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終南山女道長的隱士生活 曾嘗草中毒自配解藥

終南山女道長的隱士生活。

從西安市內駕車出發,行駛約25公里便是終南山。以終南山大峪口入山,一路爬高,經過名揚中外的『獅子茅棚』,現代著名禪宗大師虛雲大師就曾在此潛修。不遠,便來到人頭山下。村口一問,年長者都知道山上有一位王道長,是位女隱士,人稱『王道長』,在此潛心修行三年有餘。

根據西部網報導,王道長,70後人,出生於大陸西南的一個美麗小城。王道長是全真龍門派第三十一代弟子,法號世紫。『因病入道』 『以醫入道』 是王道長終入南山閉關修行的重要原因。當然,王道長也一再強調這其中的緣分指引,與師傅的巧遇和第一次來終南山探路的心生神往,一切都是因緣際會,順勢而為。

『十道九醫』是道家歷代相傳的一個說法,何況是對王道長這樣一位因病入道的女隱士。終南山上氣候多寒濕,遵道家規矩,備些試藥自救的本事是必不可少的。入山後,王道長常常遍訪周邊,採藥製藥。這樣一來,因試藥而『中毒』便是在所難免的。

王道長說,第一次中毒是自己嘗試一種叫做『附子』的中藥,附子乃住山之人必備之良藥。此藥是王道長自己種植培育的。當時是自己炮製以後做一個嘗試,看多少劑量可以導致中毒,並且觀察中毒後的反應,以及如何解毒。雖然醫書上有記載,但是不如親自試藥印象深刻。

誰想,一試身體就出了問題。中毒後,王道長開始口唇發麻,心跳加速,天旋地轉,站立不穩,嘔吐不止。所幸,早已熬製好的解藥救了道長一命。她說,附子的毒來的快也去的快,不會在體內積聚遺留毒素。性屬走串。此藥也被醫家稱為溫陽五虎將之首。『修道路上九死一生,這不算什麼。』回想起來,道長已淡然。

王道長俗家中有兩個哥哥,一直在代她照顧雙親。也正因如此,上山前,道長說,自己一直都是雙手不沾陽春水的嬌慣女子。但來到終南山閉關後,劈柴砌牆,背糧鋪地這些粗重活都得自己做,也都成了每天的必修功課。當下居住的山屋的窗戶都是王道長自己一磚一磚砌起來的。

這個山屋剛剛修繕過,做了防水,道長往土炕上搬了一些被褥,備著今(2015)年在這裡過冬。土炕可以生火保溫,適合冬天打坐。道長說,冬天是一年中練功最好的時間,陽氣潛藏充足,思維敏捷。

除了土炕,屋裡還有一架生火的爐子。燒的柴火是道長在山上揀來的枯枝。『要節制』王道長說,她反對砍伐樹木生靈,寧願不生火,也只揀枯枝。

王道長在山上有兩個山屋,每天來來去去的往返,雖然山路陡峭逼仄,但王道長健步如飛。她時常自己背糧背菜上山,幾十斤的重量都不在話下。

對於出家人來說,在終南山生活,自給自足很重要。王道長在山屋的門前開闢了一小塊菜地,每天清晨起床都會先到菜地裡去照應一下這些飽腹之物。冬天最難過,常常只能吃些儲存下來的馬鈴薯、白菜。但她每日一點後不再進食,消耗並不大。

道家講求修身養性,王道長每天會拿出一部分時間來練字作畫。她在山洞的石頭上畫了一支梅花,每日描上幾筆,便也慢慢成型。

閒時,道長會沏茶讀書。她給自己的花茶起名『九花三寶茶』,味甜,回甘悠長。所謂九花,大概有桂花、玫瑰、茉莉、紅巧梅、勿忘我、百合、桃花等,不一而足。

終南山悠遠清靜,忙完瑣事,王道長常會挑一塊大石頭打坐。

王道長養了一條名叫小熊的小狗,她走到哪裡,小狗便跟到哪裡。道長說,養狗,說明自己內心還有恐懼,對小狗有依賴。所以,她總想著把小熊送給有緣人,專心修煉。

終南山又深又廣,即使有狗陪伴,道長置身山中還是顯得十分渺小。對於一個女修道者來說,在山上生存尤其困難。王道長說,早些時候半夜老有狼叫,也曾拿著棍子追著出去看個究竟。

『修行不神』 『無欲則剛』是王道長常說的一句話,她總說住山修行的人並非不食人間煙火,在沒有修成之前,依然是凡人之身,希望當下的年輕人不要受誤導。儘管如此,四季上山尋訪的人依然很多,正因如此,王道長在其山屋的門口掛上『閉關勿擾』的牌子,希望不被打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