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歷經坎坷的中華第一鼎 大陸國博鎮館之寶

中國國家博物館外景。

享譽海內外的坐落於北京天安門廣場東側,與西側的人民大會堂呼應,如此核心的地理位置正與它的地位相稱。記者對它的印象是,外觀建築雄偉有氣勢,內察藏品大氣上檔次!

根據頭條網報導,打個比方,大陸國博和北京故宮就相當於大陸博物館界的北大和清華,相比之下,其他再牛的博物館,也只能老老實實爭第三了。不過大陸國博和北京故宮可不像北大和清華那一對鬥氣冤家,為了搶生源竟然公開在微博上互撕。

記者曾現場聽過北京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在大陸國博發表的演講,當時單院長就很謙虛地說,故宮建設世界一流博物館要向大陸國博學習。瞧人家這氣度!

閒話少敘。對大陸國博來說,9日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日子。從民國二年(1912年)7月9日成立的『大陸國立歷史博物館籌備處』(國博前身)算起,到今天大陸國博已經建館103周年啦!趁此吉日,記者特別推出『大陸國博鎮館之寶』欄目,每期為大家奉上一件大陸國博收藏的珍貴文物。第一期隆重介紹的是中華第一鼎:后母戊鼎!

什麼?可能有人要問:只聽說過司母戊鼎,后母戊鼎是什麼鬼?難道是新挖出來的?非也!后母戊鼎就是司母戊鼎,兩者指的是同一個鼎,只不過以前一直叫司母戊鼎,後來改名啦!

為什麼改名?說來話長。『司母戊鼎』的名字最早是郭沫若先生起的,正是郭老把鼎內壁的三字銘文釋讀為『司母戊』,意為『祭祀母親戊』,此鼎是一代商王為祭祀母親所鑄,『戊』就是商王母親的稱號。

後來,司母戊鼎這個名字便普及開來,直到2011年3月大陸國博新館開館,『司母戊鼎』的標牌才改為『后母戊鼎』。

歷經坎坷的中華第一鼎 | 國博鎮館之寶
后母戊鼎,商朝後期,大陸國家博物館藏。

對此,館方給出的解釋說,隨著更多同時期青銅器被發現,目前專家多認為應當釋讀為『后母戊』,大意為『敬愛的母親戊』。另外,商代文字書寫比較自由,正寫反寫都可以,而『司』反寫就是『后』。

當然,目前學術界還是有爭議的,並不是所有的專家都同意更名,不過無論叫什麼名字,絲毫不影響它的國寶地位。

后母戊鼎是目前已知中國古代最大最重的青銅禮器,有半人多高,重800多公斤。相比之下,排名第二的鑄客大鼎(小提示:去(2014)年引發熱議的南京大屠殺公祭鼎就是以鑄客大鼎為原型鑄造的)重400公斤,只有后母戊鼎的一半!如此看來,后母戊鼎確實是當之無愧的青銅巨無霸!

歷經坎坷的中華第一鼎 | 國博鎮館之寶
后母戊鼎內壁銘文。

青銅鼎是商周時期用於祭祀或宴饗的最高等級禮器,而后母戊鼎憑藉它的精美和厚重,堪稱中國青銅文明的代表,是最早一批被列入禁止出國出境展覽文物名單的鎮國之寶!

此外,后母戊鼎高超的工藝,也讓後人驚嘆。在商代晚期製造如此體量的大鼎,至少需要1000公斤以上的原料,需要大約二三百名工匠的密切配合才能完成!

不過令人唏噓的是,出土於亂世的后母戊鼎身世十分坎坷,不僅幾乎被大卸十塊,而且差一點落入侵華日軍之手!這又是怎麼回事呢?故事要從清朝末年說起……

歷經坎坷的中華第一鼎 | 國博鎮館之寶
鑄客大鼎,戰國,安徽博物院藏。

歷經坎坷的中華第一鼎 | 國博鎮館之寶
南京大屠殺公祭鼎。

光緒年間某一天,官居國子監祭酒(清朝管教育培訓的高官)的王懿榮身體不適,於是找大夫開藥,然後讓人把藥抓回家煎藥,這本是極尋常的事。但是王懿榮偶然間發現,其中一味名叫『龍骨』的藥非常特別,上面似乎有刻畫的文字。作為北京城裡有名的金石學家,王懿榮立刻產生了興趣,於是派人把藥店裡所有龍骨買回來研究。

這一研究可不得了,原來所謂的『龍骨』竟然就是商朝用於占卜的工具,有些上面還刻有文字,改寫中國文字起源史的甲骨文就此被發現!

