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記者臥底大學「替課」族 一節課125元

記者臥底高校「替課」族。

最近記者接到了一個舉報電話,舉報人說現在有的大學生為了蹺課,拿著父母給的錢雇人代替自己上課。經記者調查發現,除了替課,替體檢、替就寢等都有存在。

25元人民幣一節課 『替課』仲介流行網路

根據央視報導,替課族們按照課程長短向雇傭他們的大學生們收取費用。那麼,到底是什麼人在為大學生提供替課服務,又是哪些學生有替課的需求呢?他們需要替課的原因又是什麼呢?

記者在聊天軟體上,搜索含有『替課』字樣的聊天群,立刻出現了大陸全國各地的替課群,這些替課群遍佈山西、內蒙古、黑龍江、吉林等多個省份。記者加入了幾個標注地為哈爾濱的替課群,這些群都標明可以為高校學生提供替課服務,甚至可以包月、包年。群內不斷發布替課資訊,往往不出幾分鐘,就會被有需求的人搶單。

群主告訴記者,他們的收費標準是按照課程長短來收費,一般一小時四十五分鐘的課程收取的費用是25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課時越長收費也就越高,反之則越少。群主還告訴記者,大學生不但可以在這個群裡找到替課的,而且也可以發布為別人替課的資訊。

透過與群主聊天,記者瞭解到這個擁有1200多人的群還開設有微信帳號,會隨時發布替課資訊。不僅如此,記者還發現,替課族不但在qq群、微信帳號、高校百度帖吧發布替課資訊,甚至一些招聘網站中也存在大量的替課資訊,而且還出現了專門替課的團隊。

記者隨機聯繫了一位替課團隊人員,據稱該團隊有10多個人,只需告訴他們哪天替,需要男生還是女生,留好電話就能給安排好。

一個課堂 替課者多達10%

專業團隊、明碼標價、按課時收費,這樣的替課團隊讓我們既感到震驚又感到痛心。為了進一步瞭解替課的真實情況,記者在一個替課群中,以替課者的身分接了一單哈爾濱理工大學學生的替課生意。

按照仲介的安排,記者提前來到了哈爾濱理工大學新主樓B512的課堂。剛進去記者就碰到了一位替課的,攀談中這位替課者說,老師不會管是否是替課者,只要點名的時候喊到就行。這位替課者還告訴記者,他做替課生意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除了從仲介那兒接活之外,他還有自己的固定客戶,隨叫隨到,為固定客戶提供替課服務。替課者表示,在這個學校替課很正常,班裡的同學也都司空見慣。

記者調查得知,有的時候一節課上,替課者數量能達到總上課人數的10%。僅僅在記者臥底的這個班級,僅記者瞭解到的替課者就達到了5名。那麼,老師就對這種情況沒有覺察嗎?這個班的學生是這樣回答的。

記者:老師也不問是吧?
學生:對,不問。問也沒啥事,(替課者)起來說不會,一般都不問。

果然如這位同學所說,在記者替課的課堂上,老師點名時,替課者們都安全過關,整個課堂進行過程中也沒有任何同學舉報替課者。記者在下課後向老師舉報了這一情況。

記者:有代課的,你知道嗎?有人沒來,找人替的課?點到的時候,我看到有這種情況。
老師:我不知道。

作為任課老師並不與同學們朝夕相處,認不出來還情有可原。但就在課間休息時,輔導員也來到了教室,作為學生的直接管理者,她竟然也沒能發現替課者。

老師置若罔聞 哈市多所高校存在替課群

大學生找人替課,既是蹺課行為,又是欺騙行為,這是學生之過。而輔導員、任課老師無法分辨出替課學生,避免替課情況的發生,這是老師之失。記者透過調查發現,替課的現象絕不僅僅是這一個班級,也絕不僅僅是哈理工一所高校,哈爾濱多所高校都存在替課群體。

在兩天的時間裡,記者隨機走訪了哈爾濱商業大學、黑龍江大學、東北林業大學、哈爾濱師範大學等五所高校,發現在這些學校裡,都存在替課群體。那麼,都是哪些人在為別人替課呢?

記者:替課的都什麼人?
替課者:大四、大三的學生。

記者:大四、大三,時間比較多?
替課者:大三一般課就少了。

替課者還告訴記者,去替課還可以在課堂上看自己的書,做自己的事,既賺了錢,又啥都不耽誤,這也是他們願意替課的原因。

『替課』生意已經形成完整產業鏈

拿著父母的錢,雇別人替自己上課,相信望子成龍的父母看到這一幕都會心痛不已。而大學生們看起來卻對這樣的現象已經見怪不怪了。隨著調查的深入,記者發現,因為替課的需求量大,甚至有人在高校裡做起了替課仲介的買賣。

在哈理工南區的一個課堂,找替課的學生告訴記者,在網上介紹替課的仲介通常每單抽成,一單25元仲介抽成5元,並且透過支付寶交易,為了安全考慮,不會輕易和找替課的、做替課的見面。

記者透過多次努力,終於約到了一個替課仲介。她表示,從中間抽成是仲介的通行做法,甚至有的仲介抽成非常厲害,兩頭吃。

她向記者介紹了自己獲得替課資訊的來源。第一是透過替課群獲得;第二是透過散發小廣告,有大學生主動聯繫;第三是熟人介紹。那麼,到底是哪些人在找替課的。隨著交流的深處,這位替課仲介告訴記者,找替課的通常分為三類人:第一種是有錢不願上課的。第二種是在學校外面做事,找人在校內替課,騙文憑的。第三種則是偶爾找人替課的。

大陸教育部2005年頒發的《普通高等學校學生管理規定》 第十七條明確規定『學生不能按時參加教育教學計劃規定的活動,應當事先請假並獲得批准。未經批准而缺席者,根據學校有關規定給予批評教育,情節嚴重的給予紀律處分。』哈爾濱理工大學等高校出台的學生手冊、守則對於大學生課堂秩序也均有明確規定。雇人上課的大學生曠課蹺課,已經嚴重違反了高校管理規定,而且雇人上課的行為,更加是缺乏誠信的體現。那麼,仲介為什麼要給這些蹺課者提供便利條件呢?仲介給出了這樣的回答。

記者:你說老爸老媽的錢讓他來上學,他拿這個錢去雇人,自己不上課,你感覺這樣合適嗎?
替課仲介:不合適,但是很多人都這樣,大學生的現狀就這樣。

記者:能賺到錢就行是吧?
替課仲介:他們有需求,咱們就提供,你情我願的事。

替課之風 亟待嚴查

高校替課現象的出現,不僅意味著教育資源的極大浪費,也暴露了相關高校對學生管理工作的問題和不足,同時,那些尋找替課的大學生已經為自己貼上了一枚不誠信的標簽。我們也希望那些對替課行為沒有盡到監管責任的老師們,能夠真正履行自己教書育人的職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