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營業部三天實錄 暴跌中的股民面孔

暴跌中的股民面孔。

如同歷史上著名的『5•19行情』、『8•16烏龍指』等事件,過去十幾天A股上演的暴跌,以及數日上千股跌停的一幕,也將註定載入A股史冊。

根據上海證券報報導,若干年後,當人們再去回憶2015年六七月間,這一場影響億萬家庭金融資產的暴跌時,除了刻在上證指數K線的幾根冰冷的綠柱,或許會漸漸淡忘其背後交織的『利好』與『利空』,更不會想起當年寫滿焦慮與迷茫的股民面孔?

出於證券媒體人與生俱來的責任感,7月1日至7月3日上午同一時間,上證報記者三度前往位於北京陶然亭附近的同一家證券營業部,在不暴露身分的情況下,實錄這些普通股民的盤前的言語與情緒。

7月1日 星期三
上證指數跌5.23%

走出地鐵陶然亭站西南口已經10點,自行車停放處早已爆滿,一塊『同信證券』的小銅牌,指示記者走上二樓,儘管地板和樓梯已經破舊,但整潔乾淨,兩側樓梯口和走廊已經支起牌桌,大廳交易機前交易火熱。

『應該是見底了,我6月30日抄底買入了。』在門口保安旁,記者聽左邊一位白髮大爺說道。大爺身體微瘦,大概75歲上下,面對幾乎全紅的大螢幕,時而低頭看看手中長長的對賬單。

問及操作理由,這位大爺的理由是,都在說『慢牛』,那現在就應該還在牛市軌道上,對比2007年上證指數從1000點啟動最高到6124點,漲幅6倍,如此推算本輪牛市應該到10000點左右,最近的4000點應該處於底部。

『要堅決做長線;如果頻繁操作,不正中了莊家的下懷了?』對于操作思路,大爺一本正經地向記者分析稱,股市漲高了就應該跌,還沒有到高點,他坦言自己從來不割肉。而對於過去十日的暴跌,大爺看起來風輕雲淡。

10點半,交易機前已經稀疏。『我昨天和今天一直補倉,特別是週一,實質利好已出,堅決進入。』另一位看起來六十七、八歲、身體瘦高、戴眼鏡大叔與記者閒聊道。

這位大叔看起來胸有成竹的樣子,他說『5100點時應該止盈減倉。』又說,『大盤上升期應買中小盤,而528後應調倉到大盤股』,但問及今(2015)年以來的投資收益,他卻一改臉色,不願意與記者詳談。

『最近大跌他沒有虧損,反而有賺』,幾天前,媒體爆料有交易部保安號稱『股神』。記者也好奇地和身邊一名保安攀談,看看這些起點並不高的股民,是否有傳說中的那樣神奇。

提及開戶動機,這位保安的理由是可獲贈5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話費。『年初有銀行開戶送50元話費,就開了,俺農民出身不準備炒股,但前幾個月交易部太火爆,沒有忍住誘惑就投入了6000元。』

這位保安在營業所上班已有3年,也就今年才入市,由於是新手,且每日受老股民薰陶,過於謹慎,股票總是拿不住,一看有跌就跑。太過頻繁的操作,令他在這輪大牛中幾乎沒有賺錢,『5•28』之前他只有5%左右盈利。

在『5•28』以後,這種謹慎反而救了他,買入京東方A,大漲後賣出,盈利有10%以上。後來空倉,直到6月30日上午,交易部大廳很多人談論,確定這輪大跌已經得到國家出手救援,他才又開始進入。

『5•28』前是『滿懷激情』,各方高歌猛進;接下去一周是『躊躇不前』,苦思是否加倉;6月10 日至24日是『猶豫不決』,敢不敢補倉抄底;接下去5日是『心懷恐懼』,隨時有出逃念頭。

談及最近股市巨變,一位有資管工作經驗的股民用四個詞,來形容這一輪大跌後的股民情緒變化。他操作的個人資產大概50萬,半倉是其習慣。儘管如此謹慎,他還是沒有躲過本輪下跌。

『前期盈利幾乎賠盡,幸虧保住了本金』,他坦言,6月19到23日又兩批次把40%倉位元元的股票全部清倉,進入基金。到這個週一,僅僅幾個交易日,又以30%虧損清倉基金,如今幾乎空倉,他嘆息道。

『從改革牛走向槓桿牛,突然間又快速去槓桿,帶動下半年經濟轉型的市場動力何在?』反思最近的市場邏輯,他也有與其他股民同樣的困惑。

7月2日 星期四
上證指數跌3.48%

又來陶然亭,晴空無雲,門口的牌桌周圍依然熱鬧,但交易部大廳卻比前一天冷清,沒有人想好好說話,氣氛有點壓抑。1日的保安很有禮貌性地給記者打了個招呼,若有所思。我就藉口看螢幕,快速走入人群。轉了一圈,沒有人紮堆聊天,索性就站在前台。幾個1日認識的人匆匆走過,都是若有所思的樣子。

『我1日又進了,但2日早上趕緊出來,賠了500多。』保安過來,主動與記者攀談。『都是聽你1日說,政府出手救市,我才進入的,要不然我肯定不會再買。』言語中他有些怨恨。

問及這幾天大跌時的營業部情況,保安向記者坦言,『有一半人很緊張,但另一半人不在乎,基本就地臥倒不動。』很多人都在困惑,為何現在利好消息滿天飛,指數和股價還是天天大跌?

