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揭! 我們為什麼是漢人?

我們為什麼是漢人?

一統的西漢王朝比秦王朝幸運,更比西楚王國幸運,它的瓶頸危機雖拖的很久,但終於平安通過。但北方新興的匈奴汗國,卻忽然間成為中國最大的威脅,使中國飽受凌辱。不過等到西元前二世紀中葉,中國衰弱的情勢改善後,就轉而反擊,奪取了匈奴汗國最大的可供耕種的土地河西走廊,控制西域,跟更多的外國接觸。於是西漢王朝和中國成為同義語,中國人被稱為漢人、漢民族,中國字被稱為漢字,中國語被稱為漢語。

根據頭條網報導,當西漢王朝在中國本土完成統一時,匈奴部落也在漠北完成統一。匈奴部落酋長頭曼是一個粗獷人物,前妻生子冒頓,後妻又生一個幼子。愛後妻兼愛幼子是老年人的特有感情。冒頓不久發明一種射出時能發聲的響箭(鳴鎬),他下令給他的部屬說:『注意響箭,響箭射什麼,你們就也射什麼,不射的處死。』最初用在打獵上,冒頓響箭射出後,發現有未跟著射的,立即殺掉。

有一次,冒頓用響箭射他自己的馬,部屬有不敢跟射的,也立即殺掉。又一次,冒頓用響箭射他自己的妻子,部屬又有不敢跟射的,也立即殺掉。過了一些時候,昌頓用響箭射他父親的坐騎,部屬們不敢再不跟射。冒頓知道已訓練成功,於是,西元前201年,冒頓用響箭射他的父親,頭曼遂死在兒子的亂箭之下。冒頓把他的繼母與弟弟同時殺掉,宣稱自己是『單于』(匈奴語『元首』),建立匈奴汗國。

『汗國』的定義是:元首和中央政府遷移不定,也就是沒有固定首都的國家。中國史書上,稱為『行國』,對元首和中央政府臨時的所在地,稱為『王庭』。匈奴汗國在冒頓統治下,向四面擴張,東到遼東半島,西到西域(新疆),南部收回被中國秦王朝奪去的河套地區。面積比中國當時的版圖還大。然後宣稱他們是中國夏王朝的後裔,所以中國也有他們的一份,藉以向中國發動侵略。這也是北方民族鍥而不捨地向中國侵略的開始。

自從匈奴汗國崛起,中國以後兩千年間的外患,就差不多固定的來自北方。跟日爾曼蠻族鍥而不捨侵略羅馬帝國一樣,南方的富庶對那些寒冷荒涼地帶的遊牧民族,是一個難以抗拒的誘惑。西漢王朝開國皇帝劉邦不能忍受這種侵略,於西元前200年,乘著剛剛擊敗項羽、統一中國的餘威,率領大軍向匈奴進攻。兩個新興的力量遇在一起,然而中國軍隊大敗,劉邦在白登(山西大同東)被團團圍住,幾乎被俘,後來好不容易突圍逃出。

就在此時,一位政治家婁敬向劉邦建議和親政策,主張把中國公主嫁給單于,他說:『中國正十分疲憊,不能跟匈奴汗國作戰。冒頓是一個弒父兇手,除了武力,什麼都不認識。唯一降服他的辦法是把中國公主嫁給他,嫁妝一定要豐富,他既然用不著搶掠就可得到這麼多金銀財寶,又成為中國的女婿,女婿自不能跟岳父作對。將來公主生的兒子,繼任單于,於是中國的外甥外孫,中國是他的舅父外祖父,外甥外孫更不能跟舅父外祖父作對。』劉邦大喜,立刻下令他的獨生女兒魯元公主離婚遠嫁,雖然被劉邦的妻子呂雉哭鬧不休的阻撓,不能成行,但劉邦仍選了一位皇族的女兒(可惜我們並不知道這位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和親的少女的名字,跟她的親屬的下落),封為公主,送到匈奴汗國,當然少不了足使匈奴動心的嫁妝。

我們為什麼是漢人?

劉邦於西元前195年逝世,兒子劉盈繼位,劉盈的母親呂雉以皇太后之尊,掌握大權。呂雉是一個傑出的女政治家,然而冒頓單于既沒有把中國看到眼裡,更不用說皇太后了。西元前192年,冒頓單于寫了一封戲弄性的信給呂雉說:『聽說你死了男人,而我也恰巧死了女人,我可以收你當小老婆,從此匈奴和中國,成為一家。』呂雉雖然氣得吐血,也無可奈何,只好回答說:『我已年老,不能侍奉你,願意用年輕的公主代替。』這是匈奴汗國強大的頂峰。

然而,中國對不可一世的匈奴汗國反擊的時候,不久就來到了。西漢初期40年的黃老政治帶給當時中國空前的繁榮,雖然黃老政治終止,但繁榮仍在。僅以馬匹而言,西元前200年代時,宰相只能坐牛車,皇帝當然有馬車,但想要四匹顏色相同的馬,都找不到。可是到50年代時,中央政府僅養在首都長安的馬,就有四十萬匹之多。民間大街小巷,處處是馬,而且競爭著只騎雄馬。對不可一世的匈奴汗國,反擊的時候已到。

我們為什麼是漢人?

