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俄分列前三大股東 揭亞投行「基本大法」

6月29日,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出席《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協定》簽署儀式的各國代表團團長。

醞釀半年多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協定》29日在北京簽署,57個意向創始成員國代表齊聚北京見證這一歷史時刻,開啟亞投行正式成立的『倒計時』。

根據新華網報導, 亞投行『基本大法』釋放出哪些重要信號?新華社記者第一時間採訪了各國簽約代表以及各方權威人士進行解讀。

成員國稱讚:一份高質量協定

『今天是一個歷史性時刻。』簽約儀式上,西班牙駐華商務參讚司駕偉評價剛剛簽署的英、法、中三種語言的亞投行協定。一位澳大利亞代表說,亞投行協定是一個高質量文本,對各方關注的保障政策做出了嚴格規定,朝著各方預期的方向邁出了積極一步。

2014年10月首批22個意向創始成員國在北京簽署《籌建亞投行備忘錄》後,亞投行籌建轉入多邊階段,重點是同步推進吸收新意向創始成員國和亞投行協定的談判。2015年5月22日,歷經四輪首席談判代表會議磋商,57國就協定文本達成共識。

財政部部長樓繼偉說,協定借鑑了現有多邊開發銀行的經驗和做法,在治理結構、業務政策、人力資源管理等方面堅持國際性、規範性和高標準,確保亞投行專業運營、高效運作、透明廉潔。

『協定確定了亞投行的戰略方向和治理模式。』中國社科院世界政治與經濟研究所國際金融研究室主任劉東民說,與現行多邊機構做法相比,亞投行協定的一些規定更顯其創新性和開放性,如專案面向全球採購,而不是僅限於成員採購;不設常駐執董會,提升運行效率,降低運行成本;明確將公開、透明、擇優的人才招聘和選拔機制寫進協定等。

中、印、俄分列前三大股東

亞投行法定股本為1000億美元。財政部副部長史耀斌介紹,由於個別國家未足額認繳按其GDP占比分配的法定股本,目前亞投行總認繳股本為981.514億美元,剩下的18.486億美元為未分配股本。

按照協定規定的原則,域內成員和域外成員的出資比例為75:25,成員在各自範圍內參照GDP比重分配股本。據此計算,大陸認繳股本為297.804億美元,占總認繳股本的30.34%,現階段為亞投行第一大股東。印度、俄羅斯分列第二、三大股東,認繳股本分別為83.67億美元和65.36億美元。

史耀斌說,域內外成員75:25的出資比例並非一成不變。經理事會同意後,亞投行可增加法定股本及下調域內成員的出資比例,但域內成員出資比例不得低於70%。

財政部亞太財經與發展中心副主任周強武說,域內成員股本占大頭,更多體現了亞投行為發展中國家利益代言的特點。亞投行和金磚銀行都是致力於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與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現行國際機構互為補充,更好地支持亞洲域內國家發展。

史耀斌介紹,初始認繳股本中20%為實繳股本,分五年繳清,每次繳納20%。此外,目前各國的認繳股本為上限並且是意向性的,須得到各國政府及立法機構的批准。

大陸投票權過四分之一 不追求『一票否決權』

按照協定規定的原則計算,大陸在亞投行中的投票權占總投票權的26.06%,也是現階段投票權占比最高的國家。緊隨其後的印度和俄羅斯的投票權分列為7.5%和5.92%。

『大陸在亞投行成立初期佔有的股份和獲得的投票權,是根據各方確定的規則得出的自然結果,並非中方刻意謀求一票否決權。』史耀斌說,今後隨著新成員的加入,中方和其他創始成員國的股份和投票權比例均可能被逐步稀釋。

據亞投行協定,亞投行的投票權由股份投票權、基本投票權以及創始成員國享有的創始投票權三部分組成。其中,股份投票權等同於每個成員的股份數,持股越多,股份投票權越高;基本投票權占總投票權的12%,由全體成員平分,包括新納入的成員,也就是說只要有新成員加入,所有成員的基本投票權就會被稀釋;創始成員國還享有每國600票的創始成員投票權。

『這樣的組合意味著投票權是動態的,基本投票權和創始成員投票權在總投票權中的占比也是協定磋商過程中各方爭議的焦點之一。』劉東民說,亞投行投票權的規定體現了亞投行的開放性,隨著更多國家加入,大陸投票權可能逐步降到25%以下,不追求一票否決權,也說明大陸政府秉持的真誠心態。

國務院參事室參事湯敏說,大陸是大股東並不意味著對重大事項就有一票否決權,大陸會關注和平衡其他國家的利益。亞投行是一種合作共贏的思路。

中方將推強有力首任行長候選人

根據《亞投行協定》,亞投行將設行長1名,從域內成員產生,任期5年,可連選連任一次。亞投行將按照『公開、透明、擇優』的程序遴選行長。

協定並沒有公佈誰是首任行長,因為行長將由亞投行的理事會任命。根據安排,亞投行將在正式成立後召開部長級理事會任命首任行長。

史耀斌說,協定簽署後,各方將磋商制定行長遴選規則,待各方達成一致後才會啟動行長遴選工作,屆時中方將推薦強有力的候選人參與首任行長競爭。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陳鳳英說,首任行長的確定非常重要,因為首任行長將會為亞投行未來的管理定下基調,並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亞投行未來多年的運營特點。首任行長必須資歷過硬,有責任心,執行力強,對亞投行一系列事務進行規劃、運籌、管理,並很好地領導組織亞投行各成員。

亞投行已確定總部落戶北京,是否會在其他地方設立區域或國別辦公室呢?史耀斌說,根據協定,可以在其他地方設立機構或辦公室。相關具體安排將根據未來亞投行業務發展需要由各方共同商定。

正式成立還需『五步走』 確保年底開張

按照各方商定的時間表,各方將共同推動亞投行於今(2015)年年底前正式成立並儘早投入運營。『現在距正式開張,要重點做好五個方面的工作。』史耀斌表示。

首先是各意向創始成員國儘早完成《亞投行協定》大陸國內批准程序,確保在年底前達成生效條件後,亞投行如期成立。其次是,進一步完善環境和社會保障框架、採購等業務政策,以確保亞投行專業運營、透明運作、高效廉潔。

第三是,加緊制定人力資源政策以及員工選聘程序和標準,按照公開、透明的程序,在全球範圍內擇優選聘人員。四是各方共同研究提出基礎設施建設備選專案,為亞投行成立後儘早投入運營做好專案準備。五是中方作為東道國,將繼續全力做好亞投行總部落戶北京的後續工作,為亞投行成立及高效運營提供可靠保障。

樓繼偉說,目前亞投行的籌建工作取得了一系列重要進展,但這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要把亞投行建成高標準的國際金融機構,還需付出更多的努力。

『我相信,在57個意向創始成員國的合力推動下,我們一定能把亞投行打造成21世紀新型多邊開發機構,為亞洲和全球發展事業做出積極貢獻。』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