歷經坎坷的中華第一鼎 | 國博鎮館之寶
王懿榮。

後來,中國近代考古學奠基人羅振玉考證,這些曾被當作中藥的甲骨源自河南安陽小屯村。接著,經過民國政府中央研究院多次考古發掘,最終確定安陽就是商朝後期都城所在地,考古學家稱之為殷墟。

說到這裡,可能有人要問,這些事情跟后母戊鼎的身世有什麼關聯呢?且聽在下細細道來。

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11月,安陽淪陷,局勢危急,殷墟考古工作被迫中止。然而,安陽地下有『寶』的消息不脛而走,很快當地就掀起了探寶熱潮,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司母戊鼎在安陽武官村被偶然探尋到,隨後被村民吳培文等人從十幾公尺深的地下挖了出來。

歷經坎坷的中華第一鼎 | 國博鎮館之寶
甲骨文。

在費盡力氣把這個龐然大物挖出來之後,吳培文等人欣喜若狂,指望靠它發一筆橫財,但危險也在向他們逼近。眾所皆知,日本人對中國文物的垂涎由來已久,在侵華期間更是到了公然掠奪的地步。當時的安陽已在侵華日軍統治之下,大鼎出土的消息如果被日本人知道,必然是難逃一劫,於是吳培文把鼎埋在了自家院子馬廄裡,暫時藏了起來。

接著,吳培文開始四處聯繫買家,希望趕緊把『寶物』出手。一天,從北京聞訊而來的大古董商肖寅卿秘密來到吳培文家。在細細查看大鼎之後,肖寅卿出價20萬大洋(相當於今天的4000萬人民幣)收購,這對吳培文來說簡直是天文數字,立刻答應下來。

但是,肖寅卿提出了一個令人驚訝的條件,他要求吳培文把鼎切割成10塊,分別是:足4隻、壁4塊、底1面、耳1隻。可能有人會問,后母戊鼎不是有兩隻耳嗎?怎麼只要一隻呢?

原來,后母戊鼎出土的時候就缺失了1隻耳!我們今天看到的兩隻耳其中一只是後來考古學家複製的(小提示:如果你去大陸國博參觀后母戊鼎,面對鼎的展牌,左手邊的耳就是複製的)。

歷經坎坷的中華第一鼎 | 國博鎮館之寶
后母戊鼎發現人吳培文。

話說回來,肖寅卿為什麼提出這樣奇怪的條件呢?原來他是擔心,這麼大的鼎,如果不切割,運送途中根本逃不過日本人的眼睛。

吳培文等人一想,肖寅卿這麼說也有道理,更何況20萬大洋一分不少,於是馬上買了鋼鋸回來,打算切割。可是讓吳培文沒有想到的是,幾個人折騰了很久,折了幾包鋼鋸,也沒有把鼎鋸開,最後只好悻悻然作罷,失望的古董商肖寅卿不得不離開了安陽。大鼎就此逃過了被切割的劫難!

然而,只要一天不出手,危險時刻都在。果然,武官村挖出寶的消息還是被日本人掌握了。但日本人並不確切知道村民挖出的寶是什麼樣子,藏在哪裡,於是派兵四處搜查。

值得稱讚的是,當年只有18歲的吳培文沒有把鼎獻給日本人,而是想方設法與日本人周旋。為保住大鼎,他甚至買了假古董魚目混珠,不過這一招還是沒有騙過日本人。

終於,日本部隊搜到了吳培文家院子裡,萬幸的是,由於情報有誤,日本人最終還是沒有發現近在咫尺的大鼎。但當時的情勢已十分危急,吳培文不敢在家裡久留,只好匆匆逃出武官村,背井離鄉,開始了長達10年的逃亡生活。可以說,正是在吳培文的保護下,大鼎才避免了被日本人掠走的命運!

不過,吳培文在逃走之前敲掉了大鼎僅剩下來的一隻耳,藏在了其他地方,為什麼這麼做?按照他本人的說法是,萬一大鼎被奪走,好歹還能留下點東西。

歷經坎坷的中華第一鼎 | 國博鎮館之寶
后母戊鼎耳。

抗戰結束後,大鼎被國民黨當局重新挖了出來,後來又作為蔣介石60大壽的賀禮,從河南運到了南京(當時的鼎一隻耳也沒有了,見圖)。

國民黨敗走台灣之後,大鼎留在了南京博物院。直到1959年,又轉交大陸歷史博物館,也就是今天的國家博物館。從此,后母戊鼎終於有了一個安定的家。

說到這裡,后母戊鼎的坎坷傳奇故事也就告一段落了。然而,比后母戊鼎的經歷更坎坷,最終沒有逃脫流失海外命運的國寶不計其數。自19世紀中期以來,由於外國掠奪和戰爭,加上文物走私等因素,大量中國古代文物流失海外,其中不乏精品、孤品。

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不完全統計,在全世界47個國家、200多家博物館的藏品中,有大陸文物164萬餘件。而據大陸文物學會的估計,從1840年鴉片戰爭以來,超過1000萬件大陸文物流失到歐美、日本和東南亞等國家及地區。

這是何等觸目驚心的數字!不得不感慨,亂世貧弱,國寶必然多難。只有國家強盛,才能保護國寶平安!

歷經坎坷的中華第一鼎 | 國博鎮館之寶
蔣介石在南京參觀后母戊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