中匈兩國之間,由於和親的緣故,邊境長久沒有大的衝突。當中國反擊行動於60年代開始時,採用的是誘敵先發的策略。西元前133年,大將(將屯將軍)王恢統領了三十餘萬的軍隊,埋伏在馬邑城(山西朔州)左右山谷之中。馬邑本地富豪聶壹和匈奴一向有商業上密切的往來,他把兩個死囚的人頭懸掛在馬邑城門上,告訴匈奴間諜說,他已把馬邑首長殺死,請匈奴乘虛進擊。軍臣單于信以為真,親自率領十萬騎兵,從武州(山西左雲)入境,直指馬邑。距馬邑尚有不到一百公里時,只見牛羊遍野,不見牧人,感覺到異樣。於是攻陷附近一個塞亭(瞭望台),俘虜了一位雁門郡的官員,要殺他時,那官員洩露了全部機密,軍臣單于大驚說:『是天老爺把你賜給我們。』把那官員封為天王,急令撤退。中國毫無所獲。

我們為什麼是漢人?

中匈兩國50年之久的和睦邦交,從此破裂。匈奴汗國又恢復從前那種大規模的侵略行動。可是現在的形勢已不是以前,中國的反應十分嚴厲,立即發動一連串不停止的攻擊。

馬邑之謀四年後(前129年),大將衛青、公孫敖、公孫賀、李廣分別從上谷(河北懷來)、代郡(河北蔚縣)、雲中(內蒙古托克托)、雁門(山西右玉)四路進擊。前128年,衛青與另一大將李息分別從雁門、代郡進擊。前127年,衛青、李息再從雲中向西迂回進擊,這一次開始有較大的收獲,匈奴慘敗,中國再度把匈奴驅出河套,就在河套沙漠與黃河之間,興建了朔方城(內蒙古杭錦旗北)。前124年,衛青率六位將領,分別從高闕(內蒙古烏拉特後旗東南)、右北平(內蒙古寧城西南)、朔方(內蒙古杭錦旗北),三路進擊,深入匈奴汗國300公里,俘虜小王十餘人,男女1.5萬人,牛羊100萬頭。

西元前123年,衛青再率六將領從定襄(內蒙古和林格爾)進擊。但這一次中國吃了敗仗,大將蘇建所率領的三千人騎兵團全部覆沒。另一大將趙信於兵敗後投降匈奴,因趙信深知中國內情,匈奴汗國像珍寶一樣看待他,特地為他興築了一個趙信城。西元前121年,中國年輕的大將軍霍去病從隴西(甘肅臨挑)進擊,越過焉支山(甘肅胭脂山)50公里,殺了匈奴名王以下八千九百餘人,得到了匈奴休屠王祭祀使用的金人。同年晚些時候,霍去病再從隴西作第二次進擊,越過居延海(內蒙古額濟納旗),深入一千餘公里,殺三萬零二百人。霍去病在一年中獲得兩次空前勝利。伊稚斜單于大怒,迫究失敗的責任。渾邪王恐怕被殺,就帶著他的部落和他的土地,向中國投降。這對匈奴汗國是一個重大打擊,匈奴當時的歌唱到:『亡我祁連山,使我牲畜不繁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婦女無顏色。』焉支山(胭脂山)出產紅色染料,可作為婦女的化妝品,中國『胭脂』一詞,即由此來。

匈奴汗國知道昔日榮光已經過去,所以採納降將趙信的建議,認為中國軍隊不可能深入沙漠,就把國境線後撤,單于遠遠的搬遷到瀚海沙漠群以北。中國當然不會罷手,西元前119年,衛青從定襄,霍去病從代郡,向匈奴總攻。衛青兵團深入匈奴汗國五百公里,伊稚斜單于倉促迎戰,大敗,向北突圍逃走。衛青追擊到寅顏山的(蒙古哈爾和林西南)趙信城,不見敵蹤(就在這一戰, 著名的將軍李廣在沙漠中迷失道路,自殺)。霍去病兵團深入沙漠一千餘公里,殺七萬餘人,而匈奴汗國即使在冒頓單于最昌盛時,控弦的戰士不過30萬人。霍去病追擊到狼居胥山(蒙古肯特山),不見敵蹤。

我們為什麼是漢人?

中匈戰爭這樣延續了15年之久,進入80年代,又有一場決定性的戰役。這是對匈奴汗國最重要的一戰,從此瀚海沙漠群以南再沒出現過匈奴汗國的王庭,匈奴汗國已無法像過去那樣對中國構成生存上的威脅。中國在匈奴汗國渾邪王的故地河西走廊,設立了四座城市:酒泉郡(甘肅酒泉)、武威郡(甘肅武威)、張掖郡(甘肅張掖)。敦煌郡(甘肅敦煌)。這塊土地從此成為中國的領土,直到現在。

我們為什麼是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