『我認識一個人頻繁割肉,最後30萬變3萬。』1日見到的大爺,再次向記者明確他不會輕易割肉,他曾經有個朋友買股票後,每天過於緊張,過度操作,頻繁割肉清倉,最後被老伴關在家中,禁止炒股。

『你有多少肉可以割,割肉不正是機構希望的麼?』眼看到了中午飯點,大爺丟給記者這樣一句話,顫巍巍起身離開,背影給人久經沙場的感覺。

位於營業部一角的報欄中,展示的是包括上證報在內的幾大證券報重點版面,前來閱讀的人並不多,倒是又支起來的幾個牌桌還能聚起來些人氣。臨近午盤,交易部人氣漸失,大家心情都低落,記者也默默離開。

7月3日 星期五
上證指數跌5.77%

週五上午,再次來到陶然亭。剛進交易大廳,就遠遠看到大螢幕全綠,儘管外面的陽光很好,但交易部裡股民的情緒卻顯得格外陰沉。報欄前,三五個人在大聲說話,氣氛有些緊張。

一位頭髮油光的人惡狠狠地對另一個人說說道:『你讓我昨天下午抄的底,看看今天成什麼樣了?要不是你說國家要繼續救市,我肯定不會補倉!』

『你在這裡抄底,明天就在這裡跌;你在那裡抄底,明天就在那裡跌。左右開弓地打股民,股民都被打懵了。』這位投資人看似調侃,可言語中明顯帶著些情緒。

經過一周快速的暴跌,有股民憤憤地說,從盤面上看,有不少大單在不計成本地砸盤,看來莊家和機構的資金明顯在跑。『國家救市,他們卻跑,一定要把這些人揪出來,好好整一整!』

『你看那邊,已經跌懵了,都對著交易機看一個多小時了。』有人指向交易機,一個中年大叔模樣的投資者,穿得很得體,但滿頭大汗,對照手裡筆記本,正在交易機前緊張地操作。

中午10點半後,一波神秘的資金開始慢慢托底,市場的低點也開始一點點抬了起來。到了11點,甚至不少前期熱門的創業板股票,開始逆勢翻紅,甚至直逼漲停,營業部的氣氛也開始活躍起來。

剛才還看到不少無心交易的股民,在旁邊打牌聊天,一會就看到不少股民來到股票機前,敲打著交易鍵。『很多票開始動了,我還有些子彈,是否到了抄底的時候了。』一位股民一邊填單,一邊將信將疑地問著身邊的股友。

臨近午盤,創業板翻紅,上證指數也顫巍巍地收窄了跌幅,近乎翻紅。營業部的氛圍也開始熱鬧起來,有的人乾脆不看了,也有人猜測週末會不會有利好,但也有人開始擔心下午會不會類似前兩天的午後『跳水』。

尾聲

下午的情況正如一些擔心的那樣,收盤暴跌5.77%,至此,過去一周上證指數暴跌12.07%。如果將時間拉得更長,本輪市場最大跌幅近30%,更有上千隻個股被齊腰斬斷,這對於A股股民而言,無疑是無法承受的。

這個週末,各種『利好』紛至遝來,從21家券商的高層和25家公募基金高管齊聚北京金融街,到28家創業板和50家中小板公司發出維護市場穩定的倡議書,再到滬深兩市28家新股公告暫緩發行,一時間『救市』之聲空前。

『一切就像是電影,比電影還要精彩;如此真實的場景,讓我分不出悲喜。』儘管這個週末北京上空的天氣略有霧霾,但股民老王的心情,卻如同搖滾歌手許巍演唱的《晴朗》,有一種撥雲見日的晴朗。

在週五交易日結束後的短短30個小時內,老王的心情一度上演『雲霄飛車』,從不忍直視虧損的難眠之夜,到次日被朋友圈接踵而至、或真或假『重磅』消息的震撼,再到午後至晚間各大利好紛紛得以證實後的激奮。

眼看距離週一開盤只剩下最後十幾個小時了,老王在短暫的興奮後,還是有一些焦慮,『市場會不會又像前幾次那樣高開低走,甚至再尾盤殺跌?』在這一輪急跌中,老王和無數普通的股民一樣,備受資產浮虧與身心煎熬,但他們仍心存期待。

『我毫無指望地等著我的戈多,這種等待註定是漫長的,我在深似地獄的沒完沒了的夜裡等待,生怕在哪個沒有星光的夜裡就會迷失了方向……』《等待戈多》中的這句台詞,卻像是在訴說這些股民的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