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專車「怪蜀黎」營銷引爭議 律師:涉嫌不正當競爭

神州專車「怪蜀黎」營銷引爭議。

隨著一組『Beat U!我怕黑專車!』主題海報6月25日在網路上的瘋狂傳播,一向以低調形象示人的神州專車終於不再沉默,主動挑起『撕逼』大戰。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神州PK Uber』儼然成為滴滴快的情人節閃電聯姻之後,大陸國內專車市場的又一狗血事件。

根據國際在線報導,從發布的海報來看,眾多名人手持的帶有『U』字母的警示牌,並附上自己的『黑專車』的不滿以及各種擔憂,吳秀波、海清、柳實等眾多名人參與其中。其中,一些代言者的口號為『跟陌陌比約炮,跟微信比社交,朋友,你是來開專車的嗎』『烏伯,我們不約』等字眼被指在『黑』專車市場的另一個主力玩家——Uber。

有意思的是,廣告文案裡中還出現了錯別字,將『怪蜀黍』打成了『怪蜀黎』,有網友猜測,這是神州專車故意所為。而神州方面調侃稱,『把怪蜀黍寫成怪蜀黎的文案狗,正在被慘烈吊打中……』

對於營銷來說,引爆輿論本該是件好事,然而令神州專車始料未及的是,大部分網友並不買帳,甚至反感,並打出『抵制神州專車』的口號。

按照神州專車的定義,『黑專車』是指由私人車輛充當的專車,司機則是背景複雜的社會人員,安全風險很大。面對網友的質疑,神州專車在官方微博做出回應,稱我們的價值觀很正,永遠相信,安全的專車就是神州。

營銷界:神州贏了

在大眾情緒一邊倒的情況下,也有眾多營銷專家勇敢的表示神州的這組廣告做得不錯。網路分析師葛甲便是其中之一。他認為,Uber的粉絲們對號入座有點太誇張,『廣告呼籲打擊黑專車並沒有錯,難道就因為畫面上是U就往裡鑽套麼?』

『從營銷效果說,這組海報真的贏了』,WeMedia新媒體集團聯合創始人陳中評論稱,在墨綠的股市中能把大家引導去討論這個話題,已經是絕對的贏了,這個前提是先不論是非對錯。

陳中表示,明星話題在微博也引起了熱議,之前神州專車的知名度確實不太高,透過這事,估計不少普通用戶有了印象。神州也無需擔心此事帶來的負面效果,群眾都是健忘的,今天關心這個,明天他真就去關心別的八卦了。

『這種營銷真的沒有輸家!』陳中調侃道,『神州爽了嗎?爽了!一躍也有大眾品牌的跡象了。Uber爽了嗎?爽了!這麼多粉絲,證明了其輿論豁免權相當牛逼。搜狗爽了嗎?爽了!機智的借勢橫插一杠子。大眾爽了嗎?爽了!罵爽了!別那麼認真,玩兒的就是輕描淡寫。一次營銷,多方高潮。』

另有網路評論人士表示,進入行動網路時代,尤其是經過雕爺等大師的洗禮後,我們要清楚的認識到『現在做公關不用偉光正不用抖機靈,露個破綻是王道,不管怎樣刷屏了擴大影響了,一瞬間就讓更多的用戶瞭解到他,一瞬間就啟動了使用神州專家並給出好評但沒有分享的用戶。』

該人士認為,神州專車頭三腳踢的不錯,接下來就是產品說話了。『神州從一個呆板的公司人格化了,哪怕是被調侃被攻擊,重要的是這家公司有人味了;經此一役,神州妥妥的在專車市場成為一線品牌。』

法律界:涉嫌不正當競爭

『神州專車的海報涉嫌構成商業詆毀的不正當競爭。』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吳飛律師對某媒體表示,其言論將專車等同於黑車,列舉的問題似是而非,混淆一般專車與黑車的關係,內容存在問題,並且廣告的諸多細節直接指向競爭對手uber,構成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四條規定的商業詆毀。

對於名人代言,該人士分析稱,參與代言者,忽視了廣告代言者的責任和法律風險,其中律師、娛樂名人參與商業廣告代言更有職業倫理問題。

吳飛表示,就比較廣告而言,其廣告言論沒有科學依據,直接對其他同類產品發表混淆視聽的負面對比,涉嫌構成《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廣告審查標準》規定的禁止性比較廣告。

在吳飛看來,現在網路市場競爭存在較多不夠規範之處,有不少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直接違背了一般的商業倫理,是對市場競爭秩序的直接威脅,這種情形已經在此前的多個案件中被法院所申斥,網路競爭不是叢林法則,期待市場競爭者能夠尊重一般的市場道德,自由競爭。

專車到底多『黑』?

有媒體近日發布了一項專門針對『專車』安全問題的調查,結果顯示,受訪者中有近60%的乘客在乘坐專車時曾遇到過發生糾紛後維權困難的問題;高達84.1%的受訪者表示,不知道乘坐『專車』發生事故之後究竟該如何賠償。

不久前,廣州一名女乘客凌晨乘坐打車軟體招來的『專車』時遭男司機侵犯更是引爆網路。據瞭解,該嫌疑人已被廣州白雲警方依法刑事拘留,但他只承認與該女子發生性關係,並不承認是性侵。目前雙方各執一詞,尚需確定證據後才能定性。

有統計顯示,有35%的乘客曾被索要電話,有26.4%的乘客表示曾經收到過『專車』司機性騷擾類簡訊。《法制日報》曾刊文指出,當下,黑專車儼然成為各類暴力犯罪工具的代名詞,本來透過上街遊蕩物色侵害對象的犯罪分子,一旦插上科技翅膀,漫天撒網式的物色變成精準式的捕捉,其犯罪成本就會大大降低。如果因為叫車軟體的濫用給犯罪分子提供便利,無疑會讓犯罪行為更加隱蔽,增加案件的偵查難度。從預防犯罪、保護群眾人身及財產安全的角度說,嚴厲處罰藉助叫車軟體非法運營的私家車具有很強的現實意義。

業內人士稱,目前市場上大多數『專車』系私家車掛靠,就是我們常說的『黑專車』,而他們所屬的叫車平台只是簡單審核司機的駕照、行駛證及保險等,對司機本人的職業背景等並沒有嚴格的審查,加之缺少統一的培訓和監管,導致司機素質良莠不齊,安全存在極大隱患。以Uber為例,印度因司機強姦案遭大規模反對,南韓更是被直接查封。

面對資本熱衷的互聯網專車,政策層面一直顯得有些冷淡。『目前的法律規定私家車主不能從事計程車市場運營業務,有收費的就是經營。』汽車行業評論人士張志勇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專車首要解決的就是車主和乘客的安全保障問題;其次,涉及經營行為,稅收如何管理繳納。此前,交通運輸部部長楊傳堂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亦表示,永遠不允許私家車進入專車範疇進行運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