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高一男曠課開微店月入過萬 學校為其定制課程

按興趣定製個性化課表。

創業已經成為眼下的『流行曲』,嘉定中光高級中學高一學生于曉(化名)也偷偷加入創業大軍,和朋友一起開起微店,專做南韓日用化妝品。別看他年紀小,經營卻有一套,每月竟能賺上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為了創業賺錢,他屢屢曠課,其行為引起多名任課老師的『投訴』,『就知道賺錢,不學習,這樣的學生不應該留在學校裡。』有的老師甚至提出學校應該讓其退學。

根據中國青年網報導,到底如何處理這名創業的高中生?25日,記者獲悉,經過學校討論,嘉定區中光高級中學並沒有讓于曉退學,而是為其量身定制一張課程表,由該學生來選擇自己希望獲得的知識。

自告奮勇擔任微商銷售

嘉定中光高級中學是一所公辦學校,于曉是該校一名普通學生。去(2014)年10月,他和幾個社會上的朋友聊天時,發現對方有南韓日用化妝品貨源,但銷售業績平平,于曉覺得有商機,想到自己人緣不錯,口才也好,便參與到創業之中。于曉自告奮勇負責擔任微商銷售,另外3個朋友則負責進貨、倉儲、發貨、售後等。于曉並沒有出錢投資,但正是基於自己負責了關鍵的一環,一個創業團隊就這樣建立起來。

之後,于曉首先做了定位分析,這類商品的目標客戶群體主要是年輕女性,但自己還是學生,朋友圈很小,只有從熟識的同學開始入手推薦。一段時間下來,雖說做成了幾單生意,也積累了些回頭客,但也引起一些女同學的反感而把他『拉黑』。

于曉意識到光靠少量熟人口口相傳開拓管道太慢,也不希望自己從此在好友圈裡被定位成『推銷員』,便試著在微博等交友平台上利用多種功能做起了營銷推廣,不少老客戶覺得于曉人不錯,賣的東西質量還行,便又推薦了新朋友。半年下來,于曉已經加了3000多個好友,其中有2000多個都是此前不認識的年輕女性。微店的生意也越來越火爆,他每月能拿到的純利潤一般在五六千元,有時甚至超過萬元。

高一男生曠課開微店月入過萬 學校為其定制課程

深夜也忙生意影響學業

記者從嘉定中光高級中學瞭解到,除了英語以外,于曉對語文、數學等大多數課程都不感興趣,成績也一般。做起微商後,由於要花大量時間透過手機與客戶交流,于曉一開始在上課時偷偷刷手機,無心聽課。生意越來越好,需要花更多時間打理,常常深夜也會有客戶詢價,所以于曉的睡眠時間越來越少,他心一橫,『算了,不去上課了,在家睡覺吧!』。此外,升入高一後學業難度增加,原本基礎就不太好的他感覺學習很吃力,便索性屢屢曠課,要不就在家裡蒙頭睡覺,要不就蹺課一門心思做生意,不僅自己學習成績明顯降低,也影響了周圍其他同學的情緒。

于曉的情況也引起了班主任的重視,幾經勸說,但無濟於事,于曉仍然經常無故遲到甚至曠課。面對可能被退學的情況,于曉的父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於是帶著兒子來到學校,再三懇求學校再給于曉一次機會。

高一男生曠課開微店月入過萬 學校為其定制課程

按興趣定個性化課表

嘉定區中光高級中學校長路光遠早已獲悉了于曉的情況。擺在路光遠面前的難題是,如果讓于曉退學,自然就少了許多麻煩,但這個孩子以後的路很可能會越走越偏;如果讓于曉繼續留在課堂裡,不僅會激起他更嚴重的逆反厭學情緒,也會影響到班上其他同學。在路光遠與于曉深談過幾次後,經過學校的討論,中光高級中學做出一個頗有爭議的『創舉』——按照于曉的興趣與意願,定制一張個性化課表,但同時也要爭取能通過高中學業水準考。

記者看到,這張課表上僅有英語、地理、資訊技術三門學科課程。這是因為于曉喜歡英語和資訊技術,而且接下來就要迎接地理的高中學業水準考,于曉希望能通過考試。在這兩門課的時間裡,于曉回到班級裡和同學們一起上課、考試。

『個性化課表』實施至今已有三周,于曉覺得很自由,而且他並沒有像原本有些同學猜測的把大部分自由時間用在做微商上,相反,他在上課時非常認真,即便到圖書館自修,也饒有興致地進行深入閱讀。『我打算最近去考個茶藝師資格證書,對這方面挺感興趣的。另外,還是要好好學習文化課程,至少要順利通過高中學業水準考,最好能考上個大專。』于曉這樣規劃著自己未來的人生。

專家觀點
消除『不學習也能賺錢』的短視

華東師大博導、高中教育專家霍益萍表示,高中生創業賺錢不宜提倡,但學校定制個性課程表的做法契合了高考改革後滿足學生個性化需要的方向,不失為一次好的探索。

在她看來,于曉雖然月入過萬,但這只是一種簡單的商業模式,積累的商業經驗也有限,而高中階段的教育將為今後的人生打下重要基礎。而這段時期的主要任務就是學習,如果因為創業而影響高中階段的學習則得不償失。中光高中為于曉定制的個性化課表並不僅僅滿足了他的個性化需求,更是讓他意識到自己的學習責任,消除『不學習也能賺錢』的短視。

此外,霍益萍也坦言,由於該校高一年級僅200多名學生,所以易於照顧到學生的個性化需求,但不少學校學生數眾多,幾百甚至上千,如何滿足學生個性化需求需要學校根據實際情況量力而行。

二十一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十七八歲正是對許多新鮮事物感興趣的年紀,學生嘗試創業不能一味否定,也不能用單一模式進行評價,但需要理性引導。此外,按照教育部基礎課程改革方向,學校為學生建立個性化課表、滿足個性化需要是大勢所趨,該校此舉值得褒揚。但設立個性化課表也確實涉及師資投入、課程資源等多方面因素,無法一蹴而就,需要學校轉變原有教育管理模式,『今後每個學生都是小灶,每個學生都應該得到個性化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