致一部分參與者被淘汰出局。出局者裡既會有不適應金融新常態的傳統中小銀行,也會有不顧風險冒進的部分民營銀行。即將實施的存款保險制度,從某種意義上說正是為新金融常態下,正常淘汰機制的運行提供制度保障。

傳統銀行在規模、政策上的優勢,與民營銀行在產品、反應速度、精准定位、服務水準上優勢有充分的互補性,也決定了雙方最終將是競合的狀態。包括網路銀行在內的民營銀行會更多的接管與用戶和客戶直接接觸的前端服務。而傳統銀行通道支援的作用也將日益凸顯,傳統銀行走向管道化已是大勢所趨。

傳統銀行不可避免的『人才流失潮』

與傳統銀行內部層級森嚴,晉升機會稀缺,全行業要求降薪的調整氛圍相比,網路金融和民營銀行的高速發展所提供的舞台乃至收入,對於傳統銀行中的骨幹而言都是極具誘惑力的。

對於籌建民營銀行的網路企業和實業企業而言,絕大多數均沒有開展過金融業務,更談不上人才儲備,從傳統金融銀行和金融管理單位挖角幾乎成為了唯一的選擇。一方面快速複制傳統銀行的核心管理架構搭建骨幹人才體系;另一方面又可利用這些人才背後多年積累的政府、企業與市場資源為業務快速打開局面。可以說民營銀行的逐步發展壯大將是伴隨著傳統銀行骨幹人才成規模的流失來完成。

從首批5家展開試點的民營銀行人才架構來看,無一例外從傳統銀行挖角的大批高端人才。微眾銀行的管理層大部分來自平安系,副行長秦輝則來自於金融監管單位。華瑞銀行的管理層來自於招行、上海銀行等多家傳統銀行機構,董事會秘書許慧敏同樣有上海本地金融監管單位的履歷。

網商銀行的行長出自杭州金融辦副主任,管理層也均來自當地主要的城商行。傳統銀行的管理層骨幹批量流出,一方面是民營銀行更靈活的體制裡提供了更大的舞台,無論是從個人履歷還是收入提升來看,積累了多年的行業資源有比較高溢價的變現管道。另外,傳統銀行近年來降薪,監管趨嚴的內部管理舉措,以及利潤下降,業績壓力不斷增大的現狀也進一步催化了人才向民營銀行的流動。

網路金融的持續火熱,同樣也在催化著傳統銀行技術領域的核心人才的出逃。近期剛組建的薩摩耶金融在20小時內便拿到了千萬級的風投,主要吸引力是這個創始團隊均來自招商銀行的信用卡與風控業務的核心骨幹。大數據微信與風控對於目前快速增長的P2P平台,以及傳統銀行而言都是較為核心的平台支撐。

而最近成立的石榴殼等P2P平台的後起之秀,也先後有民生銀行和招行風控方面的前高管加盟。可以預見傳統銀行技術、風控等業務板塊的骨幹團隊抱團下海也將會成為常態,畢竟這是一個最適合創業的時代。

曾經最熟悉的隊友,紛紛成為了最具威脅的對手,民營銀行和網路金融快速發展引發的傳統銀行骨幹員工的離職潮,或許才是新舊金融秩序開始交替的實質性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