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科技趕在暴跌前「神停牌」 馮鑫:閉關帶來的靈感

7月9日,尋找大陸創客第一季,巔峰對話環節,IDG資本創始合伙人熊曉鴿與暴風科技創始人馮鑫就「回歸A股」話題展開對話。

如何把握投資人、企業與政府之間的關係?9日在由新京報和IDG資本聯合主辦的『尋找大陸創客——B2B創業席捲2015』主題論壇上,IDG資本創始合夥人熊曉鴿、暴風科技創始人CEO馮鑫、神州數碼董事局主席郭為和優客工場創始人毛大慶分別闡述了自己的看法。熊曉鴿認為,投資人應當是企業的教練,幫助企業解決問題,快速成長。毛大慶則表示,企業的價值很大程度上是來源於自身的使命感。

熊曉鴿對話馮鑫:投資人是企業的教練

根據新京報報導,圍繞中概股回歸、投資人和被投企業如何處理關係的問題,IDG資本創始合夥人熊曉鴿與暴風科技創始人、CEO馮鑫展開對話。

馮鑫:閉關躲暴跌完全是憑運氣

今(2015)年3月,暴風科技第一個解除VIE架構,回歸A股上市,短短3個月,股價已由每股7.14元漲至307.56元,創造連續30多個漲停。

從6月中旬起,A股開始劇烈調整,特別是近期監管層決定暫停IPO,也間接影響到了在海外上市,特別是打算回歸的中概股,中概股何去何從、如何投資中概股成為眾所關心的話題。

對此熊曉鴿表示,『一般人們認為股市特別熱的時候就是要去做投資的時候,那時候股價很高,大家花起錢來特容易,實際上錢少的時候,投資質量反而更高一點』。

不過幸運的是,作為中概股回歸潮的領頭羊,暴風科技卻暫時躲過一劫。6月份,暴風科技發布公告,正在籌劃重大事項,自6月11日開市起停牌,目前仍處於停牌當中。

熊曉鴿說,一般來講,公司上市以後,很多的CEO都會做很重要的事情,但馮鑫選了一個從來沒人幹的活,他去閉關了。但是閉關還真有點用,居然在股市大跌前一個週末停牌了。『暴風這個停牌停得很准,沒准就是閉關帶來的靈感。』

今年3月暴風科技上市後,馮鑫回到山西老家閉關十多天。對於熊曉鴿的調侃,馮鑫則笑答:『人有時候完全是憑運氣。』馮鑫也表示,『股民和用戶二合一所產生的發酵效益,我們每天都有感受,這個價值非常高。』馮鑫同時稱,中概股的回歸將是不可逆的過程。

『經常找VC的公司不是好公司』

從2006年10月到2008年底,暴風科技共三次獲得熊曉鴿所在的IDG資本的投資,投資總額度達2400萬美元。

熊曉鴿表示,投資人對企業有三個作用。第一,投資人是企業的教練,幫助它解決問題,快速成長;第二,投資人是企業家的心理大夫。CEO責任繁重,投資人哪怕安慰一下,也能管點用。第三,投資人跟各個方面打交道比較多,比如處理和政府關係方面能夠幫企業一些忙。

熊曉鴿稱,經常找VC的公司,一定不是一個好公司。熊曉鴿打趣道,『馮鑫同志不怎麼來找我,關鍵的時候找一找。唯一我覺得困擾的是,他想要閉關修行,我有點擔心,這哥們別上了市以後想出家了,就不好了。』

馮鑫也笑稱,『找VC,一年不能超過1.5次。』

郭為對話毛大慶:企業存在的價值在於使命感

澎湃起伏的網路創業大潮中,80後乃至90後是當然的主力軍,但老創客們絲毫也不落後,在9日的高峰對話中,神州數碼董事局主席郭為和優客工場創始人毛大慶兩位『60後』老創客就創業大潮展開了對話。

創業是一種心態

在郭為看來,創業其實是一種心態。『所謂心態就是說你自己想做什麼,這一輩子究竟想做什麼?我覺得我自己的幸運和不幸都是在於這個行業,這個行業是日新月異,所以如果我沒有這樣一個心態,可能就會落後,所以也沒辦法,只能是不斷地創業』,郭為說。

與『被逼創業』的郭為不同,毛大慶表示,自己是主動投入了這一大潮。『我們原來從事這個行業,其實一直老覺得自己永久可以做下去,永遠沒完沒了。突然間發現,外面這個天也變了,環境也變了,有那麼多沒看清楚的事情,為了保鮮,這個創業也很值得。』毛大慶戲稱,『我們也是小鮮肉,創了業的人都是小鮮肉,是吧。』

不論是『被逼創業』,還是主動創業,促使郭為和毛大慶作出創業抉擇的,都是那一片網路+的藍海,最近一直在讀歷史的毛大慶對此感受良多。

毛大慶說,今天我們對網路的認知還僅僅是一個皮毛而已,但不管怎樣,今天我們已經在這裡(網路時代)了,你選擇不選擇它,喜歡它不喜歡它,與你沒關係,就已經是這樣了。

企業成長與創始人價值觀相關

不必諱言,本輪創業潮當中『政策之手』發揮了很大作用。對於如何處理政商關係的問題,作為60後的郭為和毛大慶深有體會。郭為認為,所謂政治就是公共政策的一種體現,而我們每一個人都和公共政策是一個互動的關係。

『對於柳傳志等第一代企業家,最值得崇敬的地方,就是在當時環境下,他們同政府之間的互動,才產生了後來一系列的改革開放政策。只有企業家跟政府互動,才知道大陸應該往哪個方向走,怎麼做市場經濟。』郭為說。

毛大慶認為,像聯想、海爾、萬科這些企業能做這麼大,還在不斷發出新芽、不斷成長,跟創始人的價值觀是有重大關聯的。

毛大慶說,企業除了給投資人以回報以外,能夠存在的價值很大程度上是來源於使命感,『其實所謂懂政治不是說你懂不懂政府,而是你知不知道你存在的使命是什麼。對民營企業家來說,使命感才是最大的政治。』


熊曉鴿。


馮鑫。


郭為。


毛大慶。